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72章 暗杀
  学生围棋会成立之后,很快就收纳了两百多分申请表。

  司玉藻担任会长,从自己班上挑选了几名同学当成委员。

  卢闻礼担任主任。

  接下来,就是梳理这些申请表,制定围棋会的规章制度。

  卢闻礼问她:“今晚请客吗?你说了要请我吃大餐的。”

  司玉藻道:“今晚不行,我需要请我的叔叔。”

  “能带上我吗?”

  “你是务实的,我们是高雅的。一块小牛排一杯红酒,你觉得够吃吗?”司玉藻笑问。

  卢闻礼想到那些半生不熟的生番菜,酸涩难当的葡萄酒,立马摇头:“我不吃西餐。那我们明天晚上?”

  “行,如果没有意外,就明天晚上。”司玉藻笑道。

  卢闻礼这才满意。

  晚上,张辛眉果然来赴约了。

  司玉藻发现,他的领口突然有个口红的印子,而且身上沾了淡淡的香水。

  “这是勾搭上谁了?”司玉藻好奇,“看这个唇形,还挺好看的。”

  张辛眉拉了领子。

  “一个小歌星。”他道,“咱们八点半能吃完吗?吃完了我还要去捧场,芳裀今晚第一次在上海登台。”

  司玉藻道:“吃完咱们一起去。”

  张辛眉不同意:“你阿爸要是知道我带着你去嫖,非要剁了我。”

  “去听听歌,怎么算嫖?”司玉藻蹙眉。

  张辛眉失笑,把一根烟抽出来衔在嘴里:“小侄女啊,你怎么这样天真?”

  司玉藻:“......”

  张九爷再混账,也没有司大小姐能磨人,最终他还是带着司玉藻去了歌舞厅。

  这家歌舞厅不是张辛眉名下的,是他朋友的,但是他轻车熟路上了二楼,去了化妆间。

  司玉藻就见到了传说中的歌女芳裀。

  芳裀身上风尘气很重,举手投足都是媚态,可见是受过多年的训练。她年纪也不小了,姿态娇媚:“九爷来了。”

  司玉藻突然就想:“怪不得张叔叔不觉得我漂亮,感情他真是瞎子。”

  “这位小妹妹是谁?”芳裀娇滴滴问张辛眉。

  张辛眉搂了她的腰,凑在她耳边说:“我侄女。”

  芳裀娇笑,打了下张辛眉:“九爷太坏了,又骗我。”

  说罢,她就把唇凑在张辛眉的耳边。

  她不知是在说话还是在舔张辛眉,两个人黏糊了很久,非常伤风化。

  司玉藻则兴致勃勃,她很好奇人家两个人是怎么亲热的。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看看张辛眉和芳裀是怎么亲吻的。

  张辛眉和芳裀腻歪完了,见司玉藻看得眼睛一眨不眨,他瞪了她一眼:“你看什么呢?”

  “看你们亲热。”司玉藻道。

  张辛眉把她的脑袋给推了过去。

  然后,他搂紧了芳裀,又在她耳边亲吻了下,这才告辞。

  司玉藻觉得很新鲜。

  她和张辛眉到了楼下,两个人在最前排的位置坐下,她还问张辛眉:“你怎么勾搭上芳裀的?”

  “她来勾搭我的。她从北京到上海混,没有我九爷的场子,她混得起来吗?”张辛眉道。

  司玉藻则说:“那你是来者不拒吗?”

  “我没结婚,又没儿没女的,为什么要拒?”张辛眉道。

  司玉藻笑道:“张叔叔,你还蛮洒脱的,我忒欣赏你这样的。”

  张辛眉撩起眼皮瞥了她一眼,心想顾轻舟和司行霈好好的两口子,怎么就养了个傻闺女?他们这闺女,脑子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半个小时后,芳裀上台了。

  她是第一次来上海压场子,故而今晚是她一个人的主场,这是张九爷给她的面子。

  她一共唱了五首歌,每次都换衣裳和妆容,速度很快,不过五分钟就能重新光彩照人。

  最后一首唱完了,她走下来,邀请张辛眉跳舞。

  司玉藻看着他们俩滑入舞池,两人不时亲对方的耳朵。

  司大小姐没经验,心想怎么不亲唇呢?怪不得上次张辛眉推开他,感情真正的两个人调情,都靠亲吻彼此的耳朵吗?

  司玉藻长了很大的一番见识。

  就在此时,突然有个人把歌舞厅给围住了。

  宾客们有点慌乱。

  舞池的人被强行停止,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音乐声也停了。

  “怎么了?”司玉藻对这个变故不太理解,她站起身。

  张辛眉和芳裀已经回来了。

  “张叔叔,这是怎么了?”司玉藻问。

  张辛眉突然握住了她的手,低声笑道:“没事,别担心。”

  说罢,他跟那个人说了句什么。

  对方犹豫了下,还是给他让路了。

  他走到了老板和另外两个人身边,似乎说了句什么,对方还冲他鞠躬,似乎是拜托他先稍等。

  他这才走回来,对司玉藻和芳裀说:“有个日本军官在雅间被杀了,一刀刺穿了喉咙,悄无声息的。日本人怀疑凶手还在这里,要严查。”

  司玉藻吃惊。

  芳裀已经吓住了似的,扑到了张辛眉怀里:“九爷,我害怕。”

  司玉藻翻了个白眼。

  她学着芳裀的样子和语气:“张叔叔,我也害怕。”

  张辛眉搂住了芳裀,却在司玉藻脑袋上敲了一下:“你给我好好说话!”

  司大小姐受到了完全不公平的待遇,委屈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她阿爸,就说张辛眉带着她来嫖,还当着她的面和歌女调情,让张辛眉知道得罪司大小姐的后果。

  这场排查,一直闹到了凌晨两点多。

  就连张辛眉这里,也被搜查了好几次。因为看着九爷的面子,日本人让芳裀和司玉藻相互搜身。

  司玉藻搜芳裀的时候,见她胸前鼓鼓的,有点羡慕,就伸手摸了下。

  她那是下意识的,因为她也常摸渔歌的胸。

  然而,她就感觉到了芳裀的胸前有什么硬东西。

  芳裀那媚态的眼神,一瞬间有点伶俐,她的拳头好像紧绷了。

  司玉藻想起日本人说,还没有找到凶器......

  她看了眼芳裀,又看了眼张辛眉。

  一时间,司玉藻觉得掌心发烫,收回了手。

  她什么也没说。

  芳裀则轻轻松了口气。

  彼此搜查结束,芳裀立马扑到了张辛眉的怀里,而张辛眉的手,很不规矩往她胸前探去,两个人几乎要腻歪到床上去了。

  那个日本人不好意思撇开了目光,只感觉这位张九爷果然是传说中的草包。

  司玉藻也不敢看他们,余光却瞥见张辛眉掌心有东西。

  然后,他换到了司玉藻身边。

  他突然靠近她,唇落在她的耳边,低声对她说:“拿着,放在你的口袋里。”

  他的唇,是贴着她的耳朵,热气往她耳朵里灌。司玉藻的心,倏然就跳漏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