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52章 我很崇拜你
  玉藻往联合会的大会议堂走去,路上又遇到了卢闻礼。

  卢闻礼也是联合会的人,甚至是委员之一,但他很少出席。

  “师兄,你怎么成委员的?”玉藻好奇问。

  不是说,联合会是学校有权有势学生们的乐园吗?还说,非要家庭显赫才有资格入联合会的委员。

  “我写申请的啊。”卢闻礼道。

  玉藻差点脚下一个踉跄。

  写申请就能加入吗?

  那她和卢闻礼在的,是同一个联合会吗?

  “还可以写申请?”司玉藻好奇,“写给谁,会长吗?”

  “当然不是,你傻吗学妹?我是写给勒戈夫先生,也就是咱们学校创始人的儿子。学生们都不会法文,但是我会。勒戈夫先生亲自回信,我就成了委员。”卢闻礼道。

  司玉藻不由竖了个大拇指:“师兄,您老真是书呆子里的极品。”

  “过奖过奖。”卢闻礼拱拱手,又问司玉藻,“你想加入吗?我也可以帮你写申请。”

  “不用了师兄,你可能没发现,我跟你不一样。我家里有钱,等我上了二年级,我自然就是委员会成员之一了。”司玉藻道。

  卢闻礼:“.......”

  这位学妹像一朵玫瑰,很美丽,也很扎人。

  被扎到良心的卢闻礼,率先一步进了大会议堂。

  他们委员会成员坐在第一排。

  从第二排到第四排,已经坐满了人,自从司玉藻进来,他们就投注目礼,然后第三排一位男生脸微红问司玉藻:“你要坐这里吗?”

  司玉藻立马道:“要的。”

  男同学面红耳赤,其他人纷纷起哄,司玉藻妩媚一笑,丝毫不遮掩。

  她觉得应该让张叔叔看看她的魅力,顺便治一治他的眼瞎。

  杜溪上进来之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果然如同众人所料,会议说了“五校联合”的事。

  “......诸位做好表率。第一,严禁任何班级组织活动,反对五校联合;第二,严禁任何校刊刊登反对联合的文章;第三,任何班级的黑板报,禁止反对联合。”杜溪上道。

  他说完,众人默不作声。

  他们这些人,家庭条件都不错,五校联合对他们的冲击不算大。况且,他们是联合会的,毕业之后联合会先保证他们的工作。

  哪怕是五校联合之后,他们的利益也不会变。

  故而大家态度都很平常,对此事心中有数。

  司玉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只看到一张张冷漠的脸。

  她正想要说点什么,就见卢闻礼站了起来。

  他淡淡扫了眼会议堂,然后走上了高台,对杜溪上说:“师弟,能让我说句话吗?”

  “我还没有讲完。”杜溪上保持着他的微笑,谦和对杜溪上道,“卢师兄稍等。”

  卢闻礼却好像没听到,他推开了杜溪上:“诸位,我不同意会长的话,我反对五校联合。教育应该百花齐放,国立综合大学、专业学堂并不相互冲突。

  如今的医学堂,是专门培养医护人员,于国于民都是大计。一旦成了综合大学,就会失去了专门性。

  咱们学堂,除了学医也有其他的课目,也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比如咱们学校的国文课,在整个上海都很有名。”

  “卢师兄.......”“我还没有说完!”卢闻礼挡住了杜溪上,“不说其他人,单说咱们联合会,咱们成天操控学校、欺凌同学,一旦成了综合大学,你们确定我们联合会在整个学生会里还有地位吗?你们想失去你们的优越性吗

  ?你们走到路上,坐在教室里,哪个同学不露出敬畏的目光,你们想失去这么美好的待遇吗?”

  “卢闻礼!”杜溪上脸色骤变。

  其他人多少有点尴尬。

  卢闻礼很不解:“怎么了,我说的是咱们自身实际的利益。我们联合会是什么,你以为咱们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失去我们这么好的待遇?”

  “卢闻礼,请你闭嘴,否则我会亲自开除你出联合会。”杜溪上脸色微微发白。

  卢闻礼不理会他,继续对着下面的人说:“根据我的情报,杜溪上的父亲是上海西药商会的会长,最近在活动,想跻身教育界,听说捐了不少的教学楼和设备。

  他这么积极,难道他不知道综合大学也会让他这个联合会会长的权力大打折扣吗?他傻吗?

  他不傻,他背后在为他的家族谋利,他的家族很可能会扶持一个校长,甚至他父亲可能会亲自担任,这是多大的利润!

  他牺牲了咱们联合会的权力,让咱们联合会做恶人,再去牺牲同学们的权力,只为了他的家族铺路......”

  “你闭嘴!”杜溪上脸色惊怒交加,想要把卢闻礼推下台。

  卢闻礼不及他,果然被他推了个踉跄。

  却见司玉藻冲到了台上,狠狠一脚踹在了杜溪上的胸口。

  杜溪上没提防,被司玉藻一脚踹得跌坐在地上,胸口剧痛,剧烈咳嗽了起来。

  会议室里全部乱了,众人窃窃私语。

  委员会成员杨犹自立马上来,扶起了杜溪上。

  司玉藻冷笑着看向了杜溪上:“杜师兄,你一个二年级的,不尊重三年级的师兄,成何体统?你的会长是推举的,我们可以推举你,也能罢免你。

  再说了杜师兄,你不维护其他学生的利益,我们能明白,大家心知肚明,我们联合会高人一等嘛,但你不能牺牲我们联合会自己的利益!”

  “你们俩,都被开除了!”杜溪上厉声道,使劲捂住了胸口。

  司玉藻冷冷瞥了眼:“开除不是需要委员会投票吗?”

  说罢,她就拉了卢闻礼,两个人快步出了大会议堂。

  她一出来,低声对卢闻礼道:“卢师兄,你字字句句戳人心窝,攻心计用得厉害,佩服佩服。”

  卢闻礼道:“哪里话?论起挑拨离间,杜溪上的老爹都要管我叫祖宗!”

  司玉藻失笑。

  她又问:“他们会开除我们吗?”

  “他们又不傻,自己会考虑的。 你以为他们成了综合大学的学生会分支,他们心里会舒服吗?再说了,他们哪怕家庭不错,既然念了专科学堂,就是奔着职业来的,你当他们不想要工作吗?”卢闻礼道。

  司玉藻笑起来:“师兄,我有点崇拜你了!”

  “崇拜吧,不少学妹都崇拜我,我习惯了。”卢闻礼道。这书呆子,居然也不是很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