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31章 口无遮拦
  玉藻躺在病床上,耳边有火烧的噼里啪啦声音,掌心的烫伤隐隐作痛。她

  又开始流汗。

  医生听说她醒过来,过来检查时发现她冷汗淋漓,再次给她输液。他

  也不知道玉藻到底是什么毛病。给她做了一圈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医生不敢妄下结论。半

  个小时之后,张辛眉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套柔软干净的睡衣,可以当病号服用,还拎了一些简便的饭菜。听

  说玉藻又在冒汗,张辛眉拿了个巾帕给她。

  “你不是走了吗?”玉藻意外。她

  真没想到,张辛眉会如此有良心,居然去而复返。

  张辛眉道:“你姆妈特意让我照顾你,要是她知道我把她宝贝女儿扔在医院,还不知要怎么发疯,做长辈的不能这么无良。”

  玉藻则从他脸上,看出了躲闪,当即会意:“你是迷恋我的美色,依依不舍才回头的,对吗?”

  张辛眉捏住了她的脸:“你先把这面颊上的婴儿肥退了再臭美吧!你怎么好的不学,专门跟那个铁疙瘩学?”玉

  藻:“.......”

  她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形容她的阿爸。玉

  藻伸手,抓住了张辛眉的手。她

  这个动作是下意识的,哪怕她此刻清醒着,她也想抓点什么。她

  掌心全是冷汗。

  张辛眉想要往回抽,没有成功,露出了嫌弃:“你干嘛呢?”

  “你跟我说说话吧,我喜欢听你说话。如果你说得好,我可以承认你是叔叔。”玉藻道。

  张辛眉不解:“说什么?”“

  你怎么认识我姆妈和阿爸的?”玉藻问。张

  辛眉:“他们没告诉过你?”

  玉藻摇摇头。

  顾轻舟告诉过她的,但她此刻不想去回忆,她需要听到一点声音。

  “我差点被人杀了,是你姆妈救了我。”张辛眉道,“至于你阿爸,他挺没用的,我随随便便就能抢走他的枪。”司

  玉藻来了精神:“叔叔,您老吹牛也要点脸吧,我阿爸一只手就能碾死你,怎么可能被你夺走枪?”

  “你说你现在的阿爸?”张辛眉百无禁忌,“我不是说那个混蛋,我是说司慕,你真正的阿爸。”玉

  藻恍然大悟。她

  时常会听家里人说起她的生父司慕。只是他们说起他,尤其是在玉藻面前说起,都刻意维护他的形象,说他如何高大优秀。而

  张辛眉嘴巴里,是没有任何装饰的词。玉

  藻精神一正,坐起来:“你见过他?”“

  嗯,我遇到你姆妈的时候,她是司慕的妻子,两个人一个睡楼上,一个睡楼下。”张辛眉道。玉

  藻知道顾轻舟和司慕结过婚,这点顾轻舟和司行霈都没有隐瞒过玉藻,可他们从未说过细节。这

  点细节,对于未婚的女儿家,实在不好问,哪怕问了姆妈也是找借口敷衍过去,不会和她仔细讲。

  她第一次知道。

  “然后呢?”她眼睛发亮,对此事的兴趣很浓郁,“你去过他们的房子是吗?”

  “是的,我还小住过。轻舟住在楼上,她还把木兰和暮山放在她的房间里,防止司慕上楼。”张辛眉说。

  玉藻见过暮山。

  上次她姆妈带着她来上海,就是因为木兰寿终正寝,她过来送它的。暮山趴在旁边,老的也不愿意动了。

  玉藻给木兰送葬了。没

  过几年,暮山也老死了,顾轻舟单独来送它,没有再带玉藻。

  “......他们关系那样紧张吗?”玉藻问。这

  话,家里人没有告诉过她。张

  辛眉则是点头。

  “司慕喜欢你姆妈,他性格比较冲动,后来他还打了她一枪,因为她不肯接受他。”张辛眉说。

  玉藻错愕。

  “大人们的事,你还小,以后就懂了。这个没有对错的,只是感情的深浅。越是情深的人,越是会做错事。

  不过,他们后来就离婚了,姨太太也生了你。司慕是个普通人,被我抢了枪,他很生气。”张辛眉道。

  玉藻如痴如醉听着。

  她并不介意这些,因为十八年里,她心中的父亲形象是司行霈,已经高大如山,岿然不动。

  司慕去世的时候她才几个月大,对他一点记忆也没有。所有人都说那是她阿爸,她却没什么感触。

  她对他好奇,单纯是因为他是司慕,是她的生父,是她姆妈的前夫,是她阿爸的兄弟,是祖父的儿子,是姑姑的亲哥哥。

  司慕和玉藻的家庭密不可分,而她并没有把他和伟岸的父亲建立心理联系。

  “我还有他和轻舟的照片,你要不要看?”张辛眉问。

  玉藻连忙重重点头。张

  辛眉就道:“你让护士小姐给你擦擦身上的汗,换了衣裳,把饭吃了,我回去给你拿。”玉

  藻的注意力,全部被转到了司慕身上,再次回想旁人形容的火灾时,冲击力已经小了很多。她

  没有再犯恐惧。她

  自己学医,知道心理上的恐惧会引发身体上的不适,这是很正常的。她

  换下湿透了的病号服,没有再穿护士小姐拿过来的,而是换上了张辛眉送过来的衣裳。

  她也把张辛眉带过来的饭给吃了。吃

  饱了之后,护士小姐给了她一杯淡盐水,又把医生开的葡萄糖给她挂了。玉

  藻迷迷糊糊的打盹。

  她的副官和女佣很快就来了。“

  怎么还闹到住院了?”宋游淡淡问,“生病了吗?”“

  是因为美丽惹了祸。”玉藻道。

  宋游:“......”两

  名副官在门口的长椅上休息,女佣给玉藻削苹果,劝她吃一点。这

  个时候张辛眉就来了。他

  看了眼这架势,讽刺道:“不知道的,还当是什么总统家的千金。至于吗你们这样?这是大上海,又不是蛮荒之地。”玉

  藻不理会他的讥讽,只是问:“照片呢?”张

  辛眉把一张泛黄的照片递给了玉藻,说:“已经二十年了,我后来连续翻拍了四五次,才保存完整。”是

  司慕被人陷害时,在上海庭审。

  胜利之后,他非常高兴,亲吻了顾轻舟的额头,这个瞬间被记者抓拍到了,然后刊登了出来。司

  慕很英俊,顾轻舟的侧颜也非常漂亮,俊男美女,容貌和姿态都优美,一时就成了佳话。张

  辛眉认识顾轻舟之后,才找到了这张照片,并且保存了下来。他

  觉得照片抓住了顾轻舟和司慕的神韵,当然他的目的是为了拿到照片,时不时拿出来气死司行霈,谁叫他抢走了他的女人呢?“

  他们......相爱过吗?”玉藻看着照片,看着另一个人对她姆妈如此亲昵,突然有点抵触。这

  个亲昵的姿态,应该是她阿爸司行霈和她姆妈做的,而不是另一个人。她

  见过司慕的照片,都不是这个侧颜,她突然觉得照片里的司慕很陌生,并不是她脑海中勾勒的那个生父。,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