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93章 惊喜的偶遇
  窗外寒风凛冽,光秃秃的树枝被吹得簌簌作响,宛如夜啼,很凄厉。

  司玉藻躺着,心里想自己应该撒泼任性。

  可她又做不出来,因为她很理解张辛眉。太理解了,任何的怨言都说不出口。

  和张辛眉相比,她年纪太小了。小姑娘见识有限,心智不成熟,被稍微年长一点的成熟男子吸引,实属常见。

  将来她见识多了,会不会后悔自己年少无知?

  一旦她后悔了,张辛眉就没办法把她的青春年少还给她。

  他还说过,顾轻舟就像他的亲姐姐,他和司玉藻的家庭并非毫无关联。

  他要如何面对至亲一样的顾轻舟?

  更重要的,是张辛眉是个地下工作者,这意味着他的生命并非他的,他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他命悬一线的时候,把另一个人拉进他的生命里,就等于是把司玉藻拉进了他的组织里。

  司玉藻的家庭特殊,她没办法真的走进去。

  远的不说,邓高叔叔就很疼爱她,时常帮衬她,若接到了刺杀邓高的任务,她要如何自处,如何面对叔叔甚至她的父亲?

  这些,张辛眉一个字也没提,司玉藻却全懂。

  正式因为懂,脾气发不了,悲伤也显得浅薄。

  她茫然看着屋顶,心想自己刚到上海时,亲吻了张辛眉,当时的情绪是很平淡的,并无异动。

  如今,她的感受全变了,她爱上了他。

  爱情的甜蜜还没有尝到,先咬到了一口苦,司玉藻的心狠狠抽了下,疼得很剧烈。

  后来张辛眉又来找她了,她当时就在房间里,却让渔歌告诉张辛眉她不在家。

  张辛眉也明白,从此就不再来了。

  有些关系,并不是退一步就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司玉藻那几天浑浑噩噩。

  渔歌和副官们都很担心她,就带着她上街去玩。

  回来的时候,司玉藻一直看窗外,然后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子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撞上了她的汽车。

  宋游开车,急忙刹车。

  女孩子被撞倒在地,手里的东西掉得到处都是。

  司玉藻一个激灵:“撞死人了吗?”

  宋游一边开门下车,一边回答他家大小姐:“没有。”

  司玉藻被吓出一身冷汗。

  她也急忙下车。

  女孩子已经爬了起来,她手里拿着的是纸笔等物,撞飞得到处都是,好在没有损害。

  而她自己,穿着厚厚的冬衣,棉布旗袍里面是衬裤,那裤子摔破了洞。

  女孩子不说话,捡起东西就要跑。

  宋游抓住了她的胳膊:“小姐,可要送您去医院?您伤着哪里了吗?”

  女孩子的腿有点瘸:“我没事,没有摔伤。”

  司玉藻看向了她。

  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个熟人:“小姨!”

  女孩子抬眸,诧异看向了司玉藻。

  很显然,她也认识玉藻。

  “玉藻。”她又惊又喜。

  玉藻没有认错。

  她是顾纭,顾轻舟同父异母的小妹妹,玉藻见过她两次。

  一次是在岳城,那次霍钺结婚,玉藻跟着父母回来,在顾公馆门口看到了她,她当时很羞涩;第二次是在上海。

  那次顾轻舟带着玉藻来送木兰,在上海遇到了四姨太香雪。

  香雪的男人生了重病,到上海就医,正好玉藻也被救出来,来医院处理烫伤的手。

  顾轻舟和香雪说话,就让顾纭去了玉藻的病床前。

  她们俩聊了一会儿,顾纭还替玉藻梳了个辫子。

  “你什么时候来上海的?”玉藻也很惊喜,“跑什么,是着急去上班吗?”

  顾纭往后看了眼。

  她方才就是不停的往后看,好像在躲避什么。

  玉藻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瞧见。

  “小姨......”

  “我没事,我腿好像有点疼。”顾纭忙道,“你能送我去医院看看吗?”

  司玉藻说好。

  她略感狐疑,再次看了眼来路,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从角落里闪过。

  她略微蹙眉。

  见顾纭不太想提,而且想赶紧离开,司玉藻就带着她上了汽车,把她送到了圣德保医院。

  医院给顾纭做了检查,说崴到了脚,没什么大问题,回去用冷毛巾敷一敷就可以了。

  司玉藻松了口气。

  “小姨,你去我家吃饭吧,我还有很多话跟你说。”司玉藻拉着她的手。

  顾纭点点头。

  到了司玉藻的公寓,女佣渔歌把客房收拾了出来。

  顾纭也给司玉藻说起了往事。

  十一年前,她们在上海见过,那时她的继父生了癌症,到上海就医,正好遇到了。

  “我爹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就去世了。”顾纭道,“阿姐还亲自来了。”

  她说的阿姐,是指司玉藻的母亲顾轻舟。

  父母出门,不会每次都给孩子们交代去向,玉藻真不知道此事。

  “......阿姐给了我们一笔钱,还说安排我姐姐去岳城念书。”顾纭又道。

  顾纭的另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莲儿,顾轻舟跟她也有感情的,愿意资助她。

  “为了姐姐的前途,我姆妈就答应了,后来姐姐一直在岳城念书。她中学毕业之后就嫁人了,我姐夫是个教书的。”顾纭继续道。

  继父去世之后,她母亲香雪就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了岳城生活。

  顾轻舟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好好教养孩子,她果然做得很好,平日里省吃俭用,还做些零碎活计,把钱都留给了两个女儿。

  孩子们也很孝顺她。

  “我姐夫前年调任,去北平的大学教书去了,这是好差事。他没有母亲,需要一个人帮衬我姐姐带孩子和持家,我姆妈就跟着他们走了。

  他们原本也要带我去的,但我已经快毕业了,不想挪地方。我中学毕业之后,就在上海找事做,如今在报社。”顾纭又道。

  “你一个人?”司玉藻有点诧异,同时又有点羡慕。

  “嗯。”顾纭道。

  顾纭小时候很腼腆,在她继父去世之后,她们搬到了岳城,她被安排进了学校念书,性格还是没变多少,仍是很内秀。

  她不太爱说话,但自己的事能做得很周正,不需要母亲替她操心。

  她沉稳有谱,这也是为什么她母亲能跟她姐姐走。

  她母亲也觉得,岳城是个安全的地方,且顾轻舟拜托颜家照看顾纭一二,她母亲就放心留她在学校。

  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姨子,跟着姐姐、姐夫一起去生活,她母亲也担心会出乱子。

  这方面,她母亲那种做过姨太太的小心思,一览无遗。

  毕竟,她姐姐莲儿只有八根手指。姐夫不嫌弃她,母亲反而总担心女儿的残疾,时刻忧心。

  “.......我姆妈还不知道我毕业之后来上海了,她以为我在岳城。颜太太常叫我去她家吃饭,洛水姐姐也很照顾我,我姐姐姐夫他们这才放心留下我。”顾纭又解释。她虽然一个人,但她不是被抛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