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87章 被忽悠的司玉藻
  司玉藻回来得很不凑巧,她阿爸今天出海巡逻去了。

  他还带走了开阊和宁安,特意把老二雀舫留在家里,只为了惩罚他。

  司玉藻先狠狠嫌弃了司雀舫一回,这才坐起来狼吞虎咽,把她母亲准备好的东西都吃了一遍。

  她祖父坐在旁边,对她说:“慢点吃,别噎着!”

  祖父今年快七十岁了,看上去不过六十出头的样子。常年锻炼让他保持了身材,毫无赘肉,腰背又挺拔,比他同龄人年轻快十岁。

  “渔歌那丫头,真应该打一顿。她的手艺和家里的厨娘差太远了,明明是一起教的,可见她不用心。”玉藻吃得满嘴都是。

  顾轻舟啧道:“嘴巴里有东西不许说话。”

  她不许司玉藻说,自己倒是说开了,“渔歌天天照顾你,还有空钻研厨艺?你倒是自己洗衣做饭试试看?”

  “姆妈你好啰嗦。”司玉藻道。

  她吃得很快,片刻的功夫就把一顿饭给吃完了。

  放下筷子,她才说了自己这次回新加坡的原因。

  她如实告诉了母亲和祖父。

  祖父深吸了一口烟,听到司玉藻的话,眉宇间有了愁云:“是有如此情况。”

  司玉藻的心,顿时就掉入深渊。

  “祖父,当年都和平了,如今又要打仗吗?一旦打仗,你和阿爸是不是要上战场?”司玉藻问。

  司督军就看了眼她:“不止是我和你祖父,还有你姆妈、你姑姑和你姑父,就连你也要去做军医。

  一旦打仗,司家的人全部都要填上去,这是己任。我们享受好处,就要承担责任。”

  顾轻舟沉默。

  她不否认这话。

  司玉藻生在新加坡,一直是处于和平当中。

  自从她记事起,战火就离她的生活很远。后来,军阀混战结束,南京政府统一了华夏,司家也远离了国内的政治和军事,过上了最平静的日子。

  再后来,华夏起了战火,不少地方被日本人占领了,可司玉藻心中,只当自己是新加坡人,她没什么感触。

  她去上海,也是生活在法租界,歌舞升平。

  陡然间,她突然听到她姑姑说,她自家的地盘上,可能要遭遇战火,司玉藻慌了。

  这是她家,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她的亲人和朋友们,都在这里。就连门口她亲手种下的黄盾柱树,她都舍不得被炮灰摧毁,何况她的亲人们?

  “日本人的野心太重了。”祖父感叹道,“他们想要新加坡。新加坡是交通枢纽,早就在他们的计划之内,咱们是躲不过去的。

  不过你放心,咱们有实力拼一拼,就算英国人彻底撤走,新加坡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司玉藻心事重重。

  晚夕,她和顾轻舟两个人沿着柔佛长堤散步,海风吹在面颊上,湿润微凉:“姆妈,我.......”

  “你还是去上海。”顾轻舟道,“你放心,家里不缺你一个人。你长大了,有自己的责任和生活,你不用和家庭绑在一起。”

  “会不会......”

  “不会。”顾轻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不可能没有战争,只是早晚的事。你阿爸已经在做战前防御,我们尽可能保护好家。”

  “那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司玉藻道。

  “你在家的话,你阿爸是绝不会让你上战场的。到时候,你只能躲在后面,看着我们上前线。”顾轻舟道。

  司玉藻震惊看着她。

  顾轻舟转过脸,轻轻替她压了耳边的碎发:“你是司慕的遗孤,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你阿爸把你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要重要, 你到时候扭得过他吗?”

  司玉藻当然知道。

  她父亲是最疼爱她的。

  在父亲心中,母亲排在第一位,第二就是玉藻了。“你既然走出了新加坡,以后的路就不要和我们捆绑在一起。你要去搞清楚内心的恶魔,要去承担自己身为医学生的责任。留在新加坡,你是司小姐;留在上海,你可能是

  司医生。上海也不太平,万一真的有事,你能出一份力气。”顾轻舟道。

  司玉藻仔细想了想这话,觉得母亲言之有理。

  她留在新加坡,想要上战场就得跟她父亲斗。

  司玉藻觉得自己一点胜算也没有。

  既然如此,还不如先离开,以后再做打算。

  第二天早上,司玉藻稀里糊涂上了飞机,被她母亲送离了新加坡。

  等飞机上空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这世上爱她的人,不止她的阿爸,还有她的母亲。

  母亲对她的爱,一点也不比父亲少。

  当母亲知道新加坡要遭遇战火,她也做好了全军覆没的准备。

  把司玉藻留在新加坡,哪怕是锁在家里,司玉藻都不是安全的。

  只有将她送走,才是对她最大的保护。

  “不,我要回家!”司玉藻站起身,“咱们回新加坡。”

  可飞机的驾驶室是反锁的。

  宋游按住了她的肩膀:“大小姐,请您坐好,飞机不可能回去的,这是太太吩咐的。”

  “我怎么那样糊涂?”司玉藻只差哭了,“姆妈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总是被她骗!”“那是太太,被她骗不丢人。再说了,太太的话也有五成是正确的,你留在新加坡一点用也没有。”宋游道,“太太和师座是不会让你上战场的。一旦新加坡被攻占,多一个

  人牺牲而已,没意义。”

  司玉藻狠狠瞪他:“我们就要这么若无其事讨论牺牲吗?”

  “谁能不死?”宋游很无所谓,“生命的价值,不在于长短。”

  司玉藻彻底愣住。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心急如焚坐下来。

  她不停的想心事。

  快要下飞机的时候,宋游告诉她:“太太叮嘱我,让我和李效保证大小姐留在上海,所以你不要想如何偷偷溜走。”

  司玉藻只得跟着宋游回自己的公寓。

  在公寓楼下时,她看到有个人在偷窥她。她顺着那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了灰色衣角一闪而过。

  司玉藻蹙眉。

  宋游和李效也看到了。

  宋游给司玉藻使了个眼色。

  司玉藻会意,点点头先上楼了,等宋游去追。

  两个小时后,宋游才回来:“追到了,是上次在学校门口出现的那个人,跟着潘落英的。”“他偷窥我作甚,想替潘落英报仇?”司玉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