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59章 他的秘密
  学校闹腾了一场之后,也到了快要期末的日子。

  大家都收心念书,包括司玉藻。

  张辛眉隔几天来看她,发现她饭前居然是在客厅温习书或者背诵点什么,让他很是意外。

  “临时抱佛脚吗?”张辛眉问她。

  司玉藻道:“临时都不抱抱佛脚,就真的没救了。”

  张辛眉拍了下她的脑袋:“平日里叫你好好念书,你总是不听。”

  “我有好好念书!”司玉藻道。

  她这话不假。

  论起学习,司玉藻很有技巧和天赋,这是从小被她姆妈教导背诵药方养成的。

  而后的三个星期,张辛眉每次来的时候,司玉藻都在埋头苦读。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学期的课,她只上了半个学期,中间还耽误了好几周,她愣是考了个全年级第二十九名。

  上次期中的考试,她还是一百名开外。

  她拿到了成绩单之后,立马给新加坡发了电报,恨不能家里准备好鲜花和戏台,就等着她回去吹嘘了。

  她也把成绩单给张辛眉看。

  张辛眉挑了挑眉梢:“不错,很厉害了!需要我补偿你吗?你说个愿望,随便什么都行......”

  “我想尝一下鸦片......哎哟!”她还没有说完,已经被张辛眉用厚厚的书本打在脑袋上,她脑壳都快要被打碎了。

  好半晌,她气愤扑上了张辛眉,想要掐住他的脖子:“你自己说的,随便什么愿望。”

  张辛眉把她从自己身上剥下来:“赌博和鸦片不行。健康的、合法的愿望,你再说错一次,我就要告诉你母亲、你祖父了。你阿爸宠你无法无天的,你姆妈和祖父也是吗?”

  司玉藻捂住了脑袋:这个老大爷,还不如我阿爸开明。

  “我不想理你。”司玉藻道,“下个学期不需要你照顾了,你不要再来了。”

  司玉藻其实不记仇的。这样的话,她真的只是随便说说。

  张辛眉心中却突然一梗。

  一种难以言喻的窒塞,一下子填充了他的心,让他的呼吸都顿住了。

  他想了下,如果再也不能见到司玉藻......

  情绪上像被人开了个口子,汩汩冒血,他自己惊悚无比看着那口子,却又没办法愈合它,整个人都慌了下。

  不过,大上海的张九爷,反应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他收敛了心绪。

  “你还生气?”张辛眉冷哼,“你一个姑娘家,说要去尝尝鸦片,我打了你脑袋一下,你居然不高兴吗?是不是要我打断你的腿,你才知道错了?”

  司玉藻鼓了嘴巴。

  张辛眉斜睨她:“道歉!”

  司玉藻沉默了很久,转过身去不理人。

  她的余光瞥向了张辛眉,见他一直绷着脸,想到这件事是她不对在先,她又贱兮兮的凑过来:“张叔叔,我错了,对不起我道歉。”

  张辛眉的呼吸再次一错。

  他伸手,摸了下她的脑袋:“疼不疼?”

  “嗯。”

  他就道:“叔叔带你去烟馆,你看下那些长期住在烟馆的人.......”

  司玉藻大喜,已经忘记了那点不愉快:“现在就去吗?”

  张辛眉果然把她带到了一家烟馆。

  司玉藻看到一位衣着华贵的太太,躺在烟榻上,脸色蜡黄消瘦,牙齿稀疏。

  “这还算是好的,家财万贯,她败不完,但命是没多久了。”张辛眉道。

  他带着司玉藻走了一圈。

  司玉藻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烟鬼,跟她想象中躺在美人榻上抽鸦片的贵妇完全不同,她的心和胃都受到了冲击。

  刚出烟馆,她哇的一口吐了。

  她死死拽住了张辛眉的袖子:“张叔叔,你打得对,我是挨打挨少了,才心生这样的鬼主意。”

  张辛眉把一杯水递给了她。

  漱口之后,司玉藻坐在马路的路牙子上,哪怕飞扬的尘土,也比烟馆里的臭味好闻,她不肯挪脚。

  张辛眉道:“要不要我带你去赌博?”

  司玉藻摇摇头:“我以前跟我阿爸去过赌场,别人都故意让我赢,一点意思也没有。你张九爷带着我去,肯定也是故意让我赢。”

  张辛眉把她拉了起来:“别坐在路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司玉藻这才肯站起来。

  他们去了一家西餐厅,司玉藻吃到了非常美味的芒果冰淇淋和蛋糕,心情好转了不少。

  “你假期要回新加坡?”张辛眉突然问她。

  “是啊。”司玉藻道,“张叔叔,你可要跟我一起去?”

  “我得上班。”张辛眉道,“叔叔已经是大人了,不像你们小孩子。”

  他不仅要上班,还需要做地下工作,轻易他是不可能离开上海的。

  司玉藻道:“太可惜了,我还想着带你去潜水。咱们去海堤找珍珠,我教你如何憋气,我特擅长此道,就连我阿爸也不如我。

  如果我生在古时候,又在海边,肯定会是个有名的采珠女。”

  张辛眉对她的无知很鄙视:“采珠女很惨的,珠子又不能自己戴。司大小姐,你幸运惯了。”

  司玉藻想了想,倒是很赞同这几句。

  她真的很幸运。

  她生在司家,注定了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哪怕没有她阿爸,她姆妈也会照顾她;就算没有她姆妈,她姑姑和祖父也不会真的任由她吃苦。

  “张叔叔,我一想到要回新加坡,就好舍不得你,怎么办?”司玉藻突然转移了话题,眨了眨眼睛。

  张辛眉被一口呛到了。

  他用了咳嗽,才把这口气顺过来,扬手作势要打司玉藻:“你有正经的没有?”

  他方才正在想,她要回新加坡了,他的生活总好像失去了一点色彩,不成想司玉藻和他想到了一块儿去,让张辛眉错觉自己是被她看穿了。

  然而司大小姐哪有这能耐!

  第二天下午,司家的飞机就来到了上海,接司玉藻回去过假期。

  从瑞士回来的司行霈和顾轻舟,亲自来接了。

  “辛眉,你好像瘦了点。”顾轻舟道。

  张辛眉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你女儿折腾的。你家大小姐惹了多少事,你们自己问问她。”

  司行霈道:“你惹事了吗?”

  “没有。”司玉藻道。

  司行霈就不理张辛眉,带着司玉藻上了飞机:“阿爸在你舅妈的餐厅定了席位,回去就能吃到好吃的。”

  顾轻舟则跟张辛眉寒暄了几句。

  “要一起去吗?”顾轻舟问他,“过几天再回来。”

  “不了,一大堆事,我又不是小孩子。”张辛眉道,“轻舟,下次见。”

  “假如你娶了我女儿,就要叫岳母了,别没大没小的。”顾轻舟笑道。

  张辛眉的唇角抽了抽:“谁那么想不开,想要娶你女儿?司太太,求求你自己看下你女儿吧,就她那个脾气,那个臭美的德行......”

  他摇摇头,不等顾轻舟上飞机,自己钻进了汽车里,扬长而去了。

  司玉藻还想出来跟张辛眉打个招呼,已经看不见他了。

  “张叔叔怎么走了?”她诧异问。

  顾轻舟笑道:“我戳中了他的心思,他落荒而逃了。”

  “什么心思?”司玉藻问。顾轻舟笑道:“这是秘密,以后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