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95章 张辛眉的探子
  张辛眉翌日也来看了司玉藻和顾纭。

  他给顾纭带了礼物。

  顾纭瞥向他的目光,带着几分意味不明,当即又转开了。

  “不好意思,顾小姐,你的事情我没有办妥。”张辛眉道,“人走茶凉,我也是无能为力。”

  顾纭的表情变幻了下。

  她低垂了头:“张少爷客气了,原本就是麻烦你。已经很好了,他们没有再骚扰过我。”

  他们只是派一个大个子跟着。

  那个大个子,其实更像是一个保护,至少有他在,洪门其他人不会找上门,其他的地痞流氓更是会敬而远之。

  慢慢的,顾纭明白他没有恶意,只是例行盯梢,反而放松了下来。

  而且,玉藻还派李效跟着她。

  他们客套了几句。

  后来玉藻去房间里找东西,张辛眉突然靠近了顾纭,问:“顾小姐,你拿到了什么?”

  顾纭此刻就明白了。

  张九爷不是没能力,也不是处理不好这件事,他是故意的。

  也许,那个跟着顾纭的高个子,就是张辛眉的卧底。

  他和洪门一样,想知道顾纭有没有拿到那个文件。

  但是,他不会明着来,他怕司玉藻反对,也怕司玉藻伤心。

  张九爷为了达到目的,宁愿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能的人。

  这样的人,真的很可怕。

  “我......我没有。”顾纭委屈得要哭,“我住在这里,张少爷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人搜一搜。”

  张辛眉立马挪到了旁边坐。

  正好司玉藻回来了。

  顾纭低垂着头。

  “小姨,你怎么了?”司玉藻问,“张叔叔,你是不是欺负我小姨了?”

  “谁欺负了?”张辛眉啧了声,“我是仗势欺人的吗?你不信,自己问她。”

  “没有没有。”顾纭忙道。

  司玉藻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没说什么。

  张辛眉要离开的时候,司玉藻下楼送他。

  单单他们俩时,气氛突然有点尴尬,好像连呼吸都轻了。

  张辛眉轻咳了声:“别送了,我回去了。”

  司玉藻却叫住了他:“张叔叔,你也怀疑我小姨拿了纸袋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张辛眉站定。

  司玉藻又道:“我知道你的能耐,那个人——个子特别高的那个,是不是你的暗线?”

  张辛眉沉吟了下,才道:“是的。”

  司玉藻不说话了。

  张辛眉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所以先派个人看着。玉藻,你可以放心,就让他跟着,不会伤害你小姨的。”

  司玉藻略微蹙眉。张辛眉又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和你母亲有关的人,你都觉得是亲人,要掏心掏肺。可顾纭是谁,她什么性格,她私下里到底要做什么,你真的了解吗?大小姐,留个心

  眼吧。”

  这是好话。

  可好话也很刺耳。

  张辛眉大概从未真正信任谁,身边也没有太多的亲情。

  他是关心她的,司玉藻懂,没把他的好心当驴肝肺,故而她道:“我会的,谢谢张叔叔。”

  张辛眉笑笑。

  他伸手,摸了下司玉藻的脑袋。

  司玉藻下意识想要蹭一蹭他的手,多汲取一点亲密和温暖,却又止住了。

  她的心情有了点变化,又感受到了气氛的尴尬。

  张辛眉道:“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想要的,派人告诉我。”

  司玉藻说好。

  顾纭的到来,的确是填补了司玉藻生活的空虚,把失恋的痛苦排挤了出去。

  两个人常聊天聊到深夜。

  司玉藻发现,自己和顾纭言谈投机,很多的想法都相似。

  冬天越来越冷,司玉藻的衣裳也越穿越厚。

  周五的时候,下午到了第三节课天就黯了,阴阴的像是要下雨,外面格外的冷,手伸出去片刻就僵了。

  司玉藻正在写实验报告,她上次迷迷糊糊的,欠了两次报告没交。

  她正在埋头写,突然有个女同学拍了拍她的肩膀,把一个信封递给了她:“学姐,潘学姐给你的。”

  她是一年级的女生。

  司玉藻没反应过来潘学姐是谁。

  她打开了信封,后知后觉发现,是潘落英。

  学生联合会那事,对潘落英的打击很大,她受到了报界的连名批评。学校扣除了她的奖学金,医院取消了她的实习资格。

  她苦读了三年多,眼瞧着就要毕业,是明媚的前途,却因为学生联合会的曝光而备受打击。

  司玉藻知道潘落英恨她,她无所谓。

  学生联合会欺负其他同学的时候,潘落英享受各种福利,甚至有单独宿舍,把其他女学生当女佣的时候,今天的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她性质阑珊看潘落英的信,却突然一怔。

  司玉藻连忙站起身,快步往门口走去。

  马璇在背后喊她:“你还没写完呢,等会儿下课我要把报告送到办公室去,玉藻!”

  司玉藻没理会她,快步跑了,教室里能听到她脚步的回音,可见跑得多么着急。

  马璇气恼:“不交作业要扣分的!”

  她打算把作业拖到明天早上再送去教授那边,等司玉藻一晚。

  不成想,司玉藻这么一走,半晌都没回来。

  快要下课的时候,外面传来乱哄哄的声音。

  班上的同学好奇,坐在窗边的同学伸头去瞧。

  教授也讲完了,正在喝水,没有阻止学生们。

  “快快,女生宿舍失火了!”

  “怎么又失火?这是咱们学校第二次失火了吧?”

  “我们学校风水不好,其他的学校没这么容易走水。”

  众人哄堂大笑。

  他们没当回事。

  只有马璇和徐景然很不安,因为司玉藻这节课没回来。

  司玉藻虽然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可对待学习是很认真的,她从不乱缺课,哪怕有事,也能说得出正儿八经的理由。

  这会儿她突然无辜旷了一节课,又有女生宿舍失火,让马璇和徐景然不由想起上个学期的火灾。

  她们俩神色有点古怪。

  还有五分钟才下课,教授见学生们都没心思,就道:“今天就上到这里,下课吧。”

  学生们一哄而散,全部去女生宿舍那边看热闹了。

  马璇和徐景然也跑得飞快。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有个女生道,“我的东西还在宿舍。”

  “怎么不上去救火?”马璇问。

  “整个走廊到楼梯都被泼了油,全部烧了起来。是潘学姐,她敲门让我们滚,手里拿着火把,走廊上和门口全是油味。”有个女生哭道。

  另一个女生道:“潘学姐还让我给司学姐送信,我看到司学姐上去了。”

  徐景然和马璇差点站不稳。

  马璇努力站稳了之后,转身就跑。

  徐景然喊她:“你干嘛去?”“去司玉藻家里叫人!”马璇回答,“司玉藻肯定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