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58章 夜袭
  司玉藻自认为是个和善的好人。

  只要别人不触犯她,她一般不咬人的。

  当杜溪上和潘落英邀请她去吃鸿门宴的时候,她拒绝了。

  拒绝就是她的善意,因为挑衅她的人都要挨打。

  她不想揍人。

  晚夕,张辛眉来了。

  这段时间,张辛眉也挺忙,司玉藻也是,已经大半个月没见面了。

  他今天能来,玉藻挺高兴,让女佣准备好晚膳。

  她正有一肚子话要跟张辛眉说。

  吃饭的时候,她滔滔不绝把学校最近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张辛眉, 还说了院长对她的期望,希望她能把联合会给一锅端了。

  “......卢师兄说,水至清则无鱼。”司玉藻道,“我还是好好念书吧,其他事不搀和了。”

  张辛眉听了这些话,脸色沉了下去。

  司玉藻不解看着他:“怎么了,你想让我去涉险?”

  “当然不是。”

  “那你为何不高兴?”司玉藻问。

  张辛眉冷淡翻了个白眼:“爷没有不高兴,是你看错了,瞎子。”

  司玉藻觉得他不仅不高兴,还攻击她,简直是不高兴加恼火了。

  “你到底怎么了?”司玉藻问,“你不告诉我,我就真的装瞎子了,当作看不见了哦。”

  张辛眉:“......”

  他吃了饭之后,就开车回家了,没有继续听司玉藻胡说八道。

  她最近口中常提起卢师兄,对卢师兄是赞不绝口。

  张辛眉每每听到就火大,大概是人的嫉妒心吧?

  没人愿意听到另一个同类比自己优秀,尤其是从女孩子口中听到。

  司玉藻和张辛眉吃了晚饭,她洗澡躺在床上,开始好奇,潘落英会跟杜溪上聊些什么呢?

  “他们还没有聊完吧?”司玉藻想。

  她猜得不错,杜溪上的话并没有说完。

  他和潘落英交换了情报。

  “......教学秘书亲耳听到,他是这样跟司玉藻说的。”杜溪上道。

  杜家拥有大上海最大的西药厂,医院甚至医科学堂,都跟他家密切相关。

  杜溪上之所以能做联合会的会长,甚至能在他离开之后,扶持潘落英做会长,都是因为他家在暗处还有人。

  比如院长的教学秘书,曾经把会议室钥匙给杜溪上的人——差点让司玉藻和院长都被烧死。

  那秘书听见院长跟司玉藻说,联合会是毒瘤,想要拔掉它。

  “每个学校都有学生联合会,这是维持学生的权益,丰富学生们的生活。”潘落英淡淡道,“院长想要取消联合会,这是在打压学生吧?如此欺压学生,他才是学校最大的毒瘤。”

  杜溪上很满意看了眼她。

  “学姐,你的思想很深邃,我很欣赏。”他道。

  潘落英是个聪明内敛的女孩子,此刻莫名耳根滚烫。

  杜溪上就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潘落英的面颊更红,眼神却很镇定,她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交给我好了。”杜溪上道,“你在学校安心上课,经营好联合会,其他事我来办。毒瘤的确应该拔除,一个个来。”

  他们俩聊到了深夜。

  杜溪上一一交代潘落英,需要她做好什么等等,好像联合会仍是他的,潘落英只是帮他打理一样。

  饭后,他亲自送潘落英回校。

  潘落英不是上海人,她也没租公寓,平日里就住在学校提供的宿舍里。不过,她那个可以住十个人的大宿舍,目前只有她一个人住。

  她买了很多的家具,把宿舍弄得更像一个公寓——既近又安全的公寓,甚至有学妹每天都来帮她打扫卫生。

  她把学妹当女佣。

  潘落英在联合会三年了,从小成员坐到了主任,仅次于会长,她得到的比杜溪上想象中要多。

  而且,潘落英入校早一年,她知道也比杜溪上要多。

  在学校门口挥手告别,潘落英看着杜溪上的汽车离开,唇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讥讽的、冰冷的笑意。

  “蠢货,要不是你父亲是西药协会的会长,谁会让你做联合会的会长?”潘落英看着远处的汽车,冷淡又轻蔑的想,“你还真当自己是谁?”

  她转身往回走。

  突然身后有人喊住了她:“学姐?”

  她回眸间,就看到了司玉藻。

  潘落英心中突然咯噔了下。

  司玉藻是个有点邪门的女孩子,家庭更是显赫,潘落英吃不准她。

  “这么晚,你来学校做什么?”潘落英脸上的冷讥全不见了,露出了她惯常的淡然和温柔。

  “我只是吃了宵夜,太撑了,出来散散步。”司玉藻笑道,“刚到学校门口,就瞧见了学姐你。”

  “你不害怕?”潘落英问。

  司玉藻指了指暗处。

  潘落英突然后背出了身冷汗,因为在她身后不远处,悄无声息站着两个人。

  他们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潘落英都不知道。

  “我有副官,他们一个叫宋游,一个叫李效,都是我爸手下培养出来的。”司玉藻笑道,“有他们在,上海滩没人能伤害到我,所以我不害怕。”

  潘落英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学姐,爱慕自己的师弟可不好。男人比女人成熟得晚,你认真了,也许他还是小孩子心气,想要玩一玩呢?到时候受伤的,岂不是学姐你?”司玉藻道。

  潘落英脸上的情绪全部敛去,只余下恰到好处的茫然:“我听不懂,学妹你是什么意思?”

  “我随便说说。”司玉藻道。

  她说了句晚安,就转身离开了,招呼她的两个随从跟上。

  潘落英站在门口,良久没有挪脚。之前还想要对付司玉藻的心思,如今只剩下一后背的冷汗。

  她是单独住宿舍的,很显然,司玉藻的随从想要进宿舍杀人,是轻而易举的事。

  潘落英如果敢招惹她,就是死路一条。她不是杜溪上,没有家庭的庇护。

  还是让杜溪上冲锋陷阵吧,她就躲在后面,看似做杜家的傀儡,实则掌控了实权,将来自己有了前途,不是很好吗?

  司玉藻跟着两名副官回家。

  宋游就问她:“看出什么了?”

  “潘落英被你们吓了一跳,看样子她和杜溪上是心怀不轨,想要害我。她一副做了坏事怕鬼的样子。”司玉藻道,“人美遭嫉妒。”

  宋游重重叹了口气。

  如果司玉藻能五分钟内不自恋,就不是他家的大小姐了。

  忍到她出嫁,宋游也就到头了,倒是她未来的丈夫,水深火热。宋游想了下那位脾气暴躁的张少爷——大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