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44章 装睡的司玉藻
  司玉藻的姑姑和姑父都是肿瘤科室的,他们家的医院也是偏重肿瘤科,在整个亚洲都有名。

  血管瘤不算什么难症,上海也不止一家医院能治的。

  而司玉藻的两个同学抱头痛哭,把小小病魔当成生离死别一样。

  司玉藻觉得她们像夏花,那样美丽却又娇弱,也许一场风暴雨就是灭顶之灾。

  她已经尝试去理解形形色色的人。“病不过是困难,要有战胜它的勇气”,这是司玉藻的母亲常挂在嘴边的,因为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明确证实过安慰剂的存在——一种很普通的营养膏,医生说它是新研制的特效药,将它给病人,病人

  吃下去之后,病情的确会有好转,这种东西就叫做“安慰剂”。

  中医说这是自身的“营卫”,顾轻舟看病时,只要她确定了病情,她就会斩钉截铁告诉别人她能治,几天之内能治好。

  除了药物,也是神医的笃定,能激发病人自己的营卫,相当于“安慰剂”。

  而西医则说免疫力。

  司玉藻知道,还没有治病就先泄气,肯定会让治疗效果大打折扣。

  于是她道:“这种血管瘤,看似可怕,其实就是一点小毛病。西医治这个不如中医,你吃七天药之后,就会有好转,然后才需要慢慢调理。”

  徐景然睁大了眼睛。

  她眼睫上还挂着泪珠,眼珠子一动不动看着司玉藻,非常紧张。

  司玉藻一直以来爱吹嘘的毛病,此刻全部发挥了作用。

  她给徐景然下了一道“安慰剂”。

  她先道自家的医院如何厉害,肿瘤科多么出名,又说自己姑姑和母亲是如何厉害,还杜撰出了几个案例。

  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几乎不带停歇,字字句句都显得那么真实,把两个女孩子彻底唬住了。

  她们俩如果知道司大小姐一贯爱吹牛的脾气,就不该如此放心。

  “我姑姑就是得这个死掉的,我还以为是遗传。”徐景然破涕为笑,“我去的医院,他们说不出是什么东西,只说可能是过敏。”

  司玉藻道:“你要相信我,我从小就跟着我母亲行医。”

  徐景然真的就相信了。

  司玉藻当场给她把脉和诊断,见她的脉象细涩,舌苔薄,既有痰饮,也有淤积,是痰和淤相交造成的血管瘤。

  这种病,西医还真不太好用,中医此刻就发挥了功效。

  玉藻五岁背医经,后来她姑姑的医院里也开设了中医科,是她母亲坐镇,她跟在旁边做记录。

  这样的血管瘤,她也见过好几例,见徐景然这一例跟其他的没什么不同,玉藻就给她开了方子。

  她也不是第一次独立开方了。

  她母亲十二岁就会独立开方,十六岁就能“望其形知其病所在”,她也是早早培养玉藻的独立。玉藻给徐景然开了软坚散结的药:川芎一钱半、赤芍药三钱、生地黄五钱、红花三钱、牡蛎十钱、黄药子六钱、柴胡一钱半、贝母三钱、牛膝一钱、昆布一钱、海藻三钱、桃仁三钱、当归三钱、甘草一钱

  。

  她一边写,一边告诉徐景然这些药的作用,以及它们相互产生的作用,对她病情的针对治疗等等。

  徐景然和马璇看的目瞪口呆。

  她们一直觉得,司玉藻是个热心肠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的,怕是什么也不会,来学医不过是到医院去混日子有点名目罢了。

  上次司玉藻治疗张辛眉的中毒,徐景然和马璇都不知道

  不成想,这么繁杂又毫无逻辑的药方,她信手拈来,这是下过苦功夫硬背的。

  “你真厉害!”马璇道,“记药方可累人了,我还见过中药堂的坐堂先生临时翻书呢。”

  “那你以后别去那家中药堂,那先生没用。”司玉藻道,“我五岁就开始背药方,这是我的启蒙。我八岁的时候,能背诵三百多张。

  我姆妈更厉害,她师父五千多张药方,她全部记在脑海里,所以什么病用什么药,她看一眼就行。”

  徐景然和马璇再次震惊。

  “真的吗?”她们俩有点不敢相信,这得是多么强悍?

  “当然。”司玉藻道,“当初我姆妈称天下第一神医,是整个中医界认可的。文无第一,想让中医们都信服,没有过人之处怎么行?”

  这下,两个同学心服口服了。

  因为司玉藻的母亲厉害,她们俩觉得司玉藻也很厉害了。

  徐景然拿了药回家,不敢熬煮,只得和马璇两个人去破旧的教堂里熬药。她家里条件不太好,住在旧弄堂里,自家厨房煮什么,全弄堂的邻居都知道。

  她一直不敢告诉父母,因为她母亲的身体也不太好,怕他们担心。

  她们俩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司玉藻之后,司玉藻道:“你不要熬了,那么晚去破旧的教堂很危险,我家里就我自己和佣人住,我给你熬好带过来,咱们早上在学校后门先碰面。”

  徐景然道谢。

  玉藻果然叫女佣渔歌熬药。

  张辛眉来的时候,闻到了她这满屋子的药味,诧异问:“你哪里不舒服?”

  司玉藻找准了机会,又开始吹嘘。

  她没说是同学告诉她的,只说是自己看出了同学生病,然后她找个机会问她是不是真的,然后又说她同学感激涕零。

  总之,她是一代神医。

  女佣和副官们都听不下去了,觉得他们家大小姐彻底不要脸皮了。

  张辛眉不阴不阳的道:“这么厉害,你可以封圣了吧?医圣他老人家也没您司大小姐这么高明。”

  “你这么酸溜溜的,嫉妒而已。”司玉藻道,“嫉妒我这么美,医术还这么好.......”

  一只雀儿从屋檐下飞过。

  宋游面无表情对司玉藻道:“大小姐,那只雀儿也被你的厚脸皮吓跑了。”

  司玉藻:“......”

  张辛眉哈哈大笑:“万物有灵,果然如此!”

  司玉藻哼哼:“你们都嫉妒我!”

  司大小姐自负是这天地间最美的花儿,任何人都要臣服在她的娇颜之下,她不仅美丽还医术好,将来可以像她姑姑一样。

  至于宋游和张辛眉的嘲讽,司大小姐不屑的说:“两个粗老爷们,懂个屁。我这么美,不要和你们一般见识。”张辛眉觉得,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算了就让她这么臭屁下去吧,只是有点辣耳朵而已,忍就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