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85章 司琼枝的到来
  司玉藻看着眼前的病人。

  他虽然二十三岁了,可一张娃娃脸,皮肤又白,像个晚发育的半大孩子。

  司玉藻看着他,心中咯噔了下,没缘由想起了自己的三弟弟司宁安。

  她的三个弟弟中,老大开阊聪明寡言,虽然是她弟弟,做派却总是像她哥哥,时常就要替她做主,照顾她;老二雀舫是个混账,调皮捣蛋,他上了一次军舰就把指挥台给拆坏了,简直是人嫌狗厌。

  只有老三司宁安,白白净净,斯文腼腆,总是跟在母亲身边,对母亲和姐姐的话言听计从。

  司玉藻在气势上压不过她那两个弟弟,只能在司宁安面前充当大姐,故而格外疼爱他。

  这个病人,看到医生时,露出了孩童般的无助,好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医生身上,像极了司玉藻的小弟弟。

  “不,我们是实习医生,还在学校念书,过来看看。”司玉藻主动道。

  病人松了口气。

  他放下了牌,另一个病友顶上了他。

  卢闻礼询问他上午的一些情况,司玉藻认真做好了记录。

  快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对病人道:“我能不能给你把把脉?”

  病人是个年轻小伙子,见对方也是个大姑娘,还是个极其漂亮的大姑娘,脸上微红:“你还会把脉?”

  司玉藻道:“我家学是中医,自幼跟着母亲学过把脉,我能看看吗?”

  病人没什么抵触,自己坐到了病床上。

  司玉藻看了眼卢闻礼,让卢闻礼帮她做记录,她开始给病人诊脉。

  病人的脉象细弦,说明血液有热。气血有热就会凝滞,可能会形成肿瘤,这是她姑姑和母亲两个人综合得到的结论。

  除了脉象,司玉藻还给病人看了舌苔,见他舌苔红,且薄净,体内有痰淤。

  司玉藻把脉之后,对病人道:“你躺下,我看看你的伤处。”

  病人是骨折住院的,腿此刻被牢牢固定住。

  司玉藻也不好拆开他的,只能在四周按了按。

  她稍微一用力,病人就疼得吸气。

  “很疼吗?”司玉藻问。

  病人觉得这女孩子没什么能耐,有点无奈说:“骨头都断裂了,怎么会不疼?”

  司玉藻的眼眸骤然一亮。

  她问:“是不是时常发疼,一旦发作起来就会钻心?”

  病人说是:“断了嘛。”

  司玉藻和卢闻礼快步出了病房。

  她走得很快,卢闻礼就拉住了她:“你看出什么了?”

  “我想我知道他总是发休克的原因了,师兄快点,要不然来不及了。”司玉藻道。

  卢师兄不解。

  他跟着司玉藻,一起跑到了骨科主治医生跟前。

  骨科的医生,大多数学过中医。

  这位主治医生今年三十二岁,是圣德保最早一批毕业生,卢闻礼一直叫他师兄。

  司玉藻也就不见外,跟着叫师兄:“孙师兄,我给病人把脉之后,觉得他可能是肿瘤。”

  孙医生仔细想了想:“什么肿瘤?他的病情,不太像是肿瘤。”

  “筋瘤。有一种筋瘤,称为‘动脉瘤’,就是气血热凝导致的。病人骨折,导致动脉瘤破损,引发了脑出血,这才是他休克的原因。

  他每次休克,心脏都能复苏,说明出血不大,而且自身在愈合。可他心脏复苏一次比一次时间长,再这么下去,他怕是更加严重了。”司玉藻道。

  孙医生眉头蹙起。

  “咱们医院没有这样的设备。想要检查是不是动脉瘤出血,就需要转院,如果不是的话......”孙医生沉吟。

  他们和其他医院都有合作。

  有些设备太贵了,而且不常用,医院置办不起,就会和其他医院签好协议,当病人出现这种情况时转到他们医院去。

  圣德保医院也有其他医院没有的昂贵设备。

  只是,转院手续很复杂,且要交一笔钱,要惊动医院的领导。

  万一不是,孙医生就要受处分。

  他正在升职的关键年纪,一旦闹出了事故,怕是对他的职业生涯有损。

  “况且,我们医院没有医生能处理这样的出血。”孙医生又道,“我们只能建议病人转院。”

  司玉藻说了好半晌,孙医生都没有答应什么。

  直到第二天,卢闻礼一大清早就来到了司玉藻的公寓。

  “孙师兄打好了申请,今天上午就送病人转院去做检查。一旦确定是动脉瘤,就会聘请其他的外科医生来帮忙。”卢闻礼道。

  司玉藻大喜。

  她连饭也不想吃了,丢下筷子,对宋游道:“赶紧送我去邮局,我要给姑姑拍电报,让他们俩来一趟上海。我姑姑的医术高超,她能做这个手术。”

  卢闻礼道:“要不,你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上午去做检查,怕是要晚上或者明早才能出结果。”

  司玉藻却不管。

  她急忙给新加坡发了电报。

  她姑姑收到了电报,给她回了电,说自己这就乘坐飞机出发。

  “我姑姑七个小时后就能到。”司玉藻对卢闻礼道,“你跟医院说一声,出了结果不需要请其他的肿瘤科医生,让我姑姑来。”

  卢闻礼说好。

  医院的同僚们,都在关心此事。

  卢闻礼去新加坡见过司玉藻的姑姑,对她的印象极好,觉得她既漂亮又专业。

  下午五点,病人再次发头疼,昏厥了过去,心脏没有骤停,却也很危险。

  司琼枝也到了上海。

  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院方接待了她。

  新加坡裴氏医院的司医生,是整个亚洲都有名的,院方很热情,也想请她给肿瘤科室讲两节课。

  司琼枝和司玉藻的五官有七成相似,看到了她,就能想象司玉藻将来的样子,此事很新奇,引来了不少的医生和护士围观。

  司玉藻和卢闻礼也来了。

  司琼枝没顾上和侄女寒暄,微笑了下,对主治孙医生道:“给我看看病历。”

  孙医生急忙给了她。

  司琼枝道:“动脉瘤引发脑出血,导致休克的可能性很大。检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估计今晚。”

  他们估计的比较保守。

  半个小时后,检查结果送到了,距离病人上次发作刚刚四十个小时,距离病人今天晕厥两个小时。

  院长看完了检查结果,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眼司玉藻:“是动脉瘤引发的出血。”

  然后,他递给了司琼枝。

  司琼枝接过来扫了眼,就确定了。

  “准备手术。”司琼枝道,“肿瘤科的来观摩,其他人暂时避开吧。”司玉藻和卢闻礼挤不进去,只得退到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