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57章 学妹一起吗
  “五校联合”的闹剧彻底结束,学生们收心上课,老师们也收心教书。

  杜溪上退学了,他家里好像准备送他去英国。

  而学生联合会并非杜溪上的杰作,它存在很多年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杜溪上离开之后,联合会想要推举卢闻礼担任会长,卢闻礼拒绝了。

  那件事之后,学校为了嘉奖和安慰卢闻礼,真的联合医院,给了他一张聘书,他从这个暑假开始,就可以到医院去实习,实习五年之后可以正式做医生了。

  而他还要帮教授带一年级的实验课。

  非常忙碌的卢闻礼,干脆从联合会退了,连委元都不担任了,不再是联合会的一员。

  联合会的人想要选举。

  司玉藻得到了很高的票数,压过了其他师兄师姐。

  然而最后的结果,还需要学校董事会认可,最终选定为会长的,不是司玉藻,而是潘落英。

  潘落英担任会长之后,提拔了姜晚做主任,也提拔了几名委员,却对司玉藻只字不提。

  司玉藻对此倒也没什么异议,她只是个一年级的学生,这种好处轮不到她。

  倒是院长偶然一次找她谈话,提到了学生联合会,问她的意思。

  “你可想担任会长?”院长问。

  司玉藻道:“我何德何能?他们都是一步步做上去的,我连委员都不是。”

  院长却道:“假如你担任会长,把联合会撤销了如何?”

  司玉藻看向了他。

  院长道:“前年,政府买下了圣德保医学院六成股份之后,教育局推举我来学校的。我到了这里,才知道联合会的存在已经根深蒂固,他们几乎是操控了整个学校。

  想要把脉连根拔起,背后牵扯了太多,我至今都不知道是谁主导的这一切,有什么目的。所以,如果它能从内部烂掉,我是喜闻乐见的。”

  司玉藻道:“您为何跟我说这些?”

  “除了你,没有其他学生有这样的声望和能力。”院长道,“司玉藻同学,你想还学校一个清明吗?”

  司玉藻怔怔看着院长。

  她无奈笑道:“您太看得起我了,我做不到的。”

  院长就说她太过于自谦了。

  司玉藻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去了趟卢闻礼的实验室。

  这间实验室不上课的时候,都是卢闻礼私人使用的,他时常需要做些实验、写实验报告。

  她把院长告诉她的话,说给了卢闻礼听。

  卢闻礼摇摇头:“院长这个人,书生气太重了,不适合做领导。他的心地至善,是个好人,但是我怕他做不长久。”

  “我阿爸也说过,水至清则无鱼。”司玉藻道,“一旦当官,想要做个好官,就需要代表一部分的利益。连这点都做不到,只会上下都不讨喜。”

  卢闻礼笑笑:“你阿爸是军阀吗?还挺睿智的。是这个道理。”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司玉藻问。

  卢闻礼道:“我一入校就进了联合会,你看到我做什么了吗?联合会的存在的确很不公平,但它已经形成了一种秩序。你确定没有了它会更好吗?”

  司玉藻:“......”

  “当然,你可以有一颗赤子之心,像院长那样。我很敬重这样的人,只不过我自己比较俗气,也比较糜烂。”卢闻礼道,“我一般只有触及自己利益的时候,才会出手。”

  司玉藻笑笑:“新上任的会长潘师姐,她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也许,将来也会触及我的利益,那时候我说不定就会把联合会给搅合散了。”

  卢闻礼竖了大拇指:“孺子可教。好了离开我的实验室,你耽误我半个小时了,我很忙的。”

  司玉藻立马站起身:“我这么美,你居然说我打扰?”

  “你美有什么用?我又不能解剖你,你对我就毫无价值。”卢闻礼道。

  司玉藻:“......”

  很丢面子的司大小姐,灰溜溜的出了实验室。

  走出校门的时候,突然有人按了汽车的喇叭。

  不少学生回头。

  司玉藻继续往前走,就有人高声喊:“司玉藻。”

  她停下脚步。

  杜溪上穿着一件深色衬衫、咖啡色长裤,缓步走了过来。

  不得不说,他是个赏心悦目的男生,不管是面容还是身材,都很好看。

  学生们嘀嘀咕咕。

  “他是回来报复的吗?”

  “不知道,他来找司玉藻的,估计没好事。”

  学生们不想惹事,纷纷走开了。

  司玉藻看着他走近,笑道:“杜师兄,你休学之后,肯定休息得很好,精神这么好,气色也很不错。”

  “还不是托了学妹的福气?”杜溪上淡淡笑了,镜片上折射了阳光,有点锐利的芒一闪而过,“学妹,你可是把我害得很惨。”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刻意凑近,身上有淡淡清香。

  司玉藻顿时就想到了“油头粉面”四个字。

  她茫然眨了眨大眼睛,一脸无辜:“我怎么了?师兄,我是个美人,天生只有漂亮的脸蛋,没有聪明的大脑,你的话太深奥了,我听不懂。”

  杜溪上就哈哈笑起来,笑容说不出的怪异——带着恶毒的狰狞。

  他觉得司玉藻很美,比他见过的女人都要漂亮。

  他也下意识以为,漂亮的女子都愚蠢,在还有那张脸。

  可他错了。

  漂亮与否,是一个人先天的,它并不会阻碍一个人智力的发展。

  就像司玉藻,她是惊艳万物的美,整个上海滩也很难找出几个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她也很聪明。

  她甚至会看人。

  那么多人里,她只跟卢闻礼关系亲近,而卢闻礼是一株有毒的藤,安安静静长在悬崖峭壁,不碰他就没事,谁碰谁死。

  杜溪上输在了这么两个人手里,如何能甘心?

  哪怕是要去留学,他也无法忍下如此耻辱。

  “学妹,咱们后会有期。”杜溪上道,“我今年还不会离开上海,你对上海熟悉还是我对上海熟悉?是你对学校熟悉,还是我?夜路走多了,当心遇到鬼。学妹,也许下个学期,一切都会变的。”

  司玉藻还要说点什么,就有人喊:“溪上。”

  杜溪上转头,脸上的狰狞一扫而空,换上了温柔的笑容:“学姐,恭喜你了。”

  走过来的,是潘落英。

  “我是占了便宜,临危受命。”潘落英道,“你们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闲聊而已。”杜溪上道,“学姐是能力出众,一起吃饭行吗?”

  潘落英点点头。她也问司玉藻:“学妹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