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81章 第一次杀人
  司玉藻被挟持,对方在她耳边道:“不许出声,否则我杀了你。”

  是个女人。

  司玉藻没回答,挺直了后背,让身后的女人以为她浑身僵硬,已经吓傻了。

  她是不怎么怕的。

  这种训练,她父亲给他们姐弟都做过,是防止他们遇到了意外。

  司玉藻的经验不是很丰厚,因为每次这种训练的时候,她都会发笑。而她父亲,可以把自己的儿子狠狠摔在地上,却不忍心折腾司玉藻,每每就让她混过去了。

  父亲还说:“我这是溺爱你,将来你如果出事了,尽管回来怪我,我做父亲实在不太称职。”

  司玉藻很想说,他做父亲是极其称职的。他疼爱孩子又顾家。

  只是,他总是把儿子们当下属这毛病,可能要改一改。

  想到了这里,司玉藻的小刀已经不着痕迹滑到了她的掌心里。

  “不许动!站住!”就在她要行动的时候,身后的女人突然厉喝。

  司玉藻抬眸,看到对面走廊上有人影闪过,又藏到了角落里。

  “你跑不掉了。”对面的人喊话,“叛徒也想要长命百岁吗?”

  司玉藻听出来了。

  是芳裀。

  她之前还在想,这个扼住她喉咙的女人,会不会是个好人,因为害怕才想要找个挡箭牌?

  此刻,她的疑惑消失了,这女人并非善茬。

  司玉藻小姐帮亲不帮理。芳裀是张叔叔的下属,既然是芳裀要杀的人,自然就是坏人,管她是做什么的。

  芳裀又说了句什么,这女人冷笑着答话。

  女人说话的时候,注意力稍微松懈,司玉藻留意到她的手力道轻了两分,当即抓住了这个机会。

  她快速举起了手里的刀,反手刺入了那女人的喉咙。

  她的动作很娴熟。

  这也是她阿爸教过的。

  当他们遇到困境,怎么反败为胜,是她阿爸的绝活。

  司玉藻虽然不是个好下属,不能做到父亲要求的一分不差,但勉强算是个好学生,把父亲示范过的都学会了七八成。

  女人不由自主松开了,死死捂住喉咙。

  血溅了司玉藻满身满脸。

  那女人睁大了眼珠,难以置信的倒了下去。

  芳裀还在喊话,但两句之后,对方不应答了,她就做好了冲上来的准备。

  “芳裀,你过来吧。”司玉藻道。

  芳裀震惊。

  她都不知道,叛徒挟持的女学生,居然是司玉藻。

  她刚刚还在想,两分钟要击毙叛徒,就假如那个女学生命不长,那么她只能牺牲她了。

  若她真的牺牲了司玉藻,张辛眉肯定要毙了她。

  芳裀简直像是捡回了一条命。

  她快步跑过来,见叛徒已经倒在血泊里,不停抽搐挣扎,活命的可能性不大了。

  “你做的?”她看向了司玉藻。

  “嗯,她挟持了我,我就先下手为强了。”司玉藻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有点发颤,因为地上的女人不动了。

  无数次的演习,可从来没有真正杀过人,司玉藻发现想象和现实差距很大。

  想象中的利落没有,司玉藻的手莫名发颤,刀也掉到了地上。

  芳裀道:“放心,下次就好了,第一次都有点过不去。我把尸体扛走了,你把地上的血迹清理下。我会跟九爷说,记你一笔功劳。”

  说罢,芳裀脱下了叛徒的外衣,裹住了她还在流血的脖子,把她往肩头一扛。

  司玉藻很佩服。

  芳裀看着纤瘦,却有一把好力气。

  “你......是要扛着她翻墙吗?”司玉藻问。

  芳裀点头:“对,我翻墙走,走校门太过于显眼了,现在还有学生在活动。你掩护我到墙角吧。”

  卢师兄在这个时候也跑了过来。

  他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司玉藻就直接对他道:“师兄,你把地洗一洗,我马上回来。”

  地上的血迹,让卢师兄觉得很浪费。他看了一会儿,想象这些血装在袋子里,给病人救命的样子,有点肉疼。

  司玉藻陪着芳裀到了墙角。

  芳裀先把叛徒的尸体扔了出去。

  然后,她自己爬了上去。

  她快速消失在院墙的那边,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司玉藻站着看了很久。

  明明一切都归于寂静了,她还是站在那里,看着墙头。

  宋游走过来,故意放重了脚步,还用力咳嗽了声:“大小姐。”

  司玉藻这才回神。

  “怎么了?”宋游问。

  司玉藻道:“我这些年一直觉得自己缺点什么。不管是中医、西医还是跟着阿爸训练,都好像有什么没有填满,我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宋游有点担心。

  他家大小姐很容易出幺蛾子。

  司玉藻的话,到了舌尖,她意识到这是宋游,告诉了他什么,他转身就告诉她姆妈,因为他是太太的人。

  她忍住了。

  她在这个瞬间明白,她想做个战士,一个真正有用的人。

  她学医多年,都是跟着她母亲见习,哪怕自己开方子也是借助她母亲的名头;她跟着父亲学习枪法和实战,也只是过家家,从来没有人威胁过她的生命。

  她羡慕芳裀——芳裀可以站在舞台上,表演风情万种,歌喉婉转悦耳;也可以深夜扛着一个死人,身手矫捷。

  司玉藻不是被父母养在温棚里,但她的人生的确少了点真实。

  她看似离开了父母,实则保护罩从未离开过她。

  她有宋游和李效两个副官,还有渔歌。

  “我也想走真正的路。”

  司玉藻回到了教学楼。

  已经很晚了,更加不会有同学过来。卢师兄累死累活的,提了一桶又一桶的水,把地面彻底擦干净了。

  “还闻得到味道吗?”卢师兄问。

  司玉藻果然闻了闻。

  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是无论如何也散不掉的。

  宋游打开了手电,到处照一照,已经没什么血迹了。

  “很干净了。”宋游道。

  卢闻礼点点头:“哪怕有血迹也没关系,明早就会变成暗红色,甚至和地砖融为一体,看不出来。”

  几个人离开了教学楼。

  宋游开车过来的,如今再开回去。司玉藻坐在汽车里,慢慢想着心事。

  她沉默不语。宋游不知她今晚是吓坏了,还是打算闹幺蛾子,很担心从后视镜里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