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67章 两个瞎子
  论起鬼才,卢师兄如果称第二,那么上海滩没人敢自认第一。

  这位同学果然把王秋生查了个底朝天。

  他告诉了司玉藻一个办法之后,司玉藻当即不上课也不值班了,脱了外套就出门。

  她去买了些点心,直接去了王院长的家。

  卢闻礼告诉司玉藻,王秋生没有住在学堂安排的院长楼里,而是在旁处买了一套洋房,气派又宽敞。

  他和他太太有三个孩子,年纪都不太大,老母亲也跟着他过日子,一家六口带两个女佣人,倒也不显得空旷。

  司玉藻进了门,扫了一圈客厅,装修得不算奢华但是温馨,处处纤尘不染,整整齐齐的,有个女佣不停的忙碌着,可见他太太持家有方。

  而他的太太,年轻漂亮,看着不过三十来岁,实则已经四十出头了。

  司玉藻买了些水果和罐头,放在了茶几上,就和王太太闲聊起来:“我是来看看师祖母的。”

  “老太太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了。”王太太说,“同学,让你白跑一趟。”

  婆婆住院,如果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儿媳妇去陪着的,但王家却是王院长亲自去,这位王太太不露面。

  这不是她不孝顺,而是老太太不喜欢她,拒绝让她去陪床。

  平日还好,一旦生病了,老太太的性格越发轴拧,劝都劝不了。

  老太太只有一个儿子,却对儿媳妇抵触得很厉害,而王秋生什么都好说,单单对他母亲,那是全心全意的孝顺。

  王太太没少为此而委屈。

  “......原来真的在医院?”司玉藻道,“我去医院的时候,被护士小姐拦住了,说老太太已经出院回家了,原来是骗我。”

  王太太苦笑了下。

  司玉藻继续道:“院长也是的,我没有戏弄他,我是真的会治病,是真心实意去看师祖母的。我姆妈是天下第一的神医,我从小跟着学,我能拿老师的母亲开玩笑吗?”

  王太太听了,有点意外。

  司玉藻继续道:“主治医生都建议去找中医了,院长却非要打发我走,还拒绝我第二次探望......”

  王太太的眼睛,往她脸上看去,带着几分不信任。

  卢闻礼的情报说:王秋生年轻时候在家里定过娃娃亲,女方的父母早逝,被王秋生的母亲接到身边抚养。

  但从小一起长大的,王秋生对女方没办法产生爱情,那女孩子也是敏感的人,从此特意要求解除婚约。

  没过多久,她就因郁郁寡欢而病去世了。

  老太太把那女孩子当闺女的,一下子就受了不小的打击。

  王秋生十年之后才和王太太结婚,此事应该怪不到王太太头上,但老太太就是认定是王太太这个狐狸精勾引了她儿子,她儿子才鬼迷心窍不肯要自己的童养媳。

  这是他们婆媳矛盾。

  随着王秋生父亲去世,他把母亲接到身边生活,这种矛盾就越发激化了。

  王太太是个很内秀的女人,相夫教子,并没有什么大出息,更没想过离婚,平日里也是忍气吞声的。

  她也想讨好丈夫,搞好婆媳关系,却不得其法。

  卢闻礼告诉司玉藻:“王秋生是个软耳朵根子,王太太肯定很想在婆婆的病上表现一把。你去跟王太太说,说服她,让她相信你,她会替你说服王秋生的。”

  司玉藻依言就来了。

  果然,几句话之后,王太太的表情就变了,她隐隐约约起了心思,不停的看向司玉藻,似乎在判断她话的真假。

  “王太太,我号脉还是很厉害的,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话,我给您号脉,说一说您最近的健康问题,您看行不行?”司玉藻道。

  王太太迟疑笑了笑:“同学,你多大......”

  “我五岁就开始背药方,十二岁的时候就能背几千张不同的药方了。我师出名门,所以年纪不大,但是医术很好的。”司玉藻道。

  她说到这里,再次开始吹嘘她母亲的厉害。

  司小姐生平就爱吹嘘,这项技能炉火纯青,上次她同学徐景然就是被她吹嘘得晕了头,让她治疗自己的血管瘤,最后也真治好了。

  而现在,司小姐也对王太太故技重施了。

  她是个自夸仙女也不脸红的主,任何夸张的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都显得那么可靠和真实。

  她特别擅长蛊惑人心,让人觉得她所言句句属实。

  “.......真的吗?”王太太听了她的话之后,眼睛里的神色已经下不去了,她的确被司玉藻打动了。

  司玉藻又知道她的情况,刻意强调缓和婆媳矛盾和夫妻矛盾等等,正中了王太太的下怀。

  说了两个多小时,司玉藻告辞离开。

  她的汽车没有走远,停在街尾。

  没过十分钟,司玉藻就看到王家的汽车开出去了。

  王太太只是换了身衣裳,梳了个头,就迫不及待去了医院。

  司玉藻的话,让她深信不疑。

  她觉得老太太有救了,也觉得困扰她很多年的家庭矛盾终于能解开了。

  司玉藻看着她的汽车走远,沉默良久。

  她的心思都在这件事上,见副官宋游已经发动了汽车,她无意识问了句:“咱们是回家还是去医院?”

  宋游看着一脸智障的司玉藻:“回家和去医院,是同一条路。”

  司玉藻:“......”

  她对自己的无脑也很头疼,摆摆手说:“先回家吧,我脑子用完了,我要回去吃点好的补补脑子。”

  宋游:“.......”

  他对自家大小姐打算临时把脑子往胃里灌这种想法,见怪不怪。

  司大小姐每天正常的份额就那么一点,一旦用完她就要歇菜了,不是无节制的自恋就是犯蠢。

  回到家里睡了一觉,时间就到了晚上七点多。

  司玉藻吃了晚饭,亲自去医院找卢闻礼,见他在急诊值班,她就坐在旁边问:“怎样,王院长怎么说?”

  “杜家送了一种新药过来,是最近研发的,王院长说试试这个新药。”卢闻礼道,“我估计没用,会有你出手的机会的。

  哪怕有用,王太太也想让你出手。如此一来,医生就是她找来的,她对老太太有功,王院长再偏袒她母亲,就说不过去了。我的办法很好,你放心。”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眼司玉藻,“我说学妹,你都找我聊了半天,你就不能去挂个号吗?好歹让我觉得聊天有价值。”

  司玉藻:“难道跟我纯聊天就没价值吗?”

  卢闻礼:“有什么价值?我这值班呢,工作时间啊同学。”

  司玉藻:“.......”这个世上有两个瞎子,对她的美貌视若不见,一个是张辛眉,一个是卢闻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