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96章 记忆深处
  司玉藻被滚滚的浓烟呛醒。

  潘落英写信给她,说知道罗公馆当年的旧事。

  潘落英还说,罗太太——当年拐走司玉藻的女人,就是她的姑母。

  她说,她知道内情,能让司玉藻明白当年的秘密。

  司玉藻进了潘落英的宿舍。

  她知道潘落英是一个人住,也知道她必定心怀不轨。

  司玉藻进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

  她猜测潘落英会找帮手,毕竟联合会被人攻讦,不少学生受到了牵连,他们都是家庭富足的,怀恨在心是人之常情。

  可她没想到的,潘落英在宿舍里有四个人。

  司玉藻会点拳脚功夫,却也只是一般般。

  她要学医,中医和西医,占据了她每天的绝大多数时间。

  她的童年也过得很忙碌,没空天天像弟弟们那样跟着父亲或者其他教官。

  她父亲也派了宋游和李效在她身边,就是弥补她的缺陷。

  故而四个年轻体壮的男生,直接站在她的面前时,司玉藻落了下风。

  她与他们过了几招,打算抓起潘落英就跑,有个人突然按住了她。

  然后,不知是谁给她打了一针。

  这一针下去,司玉藻身子发软,努力想要撑住,眼皮却不受控制的阖上了,她一头栽了下去。

  司玉藻这时候才想起,她阿爸常说的江湖招数。

  每次她阿爸说的时候,她都在分神背诵她姆妈的那些药方。

  药方太难背了,她根本没她姆妈那样的天赋,全靠后天努力,故而她医术学了个半调子,功夫也稀疏。

  她阿爸和她姆妈很用心的教孩子,却可能没想到,他们的玉藻是个普通女孩子,并没有那么好的资质。

  待她醒过来,外面喧嚣不停,屋子里浓烟滚滚,火苗一簇簇的窜起。

  宿舍里已经没有了人,潘落英的被子和衣裳全部堵住了门窗,烧得噼里啪啦。

  司玉藻想起上次潘落英的小叔来,她就知道她和潘落英是表姊妹。

  “......你住手,否则我就要杀死你!”她的双手被捆在床柱上,无法逃脱,吸进了烟,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了。

  她在迷糊中,看到了女人的脸。

  那是一张很狼狈的脸。

  记忆中的屋子有烟,火苗从门缝里往里挤,司玉藻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年轻女人把匕首捅进了罗太太的小腹,然后她在屋子里浇了油,点燃了火。

  她后来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过来时,她已经在医院里,看到她睁眼,不少人围过来,凑上前七嘴八舌问东问西。

  司玉藻肺里难受,嘴巴干渴。

  “你感觉如何?”吴医生问她。这是她的主治医生,也是她的老师。

  “口渴。”司玉藻说,说罢她才发现,她根本没发出声音,只是做了个口型。

  吴医生道:“暂时别说话,等会儿会给你一杯水。”

  司玉藻下意识点了下头。

  她在病房里,看到了宋游、渔歌、李效,她的几名同学,她的小姨,以及张辛眉。

  她突然伸手,看向了张辛眉。

  张辛眉就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她看着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张辛眉握对她道:“好好休息,回头再说。”

  三天之后,司玉藻的嗓子才能正常说话,她也可以出院了。

  她给新加坡发了封电报。

  同时,她也告诉其他人,她终于想起了罗公馆旧案。

  “当时是罗太太,也就是我的亲姨母,她带走了我,想要让我去祭拜我的生母。”司玉藻对张辛眉和宋游等人说。

  同学们都走了,身边只有她的亲信和挚友,她无所顾忌。

  她是潘韶的女儿。

  潘韶得罪了司慕,被赶走了之后,没过多久就病逝了。

  这个世上,每个人的存在都有意义。潘韶当年的继母,其实也是她的姨母,她跟继母和继妹们的感情很好。

  她妹妹一直记得这件事,甚至去颜家要过司玉藻,说想要让司玉藻认潘家的外祖家。

  颜太太反对,因为司慕的遗愿是玉藻不再跟潘韶有任何关系。

  这些事,颜太太没告诉司家,免得顾轻舟和司行霈添堵。

  潘家是个小吏门第,不算大富大贵,但有点身价。

  潘韶的妹妹嫁给了姓罗的,成了罗太太。罗家后来发达了,在上海置办了那么一处豪华的房舍。

  罗太太不认识司玉藻,却认识顾轻舟。

  她听到玉藻叫顾轻舟“姆妈”。

  顾轻舟是名人,稍微推演下就知道,她根本生不出那么大的女儿,这个女孩子只可能是司玉藻。

  七岁的司玉藻还是个小孩子,她偷偷从张家溜出去玩。被罗太太骗走了,锁在罗公馆的后厨里。

  顾轻舟和张家急疯了,到处找她。

  大上海太大了,一时三刻真无从下手。

  “我记得报纸一开始说,火是从厨房烧起来的。当时是夜里,罗家都睡着了,所以全部被烧死了。”司玉藻道,“其实不是,厨房是最后烧起来的。”

  她一直记得,自己手里拿着刀,捅死了罗太太,然后把油倒在她身上,点燃了火柴,火一下子窜得老高,烧了她的头发。

  上次遇到了火灾,可能是她心中有数,深藏的记忆没有被勾起来,这次她是真的吓到了。

  恐惧的时候,记忆排山倒海击向了她,她一下子就想起来。

  当时有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带着人杀到了罗公馆。

  她跟罗太太有很多的对话。

  她们的对话,都在司玉藻年少的记忆里,那么深刻入骨。

  她听到女人说:“你们都要偿命!”

  罗太太很紧张:“你别犯浑,你男人和孩子们明明是自己把自己给烧死了,又不是我们。哪怕要追究责任,也是你作孽。”

  “你们夫妻俩,联手骗我。房子失火了,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吓坏了,都是你们。”女人厉声尖叫。

  罗太太很想推开她。

  女人却不由分说,一刀捅死了她。

  站在司玉藻的角度,清清楚楚看到那刀子捅进了罗太太的身体里,然后抽出来。血把白刃染得鲜红,司玉藻整个人都吓傻了。

  那女人咯咯狞笑,把油倒在了罗太太身上。

  她看到了司玉藻。

  她的笑容,非常的惨烈恐怖,司玉藻不敢哭,怔怔回视她。

  女人笑够了,把油桶扔了,缓缓拿出了火柴。

  火苗腾起时,先烧灼了她自己,她浑身的火焰,然后她就把剩下的火柴梗,扔向了罗太太。

  那火柴梗滑动的弧线,清清楚楚印在了司玉藻的脑海里。

  司玉藻不敢哭,她后知后觉退到了门边。

  门把被烧得滚烫,她拼命去想要扭开,然后手的皮肉和门把黏在了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后窗破了。有人裹着厚厚的湿漉漉的毯子冲进来,把司玉藻抱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