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3章 姐弟情
  司雀舫站在假山旁边,一脸的无辜。

  叶岫连忙去抱康琴心。

  他把她手中死死攥住的石头给扔了,回头不好意思冲司玉藻笑了笑:“她平时很乖的。”

  康琴心抽抽搭搭的:“小舅舅,他摸我的脸,臭流氓!”

  她今年十四岁,可能是还没有发育完全,个子不高,有点胖,又白,像个面团似的格外可爱。

  司玉藻最喜欢这种软软的胖胖的小孩子,对康琴心很有好感:“琴心,我是玉藻姐姐,我二弟怎么欺负你的,你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康琴心哭道:“他摸我的脸。”

  司雀舫尴尬摸了下自己的鼻子:“她的脸像包子.......”

  康琴心特别嫩,胖鼓鼓的,像是能掐出水,又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司雀舫看到她的脸,就觉得很柔滑,忍不住想摸。

  叶岫噗的笑出声。

  他半蹲在康琴心身边,抱住她说:“叫你少吃一点,这下被人嫌弃了吧?我就说你胖的像包子。”

  康琴心捏他的耳朵:“小舅舅!”

  她气得脸通红。

  她原本就很白,这么一红就格外醒目。加上她年纪小,不能用成人的审美去看待她,光从看孩子的角度,是非常可爱的。

  司玉藻觉得心都要萌化了。

  “你哪只手摸了人家?”司玉藻一转脸,用晚娘的脸孔看司雀舫。

  司雀舫伸出了左手。

  “拿来,我要打你的手三下。”司玉藻道。

  司雀舫更尴尬了:“阿姐,你别用哄孩子的口吻跟我讲话,很丢脸。”

  司玉藻板起脸:“你现在知道丢脸?做事不过脑子的。”

  说罢,她就用力在司雀舫的手上打了三下。

  司雀舫皮糙肉厚,毫无感觉,倒是司玉藻把自己的手打疼了。

  她低头一看,掌心都红了。

  她问康琴心:“出气了吗?”

  康琴心抱着叶岫的脖子,犹豫再三。

  司玉藻见状,又对司雀舫道:“再打三下。”

  司雀舫反而有点心疼他阿姐:“做戏过了,你手不疼啊?”

  司玉藻:“......”

  她气得揪司雀舫的耳朵。

  司雀舫呲牙咧嘴:“疼疼疼,我错了阿姐,您这么美,放过我吧。”

  康琴心忍不住偷笑。

  见她笑了,这件事才算过去了。

  叶岫抱起了她,对司玉藻道:“玉藻小姐别往心里去,孩子们打闹是常事,我们先过去了。”

  司雀舫见康琴心那么大,还需要她舅舅抱,简直是目瞪口呆。

  抱得动吗?

  这得有一百多斤吧?

  好在叶岫高大又结实,不怎么费力。

  “我的天,姆妈说孩子过了五岁就不应该抱着,她不是十四了吗?真可怕,宠得不像样子,将来谁要她!”司雀舫道。

  司玉藻拍他的脑袋:“你说话小心点,要不然又要挨揍。”

  然后,她一把搂住了弟弟的肩膀。

  雀舫已经比她高一个脑袋了,她非常用力把自己挂在他身上:“老二,你这算是开窍了吗?知道耍流氓了,真是很有出息!”

  司雀舫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他甩开了司玉藻。

  “我以为她最多七八岁,谁知道她那么大,真是个小矮子!还胖!”司雀舫道,“谁耍流氓,我就是看她的包子脸有趣。”

  司玉藻:“.......”

  司雀舫是真恼火了,不肯再回家,偷偷跑到颜舅舅家去了。

  他舅舅很疼他们,又没父亲那么严格,他和宁安都喜欢泡在舅舅家,只有老大开阊,死心塌地崇拜着他们的父亲。

  舅舅家有一个表哥,一个表姐和两个表妹,都是很友善的。

  他跟颜恺倒苦水。

  颜恺笑得直不起腰:“真有那么可爱?”

  “是挺可爱的,我逗她玩呢。真是的,她才多大点儿,就知道耍流氓,一看就不是正经孩子。”司雀舫道。

  颜恺哈哈大笑。

  表弟的痛苦他没感受到,反而是捡了个乐子。

  一转脸,他们俩都看到了司宁安。

  司宁安正和颜棋坐在钢琴前,两个人弹钢琴。他不时看一眼表姐,眼神格外的温柔。

  司雀舫对颜恺道:“我小弟是泥足深陷了。舅舅怎么说,会把表姐嫁给他吗?”

  颜恺看了眼,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小孩子家的,这是你该过问的吗?”颜恺道,“你也去玩吧。”

  完全是打发孩童的语气。

  司雀舫气得转身去祸害颜棋和司宁安了。

  他坐到了旁边,司宁安叫了声二哥,就继续弹琴。

  双人钢琴弹起来很协调,他们俩配合默契。

  “宁安,你和棋姐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司雀舫问。

  司宁安手里的节奏错了一个。

  他很白皙,听到他哥哥的话,顿时一张脸通红。

  颜棋倒是不慌不忙,笑对司雀舫道:“你怎么也染了一身的俗气?宁安是我弟弟,咱们亲近一点,你们天天取笑。”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光明磊落。

  司雀舫突然发现,表姐真是个很聪明的人。

  暧昧,像一节木桩,若是将它深埋地下,死死藏着,不提、不碰,它会悄无声息长出根须,迟早要破土而出,那时候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而对于司宁安的爱慕,颜棋坦然处之,不给它发须的机会。

  哪怕是旁人的取笑,颜棋也是自然去解释,这样就给司宁安一些暗示,让他明白,他的感情真的只是姐弟之情。

  久而久之,这暧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会被自然风干,变成干枯的枯木,不可能开花结果。

  “你要不要来?”颜棋又问司雀舫,“咱们来弹一首?”

  “我不会。”司雀舫道。

  颜棋笑道:“那你别打扰我们。宁安,继续。”

  司雀舫悻悻退了回来。

  颜恺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被嫌弃了吧?走,咱们去骑马,散散心,免得你像个搅屎棍子到处讨嫌。”

  司雀舫:“......”

  这个比喻有点糟心啊表哥!

  他挠了挠头,跟着他的表哥去骑马了。

  司玉藻不知她二弟又碰壁了,喜滋滋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

  司行霈没当回事。

  顾轻舟则去了趟叶妩和康昱下榻的院子,安慰康琴心去了。

  她这一去,直到快要开饭了都没回来。

  程渝正在到处找她。

  司玉藻就道:“姨母你别急,我去找我姆妈。”

  她到了叶妩那边。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她母亲在擦眼泪,眼睛有点红肿。

  叶妩和康昱都在,两个人眼眶也有点红。

  孩子们反而全部被叶岫领出去玩了。

  “姆妈,怎么了?”司玉藻有点担心。顾轻舟抹了泪,挤出一抹淡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