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63章 孝道
  开学之后,玉藻成了二年级的学生。她的课业和实验增多了,每个月还有一天实习,她预感接下来会很忙碌。

  不成想,开业第一天就发生了一件令她非常意外的事。

  他们的院长换了。

  从前那位有点书卷气的院长,换成了一位精明干练、口才过人的。

  新的院长叫王秋生,听说今年五十了,但是仪表堂堂,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要年轻不少。

  他是个大高个子,没有发胖,也没有驼背,肩膀开阔头发浓密,不太像穷酸的教书先生。

  学生们都在议论。

  司玉藻跟着就听了一耳朵。

  “他以前是做总统府的秘书,后来在教育局做过几年,就调到了上海。”

  “他也不是学医的啊!”

  “他是政府的人,当然不需要学医。”

  “可咱们这里是医学堂。”

  “不是说了打算五校联合吗?一旦联合了,谁管你是不是医学堂?”

  司玉藻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此刻才忍不住插嘴:“也就是说,五校联合只是暂时终止了?”

  一位男同学热爱时事和政治,每天都要仔细读报,故而很有见解:“是暂时。上次咱们闹腾的时候,南京的报纸就多是批判的文章,可见总统府对此事的意见了。”

  司玉藻的心略微沉了下。

  下午,学生联合会要开会,司玉藻也出席了,却没有见到她的师兄卢闻礼。

  卢闻礼暑假找了个地方实习,具体去了哪里,司玉藻没问。

  她一个人坐着,旁边也有人跟她答话,她兴致乏乏。

  然后,新任会长潘落英走进来,身后还跟着新的院长。

  “同学们请坐。”看到众人都站起身迎接,院长和蔼道。

  他的视线,穿过众人落在了司玉藻身上,还停留了那么一瞬。

  “鄙人初到贵地,学校的风气极好,联合会功不可没。”他道,“鄙人目光短,还不认识诸位英杰,先点个名吧。”

  会议堂里爆发了掌声。

  掌声之后,院长就开始点名。

  每个被点名的联合会成员,都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等到了司玉藻的时候,她也介绍了自己。

  院长突然就道:“听说你是军阀家庭出生,哪里的军阀?”

  司玉藻愣了下:“我祖父以前是岳城督军,后来还做过海陆空三军总司令。”

  联合会的人哗然。

  院长眯了下眼睛:“哦,记忆深刻,以前岳城都不敢有学生运动,听说你祖父是敢对学生开枪的.......”

  其他人的视线看过来,就带着震惊。

  司玉藻的手指紧紧握起。

  她道:“如果院长看过岳城的城志,就知道.......”

  就知道岳城军政府从来没有镇压过学生运动,她祖父和父亲对此事总是小心翼翼的处理。

  她听她姆妈说,以前她祖父有个老友,就是对学生开过枪,她祖父一直很介意自己没有当即和他断交。

  不成想, 这位院长部分青红皂白就诬陷她家,诬陷她的父亲和祖父。

  司玉藻“就知道”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院长就指了她旁边的人:“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直接把司玉藻给盖了过去。

  司玉藻犹豫了下,突然把她身边的学姐按了下去。

  她冷冷看了眼这位学姐:“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说罢,她不顾满室哗然,走上了讲台,站到了院长王秋生身边。

  这位院长是文职出身,一直做秘书之类服侍人的事,斯文有余、魄力不足。

  他被司玉藻这么直直逼视着,竟然下意识退了一步。

  司玉藻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王院长,身为老师,教导学生成人,你自己胡说八道,是不是有违师德?

  我祖父司炎、父亲司行霈,都是军方叫得上名字的大将,不是默默无名的鸡鸣狗盗之辈。你稍微查一下,就知道他们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

  报纸这么发达,任何大事小事都有记载。既然你不肯查,还主动提出了此事,说明你很感兴趣,那么我就告诉你具体的数据。

  我祖父担任岳城督军时,岳城一共有七十三次学生活动,造成了的经济和政治损失,每次都有估计数据,但军政府从未开枪,也从未流血!”

  “司玉藻!”潘落英神色微变,几乎想要挡在司玉藻和院长中间,“你这是跟师长说话的态度吗?”

  司玉藻抓起她的胳膊,用力一甩就把她推开。

  潘落英踉跄了数步,扶住了墙壁才站稳,十分狼狈。

  其他人纷纷出声。

  “你怎么还打人?你家是军阀了不起吗?”

  “你对院长和会长就是这个态度吗,你眼里还有尊卑吗?”

  众人七嘴八舌。

  司玉藻道:“我有枪。”

  她这一句,让整个会议室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露出了敢怒不敢言的神色,紧张看着她。

  司玉藻继续道:“我可以继续说了吗?你们知道祖训的排行?天、地、君、亲、师。亲在师前面。

  院长语焉不详,羞辱我的祖父和父亲,我自然要替家族说句话,否则我还是个人吗?我还有道德吗?

  同学们,师兄学姐们,如今是政府了,不再是清廷,你们还口口声声说‘尊卑’,那之前为民主和自由流血的先烈们,他们是白死了吗?

  我司玉藻站在了这里,因为我有尊严,任何人都不能践踏。你们非要跪着,非要被尊卑压扁,我替你们难过!”

  说罢,她转过脸看着王院长:“很抱歉院长,你没有尊重我,我也没有尊重你。我和你是平等的,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是一样,我就先告辞了。”

  她离开之后,整个会议堂鸦雀无声。

  司玉藻的话,好像抽了他们所有人一个耳光。

  被打得最重的,是新来的院长王秋生,他整个人颜面扫地了。

  他快步离开了会议堂。

  潘落英追了出去:“院长......”

  大家悻悻然,都不知该说什么,有人很尴尬的站起身出去了,后面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不等潘落英了。

  这场联合会开学的小典礼,被司玉藻破坏殆尽。好在这是小会议,其他学生们没看到,道听途说到底有人不信,所以院长还不算太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