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5章 最美的贼船
  司家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新年。

  虽然有点小插曲,但很快就过去了。

  大家都在享受战后的平静。“......战争必定有牺牲,这是荣耀。”司督军听说了二宝的事,安慰顾轻舟,“新加坡围困战的时候,我两个十三岁的孙子上前线,我十九岁的孙女也在国内前线,我的儿子儿

  媳和女儿女婿,全在战场上,你当我心里好受?

  万幸的是,我们的家人还在,孩子们都活了下来,且历经了战火。往好处想,别这么难过。”

  顾轻舟点点头:“是,阿爸。”

  她果然不再表露半分。

  新年热热闹闹过完了。

  大年初三,叶妩和康昱就先回了太原府。

  叶妩跟顾轻舟说:“我父亲打算退下来,三个月他要亲自到新加坡。如果我父亲来,可能会带私兵,不知道司师座和司总司令会怎么想。”

  顾轻舟轻轻抱了下她:“这些交给男人们去考虑。过段时间,司行霈会亲自去太原府,跟你父亲商量的。”

  叶妩颔首。

  她这次来,一是享受战后余生,想放松一次;二是代表她父亲,试探司家的口风。

  她父亲只比司督军小十岁,已经顶不起庞大的山西了。

  军方势力复杂,叶督军每次应付都很吃力,总是发脾气。叶妩和继母都希望父亲能学司家父子,找个地方安享晚年。

  叶家的家财,带走十分之一都够挥霍几辈子的。

  叶妩的私心,更想和顾轻舟在一起,能偶然喝个下午茶。

  “老师,如果父亲来新加坡,我也会来的。祖父和姑姑去世之后,康家就分了家,如今我们比较自由,想去哪里都行。”叶妩道。

  顾轻舟点点头。

  大年初五,霍钺和何微也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离开了。

  国内起战事的时候,有的人逃往乡下,有的人逃往国外,霍钺就派人把何微全家都接到了香港。

  香港也经受了炮火。

  如今,他们全部住在一起,慕三娘的身体不是很好。

  “姐,你有空去香港。”何微再三道。

  顾轻舟道:“我会去的。”

  霍钺两口子初五早上走,卓孝云两口子初五下午走了。

  程渝还跟顾轻舟开玩笑:“你家老大长得不错,性格也好,给我做女婿怎样?”

  司行霈在旁边不阴不阳道:“这么难伺候的丈母娘,我儿子是去做女婿,还是去做乖孙?你不要打我家主意。”

  程渝就怒了:“给便宜你还不要......”

  卓孝云偷偷拉了下娇妻:“阿渝,咱家女儿不是‘便宜’。”

  顾轻舟在旁边笑喷。

  这些人走后,司家好像空了一大半。

  颜新侬和颜太太、颜洛水、谢舜民以及颜一源和霍拢静,他们就不打算走了。

  因为颜太太想留在新加坡休养。

  新加坡的环境很好,早春气候适宜,对颜太太和颜新侬而言很不错。

  颜洛水的两个儿子都在英国,她原本就没啥生意在岳城,战火更是阻隔了一切,如今该丢的都丢了。

  况且,她二哥和三姐回了岳城,他们可以照看。

  颜一源和霍拢静有爱饮水饱,去哪里都一样。

  “咱们选在三月,把玉藻的婚姻给办了。”顾轻舟笑道,“姆妈,您一直盼着五哥和阿静能好,如今是好了;您也盼着玉藻能长大,能结婚生子,有个好归宿。”

  颜太太点点头。

  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此前最放不下的,大概只有司玉藻了。

  顾轻舟也把这话告诉了司玉藻。

  司玉藻小姐没皮没脸,问顾轻舟:“姆妈,您给我多少陪嫁?先说好,九哥没有聘礼的,您不能嫌弃。”

  顾轻舟道:“你要什么样子的陪嫁?”

  司玉藻想了想:“房子要的,反正我没钱买,九哥所有家当都丢在上海了,现在也不能去拿,不知道他姆妈带到美国去的还有没有。

  除了房子,我还要些现金,生意就不要了,反正我在医院做事,姑姑会给我发工资。”

  “就要房子和钱?”顾轻舟失笑。

  她家这闺女,被司行霈娇养得太过了,从小什么都有,哪怕偶然贪婪,都贪得毫无创意,要的东西也都是小毛毛雨。

  “对啊,有个家,有点零花钱,还有工作和爱人,有父母和兄弟姊妹,还要什么?”司玉藻反问。

  顾轻舟一愣。

  经过战火的人,才知道宁静的可贵。

  她的玉藻不是不懂,而是太懂了。

  顾轻舟总会忘记,她是在战火前线待过三年的人,她早已不再是那个只会撒娇的小姑娘了。

  “你说得对。”顾轻舟感叹,“玉藻真懂事了。”

  女儿的陪嫁,哪怕顾轻舟不给,司行霈也会贴补上的。

  顾轻舟道:“还有一样。”

  “什么?”

  “当初张龙头去世,我就想把辛眉接到新加坡来,在你父亲的海军舰队里给他谋个职位。

  如今战事结束了,却不能不提防,海军舰队不仅不会减少,还会扩大。你父亲会给他留个官职,这也是给你的陪嫁之一。”顾轻舟道。

  司玉藻沉吟了下:“那他不能天天陪着我?”

  然而她又说, “男人是要有事业,否则他会荒废自己,就不是我喜欢的九哥了。行的,谢谢姆妈,谢谢阿爸!”

  顾轻舟摸了摸她的头。

  司玉藻欢欢喜喜,去医院把这件事告诉了张辛眉。

  张辛眉看着她笑。

  “这样高兴?”司玉藻问他。

  张辛眉道:“我总感觉,我是上了贼船。”

  “这么美的贼船,你不想上?”司玉藻反问。

  张辛眉觉得自己被调戏了,沉默了片刻,有点啼笑皆非,但更多是心中灌满了蜜。

  他昏迷了将近两个月,他差点永远醒不过来,他忘记了所有事,包括他的父母。

  但他记得自己深爱过司玉藻。

  她大概是他心中最深的牵挂,哪怕他在生死轮回走了一遭,都牢牢记住了她。

  “九哥,你会遗憾吗?”司玉藻问,“要不要等你恢复了记忆,咱们再结婚?”

  张辛眉道:“我很确定,我唯一会遗憾的,是拖延跟你的婚期。结吧,我的心知道我想要什么,它很想我早点跟你结婚。”

  司玉藻看着他笑。

  张辛眉也问她笑什么。“若是从前,你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你哪怕再喜欢我,都要深藏心里。从前你很口是心非。”司玉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