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0章 甜蜜的爱情
  司玉藻跟颜家的孩子感情非常好。

  颜恺和颜棋跟她都有说不完的话,虽然四年不见了。

  特别是颜棋。

  她们正在说话,司玉藻的小弟弟司宁安也来了,手里拎着点心。

  “你也来接我?”司玉藻问他。

  司宁安性格比较腼腆,皮肤又白,脸颊微红,搭不上话。

  司雀舫在旁边笑得不怀好意。

  时间不早,他们还没有说尽兴,只得临时分开了,约好了明天上午再聚。

  回去的时候,发现司宁安不跟他们走,司玉藻好奇:“你不回家?”

  “我在舅舅家吃饭。”司宁安道。

  徐歧贞出来了,再三挽留司玉藻和司雀舫:“你们俩也吃了饭再走。”

  司玉藻晚上还要去看张辛眉,怕是静不下来。

  司雀舫明白她的心情,就对徐歧贞道:“舅妈,明天吧,我们明天早点来,阿姐晚上还要去医院。”

  徐歧贞当即会意。

  司雀舫把司玉藻送回医院,在路上跟她说:“宁安天天围着棋姐姐打转。”

  司玉藻一开始没明白这话。

  后来她才突然醒悟:“真的?”

  “嗯,有一段时间了。”司雀舫坏笑道,“我跟阿爸和姆妈说了,让他们揍他。他们没理我。”

  颜棋比司宁安大整整六岁,算是司玉藻的同龄人,且司宁安今年不过十四岁。

  她无奈笑了笑。

  这件事引起了司玉藻的兴趣,她又问司雀舫:“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司雀舫道,“不过阿哥有。”

  司玉藻立马趴在座椅的靠背上:“是谁?”

  “叫张樱,是他的同学。”司雀舫笑道,“他约那女孩子看电影,偷偷牵她的手,被我看到了,我也告诉阿爸和姆妈了。阿爸笑说他是小流氓,被姆妈踢了一脚。”

  司玉藻:“.......”

  她突然发现,她两个弟弟比较早熟,而一母同胞的司雀舫,还处在到处看热闹的状态。

  “老二啊。”长姐如母的司玉藻有点忧心,“你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司雀舫没察觉。

  司玉藻:“.......”

  这孩子感情迟钝,亦或者说她另外两个弟弟早熟。

  “将来我们都结婚了,你一个人怎么办?”司玉藻道。

  司雀舫说:“阿姐,我才十六岁,你操心得太过了。”

  司玉藻一想也是。

  造化是最神奇的,现在看似最不开窍的二弟,也许将来是最早结婚的呢?

  玉藻逛了一圈,和雀舫在外面吃了饭,没有回家。

  饭后,她去了医院,坐在张辛眉的床边,给他念报纸。

  她姑姑说,张辛眉现在要听到一点声音,最好是她的声音,说什么都行。

  司玉藻不知该说什么。

  以前和张辛眉有说不完的话,可他躺在这里的时候,司玉藻的心沉沉的,话都被堵住了,唯有念报纸。

  “张叔叔,我弟弟他们都有心上人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这个做姐姐的就要比他们晚结婚了。

  我比他们大五岁了,那岂不是白长了这五岁?”司玉藻叹气,“我昨天路过了婚纱店,是战后重新开业的,所有的婚纱都是新的,真想要买一套。”

  张辛眉的手指,略微动了动。

  司玉藻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她盯着他的手,嘴里又开始叫张叔叔,胡乱说着结婚的话。

  这次,她没有看错,张辛眉的左手食指和无名指动了下。

  司玉藻急忙去给她姑姑打电话。

  司琼枝都下班回家了,匆匆赶到了医院。

  这是个很好的兆头。

  从那天之后,司玉藻每天上午坐班,下午和晚上就陪同张辛眉,干脆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病房里,住到了他旁边。

  顾轻舟和司行霈没反对。

  她的胡言乱语,让张辛眉有了点反应,给了司玉藻信心。

  她一旦有了信心,嘴巴就闲不住了。

  她跟他说起战火连天的那三年,也跟他说起自己对他的思念。“你那天亲了我,是不是故意的?后来卢师兄跟我说,好多军官和医生想要追求我,都因为知道我有了未婚夫而放弃。”司玉藻絮絮叨叨,“你肯定是故意的。你都霸占我了

  ,不能不负责任,要不然我没人要了。”

  张辛眉的眼角,倏然流下了眼泪。

  司玉藻怔愣愣看着,心中所有的乐观都撑不下去了。

  她的眼泪决堤了:“张叔叔,你是不是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不要哭,我不后悔的,霸占就霸占了吧......”

  又过了半个月,在一天清晨,司玉藻醒过来时,发现张辛眉睁开了眼睛,正茫然看着医院的屋顶。

  司玉藻披头散发,也顾不上收拾了,扑到了他的病床上,使劲亲吻了他的唇:“你醒了,你醒了!”

  张辛眉的清醒不过片刻,然后他又陷入了沉睡。

  他真正醒过来,是在五天之后。

  深度昏迷的张辛眉,在受伤之后的第五十六天,醒了过来。

  他不记得事情了,只记得司玉藻。

  “玉藻。”他双手无力,想要握紧司玉藻的,“我的......”

  话音断断续续。

  至于发生了什么,顾轻舟是谁,其他人在哪里,他全部不记得了。

  司玉藻大喜。

  “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司玉藻的眼泪止不住,一边流泪一边笑,“他变成了傻子,我就养他下半辈子。”

  张辛眉并没有傻。

  做了半个多月的康复,他就能完完整整的说话了,虽然他的记忆还是很模糊。

  他只记得司玉藻,记得自己想要和她结婚。

  “记得你阿爸吗?”司玉藻问他。

  张辛眉道:“不记得了。”

  一转眼,就到了新加坡的旧历年。

  顾轻舟和司行霈请了很多的朋友,来新加坡一起过年,包括何微和霍钺。

  战事结束,后续要如何,大家都在思考,聚在一起,可以交换想法。

  颜新侬全家也来了。

  包括霍拢静。

  司玉藻和雀舫去接外婆一家,下飞机的时候,她看到霍拢静挽住了颜一源的胳膊。

  她愣住。

  司玉藻从小就认识颜一源,她成长的过程中,颜一源一直都在新加坡。

  可她突然觉得颜一源很陌生。

  他那张喜怒不行的脸上,一直挂着淡笑,这让他的五官格外柔和,整个人的气质从阴郁变成了阳光。

  司玉藻怀疑这是另一个和她五舅舅容貌相似的人。

  “玉藻。”霍拢静故意装作看不见她的目光,“你的头发真漂亮,远处一看我还以为是你姆妈。她年轻时也有这样漂亮的长发。”

  司玉藻还没有回神,又被霍拢静给震惊了下。

  她没想到,霍拢静会跟她说笑。

  那个沉默寡言的霍拢静,也好像不见了。

  “姨母......”

  “叫舅母!”颜一源笑着提醒她,“轻舟是先认识我们的,再认识阿静的,理应我排在前面。是不是阿静?”

  “是。”霍拢静的语气很宠溺。

  司玉藻愣在了原地,最后是外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她才回神。

  “发生了什么事?”司玉藻问外婆。颜太太笑了笑:“他们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