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1章 你说你很矜持
  外婆坐飞机很不舒服,脸色不太好。

  司玉藻心里痒痒难耐,却也不好打扰外婆。

  好在洛水姨母也来了。

  司玉藻挤到了颜洛水和谢舜民的汽车里,迫不及待问起了颜一源和霍拢静的事。

  “猫做的媒。”颜洛水笑道,“阿静捡了只猫养,我和你舅舅去看过一次,那猫就天天往我们家跑......”

  司玉藻还想要仔细问,颜洛水却迫不及待问起了自己关心:“听说你跟张家的孩子要定亲了?他怎样了?”

  “已经醒了。”司玉藻道。

  她还要仔细问,颜洛水没给她机会,抢先问了她很多事。

  等回到了家里,发现另外还有亲戚朋友。

  有个非常漂亮时髦的太太,身边跟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不时哈哈大笑。

  “......真的,我一点也没老,是不是?司行霈,你当初是不是瞎了眼不要我?”司玉藻听到那个女人说。

  她不由站住了脚步。

  她看向了父母。

  父亲在翻白眼,母亲则笑得一脸温柔。

  司玉藻突然想起来,这位大概就是程渝。

  母亲偶然会说起她,说她嫁给了北平的卓大帅,又说她性格洒脱,为人豪爽。

  “你孩子都在,今天我就给你点面子,别找事啊!”司行霈低声威胁她。

  远远的,他们也看到了颜太太和颜新侬。

  顾轻舟和司行霈丢下其他客人,先迎上了颜家众人。

  “姆妈,路上辛苦了!”顾轻舟扶住了颜太太的胳膊,“累不累?”

  颜太太笑道:“有点累,真是老了不中用了。我跟你义父说,这次到了新加坡,如果环境好的话,我就不回去了,就在这里养老。”

  顾轻舟笑起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搀扶着颜太太。

  程渝挤了过来:“颜太太,您还记得我吗?”

  “卓夫人啊。”颜太太笑道,“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还是这么年轻。”

  程渝笑着扶了下自己鬓角:“老太太取笑我,您健朗矍铄,还跟从前一样。”

  顾轻舟忍不住笑她:“哟,你居然知道谦虚了。我家玉藻非要到了你这个年纪,才会知道像你这么谦逊!”

  “我这个年纪?”程渝咬了咬牙,“死丫头,我跟你一样大!”

  “我已经不是丫头了,我女儿才是。”顾轻舟道。

  颜太太大笑:“都是丫头。在我面前,你们全是小孩子。”

  这么一说话,她的疲倦减轻了不少。

  家里客人太多了,顾轻舟跟颜洛水和霍拢静眨眨眼睛,先把颜太太送到了客房去休息。

  等出来的时候,顾轻舟瞧见玉藻正缠着颜洛水,而霍拢静和颜一源一直挽着胳膊。

  他们俩比任何一对夫妻都要亲密,似乎是害怕失去彼此,他们时时刻刻粘着对方。

  顾轻舟上前:“玉藻,你不去医院看辛眉?”

  司玉藻一瞧手表,发现快过了和张辛眉约好的时间。

  “可是......”

  “快去吧,你舅舅他们又不会跑,等空闲了慢慢问。”顾轻舟笑道,“你这急性子,像你阿爸!”

  谢舜民在旁边笑。

  顾轻舟问他笑什么。

  谢舜民道:“你们女人都一样,孩子身上的优点都是像你们,缺点全是像我们。我还以为只有洛水这样......”

