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38章 张九爷的担心
  司玉藻来上海之前,就答应过她姆妈,绝不惹事,否则滚回新加坡去。

  所以,她没有立马冲过去宰了杜溪上。

  她的口袋里有一把匕首和一根发卡。

  这次,匕首没有发挥作用,反而是小小发卡,让她很顺利撬开了锁。

  遛门撬锁是她老爸的绝技。

  她阿爸总说,司家的孩子绝不是温室名花,江湖招数都要会用,一旦身处险境要懂得如何自救。

  别说玉藻,就是她十一岁的小弟弟司宁安,也能顺利撬开会议室那简单的锁。

  当她出来,听到同学们的欢呼,看到杜溪上的错愕,她终于理解了她阿爸的话:你的同学都很脆弱天真,别玩死了他们。

  短头发的徐景然不管不顾,冲到了司玉藻跟前,用力抱住了她:“司同学,你没事就好!”

  她是真的很激动。

  司玉藻看着她紧紧拥抱自己,且身子发抖,有点不太理解。

  毕竟她是司家的大小姐,她的家庭虽然很温暖,但她的父母总感觉孩子们要有面对风雨的能力。

  他们会训练自己的孩子,教导他们。

  这样的小灾祸,玉藻情绪都没动,所以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她的同学浑身发抖抱紧了她,这明明跟这位同学没关系的。

  这位同学通风报信,已经够意思了,难道她还觉得救司玉藻也是她的己任吗?

  司玉藻心头有点热,觉得这样的人真可爱、真好。

  “我没事呢。”司玉藻道。

  徐景然快且急在她耳边说:“别说太多,否则会有后患.......”

  她在提醒司玉藻,这次的灾祸她逃脱了,可以算作侥幸,千万别把联合会的人供出去。

  这样不仅没用,还会引来更大的报复。

  “我知道的。”玉藻没有多言,只接受了她同学的好意。

  院长和副院长都很狼狈。他们不愿意承认,但他们的确是吓坏了。

  起火的时候,他们甚至怀疑是政敌所为,后来玉藻用发卡撬开了锁,有位副院长差点哭了,玉藻都看到了。

  “这件事,要彻查!”院长道。

  玉藻又看了眼对面的七号楼,二楼那个窗口已经没人了。

  她决定先静观其变,看看学校到底会如何处理此事。

  她的同学们态度很奇怪,让玉藻错觉自己不是来上大学,而是踏入了龙潭虎穴。

  她回了家。

  她的女佣渔歌替她准备好了热水,她洗去了满身的烟尘,坐在客厅沙发里,端着渔歌买回来的冰淇淋吃。

  两名副官都坐在旁边。

  宋游问她:“此事我要回禀太太和师座吗?”

  玉藻道:“我没有闯祸,也没有受伤,你把这点小事告诉我父母作甚?再说,他们是出去度假的,你能有点孝心吗?”

  “可凶手还没有抓到,事情尚未结束。”宋游道,“我查到的资料你也看了,圣德保学生联合会操控这个学校,他们是最大的霸凌体。

  你无疑是惹到了他们,他们第一次就对你用杀招,后续谁知道会怎样?这可不是小事,你惹大麻烦了,大小姐。”

  玉藻白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忍气吞声喽?”

  宋游道:“你不应该一进去就那么招摇......”

  “谁招摇了?我的美貌打遍天下,一个能敌对的都没有,注定受万人瞩目,这也怪我?”司玉藻振振有词。

  宋游:“......”

  女佣渔歌看不下去了,提醒司玉藻:“大小姐,宋游的意思是您自谦一点,别总是想上天。”司玉藻塞了一大口冰淇淋:“杜溪上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我,没办法的。我姆妈对我说过,她年轻时最大的教训,就是任何的退让都不能换来和平,只有血战一条路,江山和地位是靠打下来的。你们三个人,

  以前也跟着我念书,《六国策》里怎么说的?”

  宋游:“......”司玉藻见他们不肯回答,自己替他们说了:“《六国策》云: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弃如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

  ,而秦兵又至矣。”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这是他们家太太最喜欢的一段话,也时常说给大小姐听。

  当遇到了恶事时,总想着忍一忍,割地求饶。可换来的不是安稳,而是变本加厉。

  “秦兵”的贪婪和武力,都是靠你的割地培养壮大的。

  “谁也别想让我司玉藻退让。他们敢这么对我,我就要搅合得他们生不如死!”司玉藻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吃了,“正式开战!”

  宋游和另一个副官对视了一眼,没有再开口。

  女佣渔歌则有点紧张。

  他们主仆正在说话,突然门被人用力砸响了。

  渔歌急忙去开门。

  张辛眉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急急忙忙把司玉藻上下打量了一遍。

  见她毫发无伤,他才松了口气。

  他拍了下司玉藻的脑门:“还好,够机灵的。”

  司玉藻让张辛眉去查查学校联合会的秘密,张辛眉虽然嘴上拒绝了她,背后还是叫人去查了。

  学校的事,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瞒不了手眼通天的张九爷。

  他很快就知道,圣德保学堂的学生联合会,是个恶霸联合的组织。他们控制学生和舆论,不仅仅能欺负所有的学生,就连学校老师和领导的任免都能插手。

  因为当前宣扬民主和自由,学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而联合会的人居然扼住了这股力量的咽喉,为其所用。

  张辛眉查到这个秘密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没想到,司玉藻涉足的是这样一个沼泽险地;他更加没想到,那样看似单纯的学生们,玩政治玩的那么过硬。

  而司家肯定知道。

  司行霈和顾轻舟明知玉藻要入龙潭虎穴,还是让她来了。

  “怪不得她一再来电报让我照顾玉藻。”张辛眉也明白了顾轻舟的用意。

  司玉藻到上海来,一方面是解开内心的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

  传言说,老鹰为了让幼鹰成才,会把幼鹰从高高的悬崖扔下去。幼鹰为了活命,只得拼命扑腾自己的翅膀,最后翅膀的筋骨强劲,成为这天地间的猛禽,能遨游九天,鲜有敌手。

  很显然,司家那对老鹰,是把他们的幼鹰扔下来了。

  然做母亲的到底心软了,所以顾轻舟一再拜托张辛眉照顾玉藻。

  张辛眉准备把他查到的告诉玉藻时,突然听说玉藻的学校失火了,而她正好被关在那间着火的会议室。

  张辛眉发疯了一样跑到学校。

  听说司玉藻没事,他才松了口气,到了她的公寓。

  没想到,她还挺悠闲的,唇角沾着冰淇淋。张辛眉伸手,替她擦了擦唇角:“乖侄女,你算是死里逃生了。想吃什么?叔叔请客,犒劳你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