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83章 赶走
  吃了午饭,司玉藻哈欠连连。

  张辛眉说要送她回家,她很疲倦的说:“让我在这里睡一会儿,我昨晚一夜没睡,楼上的女人不知弄什么,两点多还在跳舞。”

  张辛眉拒绝:“这是男人的床。”

  司玉藻纠正他:“这是长辈的床。张叔叔,你别让我叫叔叔的时候那么轻松,一旦有事了就不把自己当长辈了。”

  张辛眉:“......”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把需要整理的文件弄好。

  司玉藻睡了一个小时才醒。

  下午还有课,张辛眉看了眼时间,觉得来得及,就送司玉藻去了学校。

  他也问起司玉藻,到底为什么想要加入他。

  司玉藻说除了自己羡慕他和芳裀之外,也是因为她现在挺无聊的。

  这不是假的。

  “我也有过这样的阶段。”张辛眉道,“你觉得自己大了,可以顶天立地,但社会和父母觉得你还是孩子,你需要被保护,不能做大事,就会产生急切。

  然后,你就会叛逆,不想听父母的话,不愿意遵守社会的规矩,所有人都说你很难管教了。跌跌撞撞,你真的长大了,需要承担成年人应有的责任,你才会发现你并没有准备好。”

  司玉藻想了想,也许是这个道理。

  她的确很急躁。

  她也迫不及待想要变成一个大人。

  “学好你的知识,做个好学生。”张辛眉道,“这才是你现在要做的。将来你毕业了,你的保护伞就会收回去,那时候希望你不要惊慌失措,不要悔恨自己的过往。”

  司玉藻侧过脸,笑看着张辛眉。

  张辛眉不理她。

  “张叔叔,你对我真的很好。”司玉藻道,“谢谢你。”

  “不客气,这是长辈应该做的。”张辛眉把这句话还给了司玉藻。

  司玉藻下午的课,还是有点走神。

  傍晚时,宋游来接她放学,他们俩到了公寓门口,看到有人在搬家。

  有个窈窕女郎,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对着工人不时发出尖锐的声音:“当心当心,这个沙发是真皮的,弄坏了你们赔不起的。”

  “花瓶要单独放的......”

  “柜子慢一点,不能蹭掉漆,否则要赔的。”

  司玉藻上楼的路,都被这女子的鞋柜堵住了。

  她问宋游:“这是谁啊?”

  “咱们楼上的。”宋游面无表情,“大小姐稍等,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他虽然总没什么表情,但他衣着体面,模样英俊高大,很容易得到女性的好感。

  “胡小姐,您不是才搬过来吗,怎么又要搬家?”宋游尽可能温柔了声音,虽然仍是一张木脸。

  司玉藻从未听过宋游这么好声好气跟自己说话,顿时就睁大了眼睛,跟见鬼了似的。

  “宋先生呀,我很倒霉的,房东说要卖掉房子,退了我所有的租金,还补偿了一个月的。我不是不讲理的,只好搬了。”女子道。

  宋游又让她把柜子先挪开,让他家大小姐上楼。

  司玉藻上了楼,对宋游说:“你以后跟我讲话也要柔声细语。”

  “不用。”

  “谁说不用?”司玉藻生气。

  “太太说的。太太说,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不是伺候你。”宋游有理有据。

  司玉藻:“.......”

  司小姐在宋游面前,是一点面子也赚不到。

  她上楼之前,还看了眼楼下忙碌的胡小姐。

  她想起自己跟张辛眉说过,楼上女人半夜跳舞,吵得她一夜未睡。结果她才回家,这女人就搬走了。

  司玉藻不免自作多情的想,是不是张辛眉要求的?

  这点小事,对大上海的张九爷来说,实在很容易办到。

  而且,听那个女郎说,房东也没有胡搅蛮缠,不仅退还了全部房租,还多给了一个月的,所以她也是高高兴兴的搬走了。

  自作多情的想法一闹出来,司玉藻立马给张辛眉打了个电话:“张叔叔,是不是你?”

  “你不是嫌弃吵吗?”张辛眉道。

  司玉藻就笑了。

  她的心情好转了不少:“那叔叔,你给我买个洋房吧,这样就不吵了。”

  “你楼上那间我买下来了。”张辛眉说,“买个洋房给你,你再诬陷我金屋藏娇,我这辈子就被你套牢了!”

  司玉藻觉得,张叔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他居然没有说错。

  依照司大小姐臭不要脸的脾气,套牢张辛眉,非要他负责的事,她是做得出来的。

  “小气!”司玉藻道。

  张辛眉反驳:“这叫防患于未然。”

  甘拜下风的司玉藻小姐,悻悻然挂了电话。

  楼上静悄悄的,她坐在沙发里听了很久,很安静,心里很甜蜜。

  渔歌做好了饭,一转眼看到司玉藻坐在沙发里傻笑,她就问宋游:“她是遇着了什么美事?”

  宋游:“少女怀春吧。”

  渔歌白了他一眼:“你这样说大小姐,当心太太打断你的腿。”

  “说实话也要被打断腿?”宋游说。

  渔歌:“......”

  她很难想象,他们家大小姐会喜欢上谁。当你爱慕一个人的时候,肯定要欣赏他的某一点或者很多点。

  要么喜欢他的容貌,要么喜欢他的人品或者才华。

  但是,司家大小姐自恋得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没有她自己优秀。论起容貌、才华、人品,司大小姐觉得自己都应该排在第一位,她能欣赏谁?

  “是张少爷吗?”渔歌问宋游。

  宋游不回答。

  渔歌继续道:“若说大小姐会喜欢谁,那一定是像老爷那样的人。我见过大小姐的朋友,只有张少爷的外貌和性格比较像老爷。”

  宋游端了渔歌切好的水果,给司玉藻送了过来,没有再理会渔歌的唠叨。

  “宋游,你说张叔叔暗恋我吗?”司玉藻突然问。

  宋游把水果放在她面前:“当然了。”

  司玉藻兴致勃勃道:“我也觉得,这个世上谁能不爱我呢?宋游,你说他对我有男女之情吗?”

  宋游:“我不回答这个问题。教唆大小姐发|春,太太会打死我。”

  司玉藻:“......”

  她想先打死宋游。

  明明很浪漫的谈话,被宋游搅合得下流又肮脏,司玉藻恨恨咬苹果,不想再谈下去了。她今天的分量的自恋,也正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