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697章 出征与告白
  司玉藻这次住院,休息了一周才出院。

  她的损失不大,就是头发烧焦了,小腿烧出了很多火疱。

  她索性剪了短发,像个女中学生,既俏皮可爱又带上了几分稚气。

  “不错,剪得很好。”宋游道。

  渔歌帮司玉藻剪的,不免得意:“是吧?我也觉得挺好。”

  司玉藻看看宋游,又看看渔歌,很不满意:“明明是我长得好,怎么就成了你剪得好?”

  渔歌拍了下她的手背,让她消停一会儿。

  等渔歌出去了,宋游坐到了司玉藻旁边的椅子上:“你想要怎么处理潘落英?学校只是开除了她和另外几个人,如果你觉得不够出气,我可以想办法。”

  司玉藻靠坐在沙发里,愣了一会儿神。

  “她是我表姐。”她突然道,“是我生母的侄女。”

  宋游沉默。

  “开除就行了,反正以后我也碰不到她,让她自生自灭去吧,算是我报答了潘韶对我的生育之情。将来我死了,到了地下见到她,也不亏欠她了。”司玉藻道。

  宋游蹙眉:“什么死不死的!”

  司玉藻翻了个白眼:“我是说老了之后。你老了不死,你是千年的王八吗?”

  宋游:“你找抽呢!”

  司玉藻缩了下脖子。

  她又问宋游:“你没给新加坡发电报吧?”

  宋游再三跟她保证:“没有。”

  这件事,她让宋游瞒着父母。

  她父亲要是知道了,肯定能把潘家全部弄死。

  母亲也会很伤心。

  他们是把玉藻当心肝宝贝的,可真正生过她的人,以及潘家,从未把玉藻当一回事。

  潘落英更因为学校的事,想要活活烧死她。

  因祸得福,玉藻一直以来的疑惑,也彻底解开了。

  她对宋游道:“我终于记了起来,我姆妈没有骗我。当年她就跟我说,是一个姓王的太太,带人灭了罗氏全家。

  可王太太去世已经两年了,那些抓起来的人如此说辞,警察不相信,最终给他们定了匪徒入室抢劫,杀人放火的罪名。”

  顾轻舟顺着蛛丝马迹,发现了真相。

  那些人没有撒谎,当年王家也是失火,可王太太没有死在其中。

  王家也是富足人家,跟罗家关系很好。

  罗公馆的先生发家,多半都是靠着王家,后来才自己做起来,甚至抢光了王家的生意。有人说,王家是有内奸的,王太太早已跟罗先生苟且。

  也有人说,这分明就是个套子,罗太太也搀和其中,是两口子弄王家的钱,逼得王家家破人亡。

  王太太死里逃生,带着匪徒过来报复,做成了抢劫杀人的假象。

  后来,王太太大仇得报,自己也死了。

  当年玉藻失踪,到罗家被灭门,前后不过四个小时。

  如果再耽误一两个小时,顾轻舟能更早找到她。

  “我印象太深刻了,亲眼看到了那刀子进出,还有火。”司玉藻继续道。

  她住院的时候,听到护士说是她杀了人。

  因为她是司行霈的女儿。

  如果换成平常人家的小姑娘,大概没人会相信这种说法,毕竟她那时候才七岁。可她是司玉藻,她家里有钱有势,世人被仇富迷住了眼。

  司玉藻听到之后做噩梦,梦里王太太不见了,只剩下她和罗太太。

  于是,那个拿刀的人,变成了她自己。

  这也是她为什么坚信自己杀人放火的原因,是那个噩梦,让她自己篡改了记忆。

  “宋游,我觉得我到上海的事情做完了,我想要回家。”司玉藻道,“我想要回到父母身边去。”

