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76章 请吃饭
  司玉藻约了杜溪上,心中也不是很确定。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杜溪上花枝招展的来了,身上还有很清淡的香味,好像是用了女人的香水,司玉藻才放心。

  “我想多了。”司玉藻道,“他好像并不起疑。”

  他是开车来的。

  司玉藻为了让他放心,主动坐了他的汽车,并且让自己的副官宋游开车跟着。

  杜溪上回头看了眼:“怕我?”

  他才短短休学半年,身上的学生气褪得一干二净,有点油滑。

  “油滑”这种气质,可以是不羁,也可以是猥琐,很难把握。

  坐在汽车里,封闭的空间,让司玉藻闻到了更多的香水味,她几乎要窒息了。

  她尽可能不大口呼吸,声音就显得格外温柔:“我有司机跟着,干嘛不用?”

  “为何?”

  “摆阔呀。”司大小姐理直气壮的说。

  杜溪上:“......”

  她如此纨绔又坦率的态度,反而让杜溪上安心了。

  他觉得司玉藻很快就要像他一样退学了,故而他们可以计划下未来。

  “如果去留学,你偏向哪个学校?”杜溪上直接问她。

  司玉藻道:“我还没毕业呢,为什么要去留学?”

  “假如。”杜溪上说,“就是做个假设。”

  司玉藻认真想了片刻。

  她足足想了五分钟:“如果不念这所医科学堂的话,我还是回南洋。我家就在新加坡,每天放学能回家吃饭,其实挺好的。”

  杜溪上有点失望:“英国的教育应该更好。”

  “教育再好,也有差生;教育再差,也有优等生。我当初选择上海,是想靠近我父母生活过的地方,我是很恋家的。”司玉藻道,“是假设而已。对了,前面路口左拐,一直往前,该拐弯的时候我告诉你。”

  杜溪上的心思不再开车上。

  他把车子拐了弯,继续问司玉藻:“女孩子总要结婚的,太恋娘家不太好。你去过英国吗?”

  “去过,我阿爸有飞机,我们去哪里都很方便。再说,新加坡就是英国人的,我还跟总督的女儿关系很好。”司玉藻道。

  杜溪上一路上,都在套话,想听司玉藻的种种。

  司玉藻似乎对他毫不设防,把自己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了他,然后时不时指挥他左拐右拐。

  杜溪上一路上都很平坦,他自己也不太在意,再加上这会儿天都黯淡了,路灯有点昏黄。

  他和司玉藻在一起,时间过得飞快,明明开了快一个小时的车,他却感觉不过几分钟。

  到了地方,杜溪上看到一处紧闭的大门,门口挂着灯笼。

  “这是餐厅吗?” 他有点疑惑。

  司玉藻道:“这是大院子,餐厅在院子里面。岳城老乡们常来,既是吃饭也是聚会。”

  杜溪上的疑惑就放下了。

  这个有点类似俱乐部,可能还有政治作用。

  餐厅是噱头,聚集同乡,拉帮结派,整合人脉资源才是目的。

  杜溪上自负最通世事,为了不显得像个傻狍子,他把疑惑放下了。

  “我去拿酒,上次答应带给老板的,你去敲门。”司玉藻道。

  正好这个时候,司玉藻的司机把汽车开了过来。

  杜溪上只当她是偷偷补妆或者其他,也或者是真的带了礼物,没有多想就去敲门了。

  他敲了两下,突然发现司玉藻的司机关了车灯,车子在漆黑的夜空里后退,快速开走了。

  杜溪上蹙眉。

  他不是很理解。

  司玉藻把他骗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他的车子还在,他随时可以走;他一个年轻体壮的男人,身上还带着武器,谁还能绑架他?

  他上前几步:“司小姐!”

  司玉藻的车子,一溜烟消失了,开得飞快,空气里都是引擎声。

  杜溪上很恼火。

  司玉藻实在太漂亮了,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比不上她,否则杜溪上也不会容忍她一而再再而三。

  “妖精!”他骂了句。

  待他也想要回到车子上时,院门口的灯笼突然灭了。

  这种灯笼,做成古朴的样子,里面却不是点蜡烛,而是安了灯泡,既好看又安全。

  所以,不是风吹了灯笼,而是有人关了。

  亦或者说,断电了。

  四周顿时漆黑,杜溪上全身都紧绷了,从口袋里掏出他准备好的短匕首,警戒了足足一分钟。

  没有人偷袭他,夜里格外安静,也没有脚步声。

  “搞什么鬼!”他低声骂了句。

  他这么一耽误,司玉藻的汽车已经离开三分钟了。

  他也打算走时,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杜溪上只当是司玉藻又回来了。

  他实在很想要这次约会,如果顺利的话,他今晚想要亲吻司玉藻。

  “这女人.....”他对她能回来,心里还是挺得意的。

  然而,他就听出了不对劲。

  不是一辆汽车,甚至不是司玉藻的小轿车。

  是比较重的卡车。

  他心里隐约传来了不安,急忙跑到了自己的车边,紧张开车门。

  不成想,这么一紧张,他手里的钥匙掉在地上了。

  等他捡起钥匙站起身,就听到身后有人说:“不许动!”

  三辆卡车停稳,车灯照亮,如同白昼。

  杜溪上眯了眯眼睛。

  他好像看到了军官,手里拿着的是长枪,对准了他。

  他有点懵了。

  旋即,就有两个人上前,把他按住了。

  杜溪上挣扎:“干什么?我是杜会长的儿子,你们作甚?这里是上海,你们要讲律法,凭什么抓我!”

  那军官把他的头,死死按在了车前盖上,反拷住了他的双手。

  其他人把大门踢开了。

  杜溪上的脑袋偏向了那边,借助车灯的光,他看到这是一处仓库,并不是司玉藻说的什么餐厅。

  仓库里好像有机器,也有报纸之类的。

  片刻之后,杜溪上听到有人过来说:“报告长官,地址属实,但是没有人了,估计是跑了。”

  杜溪上脑子里嗡了下。

  他此刻终于明白了。

  不是他聪明,而是他打算把这个计谋用在司玉藻身上,不成想反被将一军。

  他家里没有司家那么雄厚的背景,一旦他被扣上了帽子,他怕是只有被枪毙这一条路。

  他当即再次挣扎了起来:“不,不是我,我不知道什么印刷厂,我不是地下革命党!我只是路过。”

  有人冷冷道:“我们并没有说这是什么地方,你只是路过,怎么知道这是地下革命党的窝点?”

  杜溪上紧张中犯了个大错。

  他张口欲解释,却发现所有的言语都苍白无力,只得拼命扑通:“不是我,不是我!”

  他方才那句话,等于是认罪了。

  军官一拳打在他的脑门上,把他彻底打晕了。“总算有了点收获。”军官松了口气,“这次抓到了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