  他这么一说,很稳重的卓孝云也笑出声。

  男人们对视一眼,大家心照不宣。

  司玉藻回眸看了眼他们,只感觉那是一代人的时光,全部凝聚到了他们身上。而自己的年纪,是他们光阴的证明。

  她很羡慕。

  “等我将来老了,还有这么一大群至交好友吗?”司玉藻自问。

  她想着,就去了医院。

  张辛眉在不停的看手表。

  他一直蹙眉,直到司玉藻进来,他才舒了口气:“幸好,我还以为我又犯糊涂了。”

  “不是,是我来晚了。”司玉藻道,“家里今天特别热闹,可惜你还不能下床。不过,明天更加热闹,太原的人和香港的人还没到。”

  张辛眉笑了笑。

  司玉藻又道:“我五舅舅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差点认不出他了。他笑起来特别好看,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

  张辛眉看着她。

  司玉藻又道:“他跟阿静姨母,蹉跎了十几年,如今终于在一起了。他们俩可恩爱了,一眼看过去就能瞧见。”

  张辛眉微微笑着。

  他昏迷的日子,司玉藻总是对着他自说自话,如今成了习惯,一时间改不掉,甚至张辛眉有点插不上嘴。

  “我特想知道过程。”司玉藻又叹气,“晚上我回去,要磨着洛水姨母跟我说清楚。”

  她说了半晌,发现张辛眉一直目不转睛看着她。

  司玉藻摸了下自己的脸:“怎么,我脸上有灰?”

  “没有。”张辛眉道。

  他沉默了下,问司玉藻:“我不记得我们的过程了,你能告诉我吗?”

  司玉藻噎住。

  她和张辛眉,其实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过程。

  那时候,张辛眉是地下党,他一边顾念自己随时要牺牲,一边又担心司玉藻的家庭。

  毕竟司玉藻的父辈们和军方纠缠太深,哪怕退了也有亲朋。

  张辛眉不忍心把司玉藻拖入两难的境地。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司玉藻?

  他不记得了。

  哪怕记得,他也说不清楚了。就好像是癌症,什么时候得的,怎么得的,医生也说不清楚,但到了人不舒服的时候,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等张辛眉确定自己无可救药的时候,他已经泥足深陷了。

  他跑到了司玉藻出发的地方,当众亲吻了她,并且告诉她,自己会等她回来。

  他是战士,等家国危急时,他却只能躲在后方,这对他是一种煎熬。他没有阻止司玉藻,甚至很羡慕她。

  他知道会有牺牲。

  张辛眉的一生,都在承受这些,他并不害怕。

  司玉藻愿意顶天立地的死,这是她的荣耀,张辛眉为她骄傲。

  可私下里,他也是个普通人,他害怕她会出事。

  他的感情太满了,用力都藏匿不住,就好像冰山全部藏在水下,只露出那么微弱的一角。

  那一角,落在那个亲吻上。

  亲吻是如此的浅尝辄止,司玉藻却懂得那背后浓郁的深情。

  “我们的过程......”司玉藻的眼眶有点热。

  我们的过程,都是你在暗恋着苦苦煎熬,都是我在懵懂中无知索取。

  “.......我第一次到上海,你就看上了我,你说我是仙女下凡呢。”司玉藻整了整心绪,表情很认真对张辛眉说,“从那之后,你就是开始苦苦追求我了。

  我是女孩子家,当然很矜持了。我一再跟你说,我冰清玉洁不打算谈恋爱,但是你死皮赖脸的,非要跟我结婚。

  我那时候压力可大了,我这样的仙女,爱上了凡人,会不会像七仙女和董永那样呢?后来,你的虔诚感动了我,我才答应。”

  张辛眉听完了,蹙眉看着她。

  司玉藻:“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

  “你说你很矜持......”张辛眉斟酌了下,“我觉得从这句话开始,很可能后面都是假的。”

  司玉藻:“......”

  她实在气不过了,就想要挠张辛眉的痒痒。

  张辛眉怕痒,这点司玉藻才知道,他不停的躲。

  他为了制服司玉藻,把她按在了床上。

  四目相对时,张辛眉俯身,亲吻了司玉藻。

  良久,他才停下来,气息微乱:“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自己对你的感情。我想,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很爱你。”

  他热情又直白,和从前完全不同。

  司玉藻的眼眶顿时就湿了。

  因祸得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张叔叔,别无他求了,哪怕他一辈子都不记得前事。只要他还记得她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