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2章 团聚的时光
  司玉藻很感谢上苍。

  假如张辛眉还是从前的他,假如他没有失去记忆,他仍要留在上海。

  他始终记得自己是顾轻舟的弟弟,记得自己和司行霈的身份,他不能放开手脚去和司玉藻相爱。

  司玉藻在上海的那一年,他嘴上不说什么,却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她、关心她。

  “张叔叔,家里来了很多人,我真希望你能去。”司玉藻坐在张辛眉的床边,把脑袋依靠在他的腿上,侧头和他说话。

  她拉着他的手不放。

  张辛眉表情略微收敛了下。

  他问司玉藻:“你为何总叫我叔叔?咱们.......”

  司玉藻慌忙坐正了身姿,生怕到嘴的鸭子飞了。

  好在她平常扯闲话本事一流,当面撒谎也不带磕巴:“我那是为了衬托自己年轻美貌,故意打压你,把你说得很老很不中用。我是不是很漂亮?”

  张辛眉:“......”

  这句话很耳熟。

  “你如果不高兴,那我就叫你的名字好不好?你在家里行九,我叫你九哥?”司玉藻撒娇。

  张辛眉也不记得自家的事了。

  他茫然想了想:“我有那么多的兄弟姊妹?那我母亲岂不是很辛苦?”“不是,是你阿爸结婚的次数太多了,你姆妈就生了你和两个姐姐。依照你那么多的继兄弟姊妹,所以你是你父亲的第九个孩子。”司玉藻道,“我有个同学,她父母都一口

  气生了七个,厉害不厉害?”

  “挺厉害,养活起来就很辛苦。”张辛眉道。

  他也接受了这个说法。

  司玉藻毫无原则,说改就改,很快就从“张叔叔”改口叫了“九哥”,终于拉平了两个人的辈分。

  她觉得自己能屈能伸,要是个男人,哄老婆肯定很牛逼。

  为此,司玉藻一整天都美滋滋的。

  翌日,家里的客人到齐了,司家略微有点空旷的大庭院,现在住满了人,格外的热闹。

  除了父辈们,还有不少的同龄人。

  司玉藻眼花缭乱,挽住了她母亲的胳膊,低声说:“姆妈,我真想九哥也能来。”

  顾轻舟愣了下,许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后哑然失笑。

  司玉藻不解:“笑什么?我们亲亲热热的,不是很正常吗?”

  顾轻舟轻轻握了下女儿的手,笑道:“你越来越像你阿爸了。真不公平,我还想让你像我多一些。”

  司玉藻立马道:“我也像您啊,我这么漂亮,美若天仙,医术又高超,都是像您的。姆妈您不要吃醋!”

  顾轻舟:“.......”

  女儿天生更偏爱父亲,也喜欢模仿父亲,只是这么像,也挺愁人的。

  好在她的婚姻问题自己解决了。只要婆家不嫌弃她,她再如何像司行霈也无妨的。

  在顾轻舟眼里,自己的孩子就是宝贝,她只觉得玉藻很可爱。

  玉藻身上有种很浓的自信,这是浸浴过家庭宠爱长大的孩子身上才有的。在顾轻舟遇到司行霈之前,她都没有。

  她很欣慰,她和司行霈做父母未必多么成功,但对于孩子们,他们付出了所有。

  他们的孩子,也不是很完美,却都有一副铮铮铁骨,也懂得慈悲,顾轻舟很满足。

  “他能这么快好起来,已经很难得了。再给他一点时间。明年过年的时候,他就能和我们一起热闹了。”顾轻舟道。

  司玉藻点点头。

  亲戚太多了,她眼花缭乱的。

  她看到了霍钺和何微,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霍家的孩子年纪都不大,最小的那个才三岁,身上还带着奶香。

  玉藻看到她阿爸抱着霍钺的小儿子,调侃霍钺说:“霍爷,您老人家身体不错啊!”

  何微脸通红。

  顾轻舟走了过去,接过来孩子,对司行霈道:“别这么坏,嘴巴积点德!”

  司行霈不满:“我羡慕霍爷也不行?”

  “等玉藻结婚了,你就有外孙了,到时候在外孙面前你也这么说话,庄重还要不要了?你学学阿爸,如何做个长辈。”顾轻舟道。

  司行霈整个人愣住。

  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帅小伙,可一转眼,他的长子都知道悄悄拉人家姑娘的小手了,玉藻也快要出嫁了。

  看着司行霈偃旗息鼓,霍钺大笑:“一物降一物,只有轻舟能治你!早就说你了,庄重一点!”

  玉藻在旁边偷笑。

  司行霈瞧见了,说她:“去,小屁孩看什么热闹!”

  司玉藻大笑:“阿爸,您这是迁怒!看来您真的理亏了。”

  众人哄堂笑。

  司行霈彻底败下阵来,低声跟老婆抱怨:“给我一点面子嘛。”

  司玉藻听到她阿爸撒娇,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撒娇这招不错,司玉藻小姐一边嫌弃一边偷偷学会了。

  司玉藻也看到了其他人。

  她绝大多数都认识,因为大家偶然会见面,哪怕没见过的,司玉藻也看过照片。

  在众人当中,她瞧见了一个特别英俊的男人。

  这人身材高大,堪比司玉藻的阿爸,左边眉梢有一道伤疤。很奇异的是,那伤疤没有破坏他的面相,反而给他添了些硬朗。

  他高高大大站在人群里,格外引人注目。

  司玉藻走上前,问他:“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对方一愣,旋即笑了:“你是玉藻小姐吧?我是叶岫。”

  司玉藻想起来了。

  这位是山西太原叶督军的幼子,小名叫琼英,跟司玉藻的姑姑名字有一个重合的,所以她母亲说起时,她特意记住了。

  “叶琼英!”司玉藻笑道,“头一次见到真人,原来你这么英俊,只比我阿爸和我九哥差一点呢。”

  叶岫:“......”

  叶少这一生,大概是头一回听到对方这么夸人的,一时间不知该谦虚还是该反驳,愣在了原地。

  “你父亲来了吗?”司玉藻还问。

  叶岫说没有:“我陪我姐姐来的。玉藻小姐,我要去找下琴心,她刚溜开了。”

  玉藻问:“谁是琴心?”

  叶岫解释给她听。

  司玉藻这才记得,她母亲在山西时,是叶督军家的家庭教师,教三小姐叶妩念书和钢琴,后来叶妩嫁给了康昱,生了三个孩子——两女一男。

  他们最小的女儿康琴心,今年十四岁,最爱粘着她的小舅舅叶岫。

  叶岫带着她,可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没事,左右在家里,我帮你一起找。”司玉藻道。

  她和叶岫一边闲聊一边到处看看,最后在假山后面看到了康琴心。

  康琴心正举着石头,和司雀舫对立,脸上还挂着泪珠。

  “琴心。”叶岫喊了声。

  康琴心转头,眼眶里蓄积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小舅舅,他欺负我,帮我揍他!”

  司玉藻:“......”叶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