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23章 大巴掌
  徐歧贞回到颜家时,情绪低落。

  颜老正好在餐厅,就问她怎么了。

  她把阮兰芷的事,复述给了颜老听。徐歧贞觉得阮家是仁至义尽,对阮兰芷也是厚恩。

  可阮兰芷丝毫不感动。

  她甚至觉得自己得到少了些就是被辜负了。他们不是抛弃她,而是送她出去留学,她反而要诅咒他们。

  “被疼爱过头了。”颜老道,“没见过世面,也没经历过世事,说到底就是不懂事。阮家教育孩子,实在差劲。”

  徐歧贞笑了下。

  然后她说:“她估计也诅咒我了,要不是我那么多嘴,阮家未必就会那样对她。阮大太太也没勇气真离婚,不过是再受些委屈罢了。”

  “孩子,仗义执言,乃是豪杰。”颜老说。

  徐歧贞松了口气。

  她和颜老坐在对面,吃完了午饭,然后她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和公公谈一谈。

  “子清最近很忙,他都不理我了。”徐歧贞说。

  她说出来的话,莫名有点委屈,好像女儿在跟父亲诉说。

  颜老就笑了下。

  “爸,我是等下去,还是主动去找他?可是我已经找过他一次了。上次是我错了,这次我不承认——当时只不过跟顾绍说几句话,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徐歧贞道。

  颜老就道:“不要惯他!他这是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但惯着他有二就会有三。”

  徐歧贞觉得公公言之有理,可又不踏实。

  不成想,这天晚上颜子清回来了,还带了一束玫瑰给她。

  徐歧贞有点不敢相信,后来又想,是不是她公公去骂了颜子清?

  颜子清装作若无其事:“最近太忙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故意冷落你?不是的,你不要多心。”

  他把他闹脾气的那一段,轻巧揭过去。

  徐歧贞果然也没深究不放。

  她闻了闻玫瑰,觉得很香,就笑道:“我很喜欢。我也挺忙的,我能理解。”

  那天晚上,颜子清在黑暗中不停摸索她,就好像山本静刚来的那时候,他生怕自己认错了她。

  徐歧贞的心,莫名被针刺了下——原来他躲着她,又是因为山本静吗?

  她又失眠了。

  她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么刺痛。

  明明前几个月,她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心里是毫无触动的。

  她思考了很久,承认人是贪婪的。

  颜子清对她很好,她有点享受这种好,不愿意被人分走了。

  徐歧贞的不愉快却不会表现出来,因为她从未闹过脾气。她跟顾绍在一起的时候,只有顾绍心不在焉的份儿,她也不知道如何宣泄自己的不满才能受到重视,故而她把它丢下了。

  情绪丢在一边,自己就会慢慢的融化。

  徐歧贞继续做菜、生活。

  颜子清也没有再避而不见她。

  顾绍非常有分寸,尽可能和徐歧贞的生活背道而驰,不给她添堵,徐歧贞也没再见过他。

  日子再平静不过了。

  徐歧贞过得很悠闲,她非常的享受,心情也很好。

  她甚至卖出了几幅画。

  正在她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她的继子颜恺不见了。

  颜家上下急疯了。

  到处找,才查到颜恺是买好了船票去香港了。

  “他藏了一份报纸。”玉藻对此事好像挺清楚的,“上面有一条项链,他说只有香港有,新加坡没有,他要去香港买了给他妈咪做生日礼物。”

  徐歧贞愣在当场。

  她真不知道,她那么小的儿子,为了给她准备生日礼物,敢如此冒险!她担心之余,也很感动。

  颜子清道:“咱们赶紧去香港,先拦住他!”

  司行霈就把飞机借给了他。

  颜子清总预感不太对劲,颜恺肯定是受到了什么蛊惑,才想到离开新加坡。

  这是山本静的阴谋吗?

  当颜子清和徐歧贞在香港等待了五天之后,没有等到邮轮上的颜恺,他们就确定了,这是山本静的阴谋。

  “我去日本找她,你回新加坡。”颜子清脸色阴沉如寒铁。

  徐歧贞的面容也是冰冷:“那是我的孩子,我也要去。”

  颜子清没心情和她分辨,带上了她,夫妻俩匆匆忙忙去了日本。

  到了山本静的府邸时,徐歧贞才发现自己仍是低估了这个女人。

  她已经掌控了整个家族,势力深达日本各行各业,就连军部也有她的关系,她对权势的欲望极其强烈。

  颜恺被人扣押住。

  看到徐歧贞和颜子清时,他使劲挣扎:“妈咪、爹哋!”

  他又是踢又是咬,拦住他的人又不敢真的弄伤他,就被他挣脱开了。

  颜恺拼了命似的,奔向了徐歧贞:“妈咪!”

  山本静原本是坐着的,此刻她站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恺恺,我才是你妈咪,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颜恺松开了徐歧贞,狠狠一推山本静:“走开,老妖婆!”

  山本静的脸一下子如死灰般暗淡,她的唇略微发抖。她狠狠咬住,贝齿在唇瓣上留下深深牙痕。

  她猝不及防上前,扇了徐歧贞一个耳光。

  徐歧贞正在看颜恺,想知道他受伤没有,这一巴掌打得她猝不及防,整个人有点懵了。

  而颜子清和颜恺,一瞬间被点燃了怒焰似的,一起上前,掴了山本静。

  山本静是娇小的个子,快九岁的颜恺已经有她高了,她被这么一大一小两巴掌打中脸,先是愣在原地。

  片刻之后,麻木才褪去,疼涌上来。剧痛沿着她的面颊,裹挟了她半边脑壳,她整个脑袋都好像要炸了。

  继而才是她的心。

  她的牙齿甚至有点松动,可见颜子清和颜恺都是下了重手。

  山本静吐出一口血水。

  她震惊的想:“这还是颜子清吗?”

  当时那么爱她的男人,她以为他永远都是她的,可他居然为了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人打她。

  “来人,把他们全部给我关起来,我要杀了他们!”山本静狼狈转身,大声用日语咆哮。

  颜子清不会说日语,却听得懂,因为相依为命的初恋那三年里,山本静也教过他,就像他教她闽南语一样。

  只可惜,他没有她那样的天赋,听得懂却不会说。“你以为日本是你的地盘,可你别忘了,我们家跟日本军部也是有生意的。如果你杀了我,颜家不会放过你,你想要两败俱伤吗?”颜子清冷淡道,“山本小姐,别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