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48章 爱上就只能忍了
  张辛眉最近在组织一次秘密活动。

  有一批华侨捐给他们的物资,被政府强行扣在了海关,张辛眉需要去活动,把物资拿出来。

  他正在筹划此事,就被司玉藻打断了。

  “你背着我做什么了?”张辛眉一看到她就头疼。

  司玉藻道:“你还说!那天晚上我在车上睡着了,你对我做什么了?我现在好痒。”

  这么私密的话题,让张辛眉头皮都要炸了。

  他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司玉藻:“你有点姑娘家的矜持,行不行!这种事,你找你的女佣来陪你,岂不是更方便?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他简直想要爆炸。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禽兽,对着这么小的女孩子下手!

  “我去看了下,妇科都是两口子,或者孕妇。我不是孕妇,自己一个人去,别人还以为我没结婚。”司玉藻道。

  张辛眉唇角抽了抽:“你原本就没结婚!”

  “别人又不知道。”

  “你还有宋游!还有其他副官!”张辛眉很想咆哮。

  司玉藻看着他:“你疯了?宋游是男的,难道把我哪里很痒这种事告诉他吗?丢人不丢人?”

  张辛眉:“........”

  他重重拍了下自己的脑门,不知是想把自己拍晕还是想把掐死司玉藻的冲动拍回去。

  “我也是男的,而且我跟你,没有宋游跟你亲近。”张辛眉道,“我不想知道你的病情,我求求你姑奶奶,下次这种事你放过我!”

  司玉藻道:“不一样的,也许咱们会结婚,将来你该看到都会看到的,但宋游不会跟我结婚。他小时候就说,如果非要娶我,他就自杀。”

  张辛眉:“.......”

  光听着这话,他都觉得耳朵里要化脓了。

  他现在也有点想自杀。

  他用力按住了司玉藻的脖子,让她把头低下去,无比嫌弃:“你不要说话,也不要看我,我喘不上来气!”

  他最终还是带着司玉藻去看了医生。

  女医生说司玉藻没什么病,可能是水土不服导致的,勤洗澡、勤换衣即可,保持身上的衣裳干燥。

  司玉藻松了口气,出来对张辛眉道:“医生说我没有生疮。”

  张辛眉生无可恋望着前方,只当司玉藻在他耳边放了个屁,他听不见她说了什么,也不想知道。

  玉藻确定自己没有生疮之后,也就放心了,自己调制了几样治疗湿疹的中药,熬煮成水洗澡,也就彻底好了。

  她是有点水土不服的,其他没啥大问题。

  她后来再次给张辛眉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好了。

  张辛眉的秘书先接了电话:“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姓司。”

  “长官他不在。”秘书道。

  张辛眉不肯再接她的电话了。

  司玉藻有点搞不懂这个叔叔。

  他明明说好了要监护她的,如果她邀请其他人去,他肯定会不高兴;邀请他去了,他也不高兴。

  真是难伺候。

  “男人要是碰到了不讲理的老婆,是不是也这样?”司玉藻猜测。

  想到了这里,她就很庆幸自己不是男的,要是讨了个这么阴晴无常的老婆,也是很痛苦的。

  她还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宋游。

  宋游依旧是毫无表情:“你为何非要找个阴晴不定的老婆?你找个懂事体贴的,不就好了吗?”

  “这个不一定啊,你爱上了一个人是不讲理的,到时候爱上了就爱上了,又离不开她,她的小毛病只能忍了。”司玉藻道。

  宋游道:“将来有个男的爱上了你,你自大又臭屁的毛病,他也只能忍了?”

  “怎么了,我美不行吗?我生得这么美,凭什么不能自大?”司玉藻道,“当然只能忍了。”

  “好可怜!”宋游想了想前几天的深夜,那个依靠着车门抽烟、等了七个多小时的男人,深深同情。

  玉藻没明白他同情的点在哪里,一头雾水。

  又过了一周,玉藻的学校开始期中考试。

  他们班的同学说:“如果全校第一名是我们班的,我们就集体凑钱请客。”

  结果,第一名是马璇。

  司玉藻自己的成绩也在前二十名,她高兴坏了:“我请客,包下一个歌舞厅,咱们玩个通宵。”

  她的同学都知道司大小姐是大户,吃大户毫无压力,大家欢天喜地。

  当然也有同学很担心:“学校规定不能出入歌舞厅,抓到是要被开除的。”

  一瓢冷水泼下来,同学们都觉得很扫兴。

  后来他们又提议了几个好玩的地方,大家都兴致乏乏。

  司玉藻道:“这样吧,我去跟歌舞厅的老板商量一下,单独只接待我们,然后也跟学校打个申请。”

  “这要花很多钱吧?”马璇非常过意不去,“还是算了。”

  司玉藻道:“包在我身上。”

  她亲自去了趟交通分局,把张辛眉给堵住了。

  张辛眉很头疼:“你又是哪里不舒服吗?”

  “张叔叔,你这个人好小气,上次那件事,记恨至今!”司玉藻撇撇嘴,“这次不是生病,是我想去歌舞厅。”

  “学生不准出入歌舞厅。”张辛眉冷冷道,“这是校规,所以你滚蛋,别想让我带你去玩。”

  “不是的,你听我说。”玉藻拦住了他。

  她把自己的要求,都告诉了张辛眉。

  她知道张辛眉名下还有歌舞厅的,这种产业最容易藏匿身份,很容易进行地下活动,司玉藻不相信张辛眉会全部丢弃。

  “......胡闹,一晚上损失多少,你赔不赔?”张辛眉道。

  司玉藻拉住他的胳膊不放手:“张叔叔,我看了报纸,你最近一定有什么事要紧事在做吧?前些时候,华侨不是说了捐物资吗?这个时候,你难道不需要学生帮忙吗?也许会事半功倍。”

  张辛眉低垂了头,看向了司玉藻。

  她眼睛明亮,正一眨不眨看着他,有灼灼的光。

  张辛眉瞥了视线,认真想了想,然后露出一个坏笑:“如果你能拿到院长的批准表,我就让你进去。”

  司玉藻大喜:“我上次救了院长的命,这点小忙他如果不帮,我就赖在他办公室不走。你等着吧,张叔叔,准备好歌舞厅就行。”

  说罢,她欢天喜地的走了。

  张辛眉看着她的背影,心想真是司行霈的女儿,简直就是他的翻版。

  这么美丽的小姑娘,性格为什么不能像轻舟一点?她如果性格像轻舟,又美得如此不像话,肯定会有很多的追求者。

  而现在,她一刀宰小老鼠的凶残名声在学校传开,不少男生对她望而却步了......张辛眉轻轻摇了摇头,把思绪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