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92章 秘密的重量
  张辛眉手里拎着食盒,开车不过三分钟,就到了校外。

  学校入了夜不容易进,张辛眉手里拎着汤汤水水的,也不好翻墙,故而他给门口的人塞了一把钱。

  这么一耽误,就耽误了两三分钟。

  张辛眉格外急切,不知是怕食盒里的饭菜冷了还是其他,他是想冲到实验室的。

  他走得奇快,导致门口看门的人拿着钱惴惴不安:“这位.......怎么像是寻仇的?”

  张辛眉轻车熟路到了实验室,隔着门远远就听到了司玉藻的笑声。

  张辛眉的瞳仁骤缩,好像被什么刺了下。

  他深吸一口气,敲了门。

  里面传出来含混不清的声音,是卢闻礼口中衔着肉对司玉藻说:“去开门。”

  司玉藻的脚步声就逐渐靠近。

  等她看清楚门外的人是张辛眉,她又惊又喜:“张叔叔!”

  张辛眉却莫名沉了脸。

  “渔歌让我给你送菜。”张辛眉把食盒先递了过去,“怎么不回家吃饭,在这里加餐?”

  卢闻礼那吃货已经听到了说话声,叼着筷子跑过来,抢过了张辛眉手里的食盒:“你们先聊。”

  他打开了食盒,看到了渔歌做的几样菜,其中红烧肉足足有一大碗。

  卢闻礼道:“还热乎着呢.....”

  这货顿时忘了天地之间的一切外物,包括他师妹,只有眼前的红烧肉是他的真爱。

  司玉藻:“......”

  张辛眉站在门口,不太想进来,送完东西就打算走。

  司玉藻拉住了他:“进来一起吃。”

  卢闻礼听到这话,当即道:“学妹你回家去吃,这才多少,不够分啊。”

  司玉藻:“.......”

  师兄这么吃货,她面子上好无光彩,难道她还没有红烧肉可爱吗?

  师兄的热情,就不能分一点给她,让张叔叔知道她也很有魅力吗?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司玉藻无力扶额,对张辛眉道:“你等我,我拿外套。”

  出了门,寒风簌簌,司玉藻的手和脸瞬间冻得冰凉。

  湿冷的空气往她的口鼻里灌,直接入侵了五脏六腑。

  她顿时从里冷到了外。

  究其原因,大概是她从放学至今,一口吃得也没有捞着。和卢师兄在实验室半个多钟头,她都在帮忙洗小青菜。

  “冷!”司玉藻道,“明年真不想来上海了,留在新加坡多好。这个时节,我们还穿裙子呢。”

  张辛眉脚步一顿。

  他道:“上海就没值得留恋的?”

  司玉藻道:“我现在冻糊涂了,想不起来,太冷了。”

  张辛眉解开了自己的大衣扣子,一把带过她,将她裹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气息是暖烘烘的,体温把衣裳都浸透了。

  司玉藻的心跳得像打鼓,且不由自主打了个颤。

  张辛眉问:“还冷吗?”

  司玉藻没有接话。

  她没有动,任由他的大衣裹紧了她,像是进入了另一个温暖的时空。

  片刻之后,她缓缓将头靠近了他的胸口。

  贴着他的胸膛,司玉藻紊乱的思绪逐渐透出几分清明,然后她就听到了心跳声。

  强劲有力却明显过速的心跳声,在她的耳边回荡。

  她扬起了下巴,看向了张辛眉:“张叔叔,你有没有秘密要告诉我?”

  路灯下的人,面颊有点红,不知是烫的还是被寒风吹的。

  张辛眉接触到了她的目光,神色一转,推开了她。他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罩在她身上。

  他的大衣很长,几乎把司玉藻从头罩到了脚,她陷入这样的温暖中,无法拔足。

  张辛眉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到司玉藻愣愣的、痴迷的看着他的背影,他的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他喊:“你不走?”

  司玉藻这才跟上。

  她靠近了他,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且是十指相扣。

  张辛眉想要抽回。

  司玉藻握得很紧:“张叔叔,你如果没有秘密,那么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

  张辛眉没回答,任由她牵着自己,加快了脚步。

  他一路把司玉藻送回了家。

  站在司玉藻公寓的门口,他站定了脚步,垂眸看着她。

  他专注的时候,目光格外深沉,像有浓郁的深情化不开。

  他认真对司玉藻道:“我有个秘密,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司玉藻雀跃的心,被兜头泼下一瓢冷水,她冻得激灵了下。

  她的眼神格外无辜。

  “为什么?”她问张辛眉。

  张辛眉道:“因为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子。大人不仅仅要对自己负责,还要对你负责。”

  司玉藻蹙眉:“我成年了。”

  “在我心里,你还没有。你只是养在新加坡的司大小姐,活在圣德保医学堂的司同学。一个人经济都不能独立,就不算真正的大人。”张辛眉道。

  司玉藻无语看着他。

  “我们要见识过、看过,才会最终确定自己要什么,而不是走一步要一样,然后拿不下再丢下。”张辛眉道,“小孩子才这样。”

  司玉藻的心,不由自主往下沉。

  “有一天你长大了,还想听我的秘密,我就告诉你。”张辛眉道。

  说罢,他没有再次上楼,转身离开了。

  司玉藻没有动。

  她没有去追张辛眉,因为她反驳不了他的话。

  他说的,她听懂了;他未曾宣之于口的,她也明白。

  一个人不能对自己负责,就不能对她的爱情负责。

  司玉藻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她很招人爱,可张辛眉不是她的同学。万一感情失败了,他要面对更多的社会压力,甚至司家的压力。

  而且,他所做的事,并不能容许他轻易谈感情。

  司玉藻一个人站了很久。

  宋游走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大小姐。”

  司玉藻回神,全身上下已经凉透了。她唇色发紫,看了眼宋游:“我失恋了。”

  宋游道:“太冷了,回家吧大小姐。”

  司玉藻嗯了声,跟着宋游上了楼。在幽黯的楼梯里,她冰凉的面颊上有热泪滑过,那样炙热,几乎要把她的面皮烫裂。

  她在进门之前,用力一抹面颊,不动声色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渔歌在门口问:“大小姐,不吃饭吗?”

  司玉藻听到宋游的声音:“她吃好了。让她睡吧,明早起来在梳洗,她也累了一整天。”

  声音渐歇,归于寂静。司玉藻在这样的安静夜里,裹着张辛眉的大衣,失眠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