  宋游略感犹豫。

  司玉藻出来,是打算念三年半的书,如今才一年,且她明年还要去医院实习。

  再加上,新加坡越发不太平了,顾轻舟和司行霈无瑕他顾,司玉藻回去也不安全。

  “大小姐......”宋游还想要劝说什么。

  李效却从外面回来,急匆匆跑上了楼,脚步声很重。

  司玉藻和宋游都看着门口。

  李效慌乱开了门,鞋子也顾不上脱,把一叠报纸交给了司玉藻:“大小姐,打仗了,打到徐州了。”

  司玉藻和宋游急忙去翻报纸。

  ——*——*——

  半个月之后,司玉藻的学校停课了,圣德保医院也关门了。

  因为报界号召医生上前线做医疗后勤,圣德保八成的医生报了名,而在校的学生也报了九成。

  司玉藻也报名了。

  上海的医学堂不多,前线急缺医护人员,二年级以上的学生,全部可以充作正规的医护人员。

  司玉藻要去,宋游和李效没有拦着,他们俩也报名参军,被邓高纳入了自己的亲卫团。

  这件事,邓高跟司行霈通了电报。

  司行霈说,保家卫国是每个人的责任,司玉藻已经成年了,她有权力去保护她的祖国。

  司玉藻很感动,觉得她父亲信任她,疼爱她。

  但她不知道的是,新加坡也起了战火,日军正在试图攻占新加坡,司行霈分身乏术。

  让司玉藻回家,和让她留在国内,对她而言是一样的。

  司行霈早年就说过,将来一旦有了战事,他的孩子们要全部上战场,他从不食言。

  “......你和小姨留在上海,法租界还是很安全的。”司玉藻临行前一天,对女佣渔歌道,“一旦有事,记得去找张叔叔。”

  渔歌不停的抹眼泪。

  “大小姐,你能不能不去啊?你是女孩子,让他们去好了。”渔歌哭道。

  司玉藻摸了摸她的头:“傻话!等上海也陷落了,谁管你是男的女的,一样是死。不想死,就要冲上去战斗。我是医生,如果我是普通学生,我绝不搀和。”

  渔歌拦不住她,还是不停的哭。

  张辛眉一直没有来见司玉藻。

  这半个月,他应该知道司玉藻会上战场的,也知道宋游和李效已经去邓高的部队里报到了,但是他没来。

  司玉藻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结果,后勤医疗队出发那天,司玉藻站在队伍里,张辛眉来了。

  他是跟着市政的人一起来做动员的。

  动员结束,家属送别的时候,他走到了司玉藻跟前。

  他伸手,将她的军医大褂整了整:“很不错,很威猛嘛。”

  司玉藻看着他:“张叔叔......”

  她心中酸涩得厉害。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拥抱他,因为战场上炮火无眼,她虽然是做后勤,却也可能面临生死。

  若她死在了战场上,她就再也见不到她的张叔叔了。

  “我不是军人,不能离开上海。”张辛眉伸手,弹了下她的衣领,“真羡慕你,能到前线去战斗。你即将是英雄,玉藻!”

  司玉藻明白,张辛眉是地下工作者,他的战场一样残酷,而且是在上海。

  他不能离开这里。

  他没有阻拦司玉藻,正如司玉藻所言,他知道这是她的责任。

  她姓司,她父母从小就告诉过她,司家的人要顶天立地。

  她的同学和老师们都上了战场,她身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不可能留下来的。

  所以,张辛眉没有来阻拦她,也没有说什么泄气的话。

  国难当头,任何的柔情都要退居二线。

  “上次你问我,有没有秘密要告诉你。”张辛眉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很平缓。

  司玉藻抬眸看着他。

  他却突然俯身,亲吻了她的唇。

  四周的人全看到了,有人发出了叫好声,有人在偷笑,一阵哄闹。

  司玉藻却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

  张辛眉的唇,久久流连,像是要牢牢记住她的味道。

  最后,他在她的耳边说:“等胜利的时候,你活着回来,我就把秘密告诉你。我有个秘密,关于你的秘密,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听。”司玉藻的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