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88章 乱世医生的价值
  司玉藻对被人偷窥这件事,非常的不舒服。

  她让宋游去查清楚这个人。

  “上次他出现在您面前,还想要走向您的时候,我就去查清楚了。”宋游道,“连带着也查了查潘落英。”

  司玉藻认真看着他。

  宋游就道:“大小姐,他们不是其他潘家的人,就是那个潘家.......”

  司玉藻脸色骤变。

  她的眼神里,好像有一簇火焰在跳动,她死死握住了沙发的扶手,指关节也发白。

  她的生母姓潘。

  司玉藻的过往,家里人从来不避讳。

  至于她的生母潘韶,好像很年轻就去世了,怎么去世的已经说不清楚了。

  司玉藻没见过她。

  她的生母潘韶出生于一个小官吏家庭,当年她真正的外祖父是岳城政府的。潘韶自己勾搭上了司慕,并不是想做姨太太,而是想做二太太。

  这个计划失败了。

  潘韶有父亲,也有继母。而她的继母,就是她的小姨母,跟她的关系情同母女。她还有妹妹和弟弟。

  她的妹妹,后来嫁到了上海,嫁给了一位姓罗的小官员。

  当司玉藻和顾轻舟到了上海的时候,潘韶的妹妹罗太太看到了顾轻舟。她虽然不认识司玉藻,却认识顾轻舟,也见过司琼枝。

  罗太太很轻易就明白,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当初她姐姐留在司家的女儿。

  后来发生了火灾,罗家全部被烧死了,司玉藻也被她母亲带回了新加坡,她母亲不怎么提这件事了。

  她额头沁出了冷汗:“她是罗太太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亲舅舅吗?他来做什么,找我报仇吗?潘落英是我表姐,她一直都知道这件事吗?”

  这天下姓潘的人太多了。

  司玉藻至今对那位罗太太一点印象也没有,而她才出生,她生母就被赶走了,她更是不知她的容貌。

  她没见过潘家的人,也听说潘家去了东北,她压根儿就没想过潘落英跟她会有什么关系。

  不成想,竟是渊源很深。

  “大小姐,要我去处理掉他吗?”宋游问。

  司玉藻静静坐了很久。

  为什么要去处理掉他?

  好像她心虚一样。

  当年她只是个七岁的孩子,放火和杀人这两样,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我要亲自会会他!”司玉藻道,“我离开新加坡到上海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什么都不怕。”

  渔歌给她端了一碗汤。

  司玉藻喝了汤之后,心情平复了不少。

  与此同时,潘落英正把一个手提箱递给她叔叔。

  “你确定就要走了吗?”她有点舍不得。

  她从小就跟这位小叔叔关系很好。

  “嗯,公司一堆事,叔叔还要养家糊口。再说,司玉藻派人跟踪我,我不想被她的人算计。”男人说。

  潘落英有点失落。

  “那咱们假期再见,替我跟祖母问好。”潘落英道。

  她送走了她叔叔,自己回到了学校,这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她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司玉藻。

  潘落英走上前,含笑喊她:“学妹。”

  司玉藻表情复杂,静静看着她:“学姐,你叔叔走了吗?”

  潘落英道:“嗯,他是到上海办事,公事,已经回去了,要不然会被扣工钱。”

  司玉藻见她纹丝不乱,就轻轻揉了揉自己掌心的伤疤。

  伤疤深处,异样的灼热疼痛。

  司玉藻眸光微敛:“学姐,你知道他跟踪我吧?”

  “可能是路过,学妹你太多心了,我叔叔不是那种猥琐的人。”潘落英笑道,“没什么事我先进去了。”

  她始终不提罗公馆,也不提司玉藻和她的生母。

  好像潘家也很不屑于认识司玉藻一样。

  司玉藻想起家里佣人偷偷谈论一个往事,被她偷听到了。

  听说当年她出生之前,她生母就买好了男婴,打算把她丢弃。

  潘家的人,从她生母开始,就没有爱过她。

  司玉藻身上流淌的,只有司慕那一部分血液,也只有司家的人把她当至宝。

  她连夜去了趟邮局,给母亲发了封电报:“平安,想念您。”

  母亲对她的保护和好意,司玉藻接受了。

  她要留在上海,她不能辜负母亲。此刻,她母亲肯定还在大门口,等待着,万一她回头了,第一个就会看到她。

  司玉藻吸了吸鼻子。

  她把这些全部丢开,和宋游一起回家了。

  她照常上学、做实验,以及和卢闻礼见面。

  上次那个筋瘤的病人,在手术后的第六天才醒过来。

  他的情况逐渐稳定。

  “孙师兄一直在做检测,说没有再次出血,稳定住了。医院的院长说,等这个病人康复出院,要给你一封聘书,你可能下个学期就可以去医院实习了。”卢闻礼笑道,“学校从来没给过二年级学生聘书,这是头一回,你要出名了。”

  司玉藻笑了起来。

  她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院方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也是认真考虑过的。

  司玉藻在当初张辛眉中毒的时候,就对医院有过功劳;这次的筋瘤,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她的功劳、她的家学甚至她的家财,让院方愿意提出破格条件留住她。

  “那这样的话,我算是真正的医生吧?”司玉藻问。

  卢闻礼泼冷水:“实习医生,不算是真正的。”

  “但不是学生,而是医生,哪怕是实习医生。”司玉藻道,“这样,我就可以上战场了。”

  卢闻礼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师妹脑子也跟正常人不一样。

  又过了几天,筋瘤病人情况稳定,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他没有再晕厥。

  院方果然如同卢闻礼听到的小道消息那样,给司玉藻发了一封聘书,请她从明年正月十六开始,到医院实习。

  司玉藻恨不能立马飞回新加坡,把这个给她母亲看。

  “热泪盈眶了吗?”卢闻礼打量她,“哭吧,我当初接到聘书的时候,也挺激动的。”

  司玉藻啐他:“没出息。”

  她是很想哭的,可不愿意被卢师兄看笑话。

  她转移了话题,问卢师兄:“师兄,假如有了战事,你愿意上前线吗?”

  “当然!”

  他回答得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司玉藻问:“为何?”

  “保家卫国。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想要自保,就要冲在最前线。”卢闻礼说,“我愿意用我的双手换来和平。如果我战死了无福享受和平,就把它留给我的后代们。我们出生了,留下一点痕迹,才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