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39章 深入虎穴
  张辛眉带着司玉藻去吃西餐。

  除了吃饭,她还看上了两个玩偶娃娃,张辛眉也买给她了。

  “张叔叔,你可别多事。”道别的时候,司玉藻叮嘱张辛眉,“不需要告诉我爸妈,他们会担心的。”

  张辛眉同情拍了拍小侄女的肩膀:“小鬼,你真是想太多了,你爸妈压根儿不担心。”

  “你这么大人了,还总挑拨离间。”司玉藻翻了个白眼。

  张辛眉就道:“那你觉得,你父母知道圣德保学堂的联合会的秘密吗?”

  “肯定知道啊,我申请这个学校之前,我阿爸就派人来调查了。你都能查到,我阿爸查不到吗?”司玉藻道。

  张辛眉:“.......”

  被比下去的张九爷,很是不快,全身的贱骨头都隐隐作痒。

  “你不生气?他们明知道很危险,还是让你来了。”张辛眉带着恶意的挑拨,看向了司玉藻。

  司玉藻嗤之以鼻:“第一,圣德保学堂是我自己选的,我自己申请的,还拿到了奖学金。我父母说过了,等我过了十五岁就可以自己做主,他们可以建议但不会干涉。

  第二,我阿爸说江湖险恶,世上没有绝对的净土。因为联合会很邪恶就放弃我辛苦争取来的学校吗?你这叫幼稚。

  第三,司玉藻小姐是整个新加坡第三美丽的女人,第一是我姆妈,第二是我姑姑,但是全上海第一美的。美貌是女人最危险的装饰,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引人觊觎,所以本姑娘的世界里没有‘安全’这个词......”

  张辛眉:“.......”

  张九爷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自己。

  他总以为,司家大小姐能稍微说几句正经话,他也是认真听了。

  结果,她正经话的分量说用完就用完了,于是张九爷猝不及防听她扯了一箩筐的淡,很想把她的脑袋拧下来,将那一脑袋哐当作响的水倒掉。

  他转身就走。

  司玉藻正自吹自擂得过瘾,追上他把后面的话补全了:“我阿爸觉得,和我自身的美貌带来的危险相比,学校联合会实在不堪一击。

  他们让我来,也是知道,凭借着美貌的司玉藻小姐,能把联合会整顿一番,还学校一个清明。越是美丽,责任越大.......唉你别走........”

  张九爷的汽车扬长而去,留下一缕尾气,差点呛到了司玉藻。

  司玉藻在新加坡的时候,家里的弟弟们都被她荼毒了一遍,逐渐形成了抵抗力,每次她自夸的时候,他们都面无表情。

  就连亲戚朋友家的同龄人,也形成了免疫力。

  甚至玉藻的两个副官和女佣,每每听到她的话,眼睛都不眨一下,该干嘛干嘛,让玉藻没了成就感。

  只有张九爷,每次都被恶心得落荒而逃,司玉藻觉得好玩极了。

  她摸了下自己的脸:“真是不懂欣赏,我这么美......”

  学校因为纵火案,把第八教学楼给关闭了,一年级的学生转移到了老教学楼里。

  老教学楼是一层的屋子,瓦片有点残破,时不时掉一桌子灰。

  同学们都没心情上课,时常凑在一起讨论,学校到底什么时候给出结果,到底是谁放火的。

  也有同学围着司玉藻,问她知道不知道。

  司玉藻道:“我不是很清楚,那天是谁告诉我吴老师找我来着?”

  找她的,是他们班的一位男生。

  那个男生很紧张:“失火的时候,我就在教室里,你们都看到我了,根本不是我!”

  “但是吴老师也根本没找我。”司玉藻漫不经心的说。

  这个男生受到了全班的诘问,顶不住压力,说是三年级的一位师兄让他去找司玉藻的。

  “他是联合会的,我还拿奖学金呢,万一得罪了联合会,我.......”他急哭了。

  最终,这位同学只是受到了警告的处分,而他也供出了三年纪的师兄龚蔺。

  龚蔺是学生联合会的的委员之一,也有同学看到,失火的时候,他跟着他们一起从一年级的教学楼跑出来。

  他那天是有课的,为什么会在一年级的教学楼?他是三年级的,他的教室不在这座楼。

  此事闹大了。

  学生联合会很快也表态了,说龚蔺的确给司玉藻写过情书,被司玉藻拒绝了之后,想要烧死她泄愤。

  学校开除了龚蔺。

  司玉藻周五的时候放学,特意路过学生联合会的办公室,甜甜喊了声:“杜师兄。”

  杜溪上才二年级,就已经混到了会长,一般会长都是三年级的学生担任。

  司玉藻还听说,他家里很有地位,可这一套把戏和规则,跟他脱不了干系。

  杜溪上走出来,脸上带着淡笑。

  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维持不了了。

  玉藻笑道:“师兄,好玩吗?用一个棋子做了替死鬼,你得意不?”

  杜溪上看了眼她,仍是觉得她非常的美艳,哪怕略微一歪头也是很有风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能闻到她身上的馨香:“学妹,我不太懂你的话。你想说什么?觉得我想要烧死你吗?”

  “不是吗?”

  “当然不是,你这么漂亮,我如何舍得烧死你?况且,这是学校,又不是帮会,怎么动不动就生死?”杜溪上再次微笑了下。

  司玉藻轻轻戳了下他的肩头:“你很狡猾,也很恶毒呢师兄。”

  “你误会我了。”

  “那我还想进联合会,你同意不?”她撒娇道。

  她撒娇的时候,很可爱,甚至有点魅惑,像个女妖那样迷人。

  “这个是自然,欢迎你。”杜溪上道,“我甚至很惊喜,我们联合会正缺几名女委员。”

  司玉藻道:“那就说妥了。”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

  杜溪上看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收回目光,心里有岩浆一样的热液在沸腾。

  突然,有人在他身后,不冷不热道:“她来者不善吧?”

  杜溪上猛然回神。

  站在他身后的,是副会长潘落英,是一位三年级的学姐,她每周一周三都在医院实习,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在司玉藻来之前,第一美人都是她的。

  她也很漂亮,但漂亮得很正,是小瓜子脸圆眼睛,很传统正派的美人儿,不像司玉藻,她眼睛一弯的时候又邪又媚,有点坏也有点毒。

  潘落英手里还抱着一只猫,是她养的宠物,浑身雪白,碧绿色的眼睛,无辜无害看着杜溪上。

  杜溪上觉得潘落英和她的猫一样乏味:“你不用管。”

  “溪上.......”“你还是叫我会长吧。”杜溪上头也不回走了,将她抛在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