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6章 向我祈祷吧
  顾轻舟和司行霈开始准备爱女的婚礼。

  颜新侬来了之后,司督军每天都带着他去钓鱼,然后下棋。

  颜太太则跟司督军的两个姨太太一起侍弄花草。

  年轻人都忙,他们老年人就不需要特别照顾,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司玉藻要结婚了,长辈们都很高兴,小辈们也开心,唯独司行霈闷闷不乐。

  顾轻舟见他看着宾客礼单沉默抽烟,就坐到了他身边。

  他把烟灭了。

  “怎么了?”顾轻舟问他,“舍不得玉藻?”

  司行霈很怅然。

  “我刚见到她的时候,那么小,我说我是你的阿爸,她就知道叫阿爸。一转眼,也......”司行霈叹气。

  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女大不中留,再怎么舍不得,也要尊重她的意愿。

  顾轻舟靠着他的肩膀:“我还记得她刚出生的时候。要不是我们快一步,她就要被换到孤儿院去了。

  司行霈,你能想象她流落孤儿院,跟着那些小孩子抢食,长大了被弄到烟柳之地去的情景吗?”

  司行霈打了个寒颤,浑身的寒毛一层层倒立。

  他一想,就很有杀人的冲动。

  他最宝贝的女儿,岂能过那样的日子?“所以呢,我常感谢上苍。还有辛眉,若不是他的两个随从牺牲自己将他护住,被炸死就是他。那时候,你能想象玉藻的心情吗?她会孤单很久,直到我们都去世了,她弟

  弟们都成家立业了,她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顾轻舟道。

  司行霈推开她。

  他是看出来了,顾轻舟是故意吓唬他,没想让他好过。

  顾轻舟笑着,又黏了回来,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现在,咱们的玉藻长大成人了,她从战火中活了下来,她的爱人也保全了一条命。

  从此之后,她就会像我一样,过上幸福的生活,将来还会给我们生一堆漂亮可爱的外孙。这不是好事吗?”

  司行霈反手过来,轻轻抚摸了下她的头发。

  “说得对。”他同意了顾轻舟的话,“我们的女儿要走向更好的人生,这是她应得的。”

  顾轻舟又道:“婚礼上,你不要哭。”

  司行霈将她一把抱过来,将她揉进了怀里:“你取笑我!”

  每次看到顾轻舟,司行霈总会觉得时光还在,因为她的变化不怎么明显。

  也可能是朝夕相对,每天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反而察觉不到大的改变。

  她仍是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纤细的腰肢,眼底有点岁月纹路,但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他不知光阴何时流逝了,所以总以为玉藻他们姐弟还是小孩子。

  如今,他的小闺女要结婚了。

  “司慕要是还活着,在婚礼上肯定得哭,他比较软弱。”司行霈突然道。

  顾轻舟笑了起来,心中又莫名一涩。

  司慕好像是很久远的往事了,回想起来,记忆都隔了一层,真有种站在忘川边上看前世的错觉。

  “是,他得哭。”顾轻舟笑道,“玉藻这么优秀,这么好的小公主要嫁人了,从此就跟老张家的姓,能不伤心?”

  司行霈也笑了笑。

  他抚摸着顾轻舟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下:“他如果做父亲,肯定不会让玉藻上战场......他更慈爱些,咱们俩比较混账。”

  “他会把孩子宠溺得没边。”顾轻舟道,“过度宠溺也不好的,小孩子会软弱。”

  “他以前可疼琼枝了。他要是知道琼枝现在这么有本事,肯定也高兴。”司行霈道。

  说到了司慕,他们突然又说起了芳菲。

  是顾轻舟先提的。

  “......琼枝以前也恨我们,毕竟她那时候才十六七岁,后来长大了懂事了。你说,芳菲如果还活着,她会改变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眉头略微蹙了蹙。

  他很不想说司芳菲。

  那是他的亲妹妹,他那么疼爱她,她却想要算计轻舟。

  从那一刻起,司行霈心中对她的感受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可能是天性薄凉加恶毒,除了顾轻舟,谁都不是他的真爱吧。

  这样的话,他没有直接说,说出来挺叫人心凉,只是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你看阿绍,他就一直没结婚。”

  顾绍是顾轻舟的心病。

  这么多年了,他仍是一个人。有时候大家一块儿聚聚,散场的时候,只有他是独自开车回家,顾轻舟心中就特别难受。

  她很希望他能走出来。司行霈又把话题转回了司芳菲身上,做了最后的陈词:“求而不得是非常煎熬的,死是一种解脱。这不是残忍,对她而言是一种幸运吧。她现在肯定投胎转世,有了崭新的

  人生了。”

  说到死,顾轻舟又想起了她的师弟齐二宝。

  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了。

  “我真想找到他的女儿,可人海茫茫......”顾轻舟叹气,“要不咱们请术士来算一算?”

  司行霈哑然片刻:“术士能算这个?”

  “以前那位宁先生,头发很长的那位,他不是说可以通过梅花术数来计算方位吗?”顾轻舟道。

  司行霈已经不记得宁先生是何许人了。

  “你还能找到他吗?”他问。

  顾轻舟沉默。

  的确,她已经找不到那位神出鬼没的宁先生了,也就没办法找到二宝的女儿。

  那天晚上,司行霈洗澡的时候,顾轻舟对着夜空许愿。

  她没有信仰,也不知道是向谁许,反正就是那么胡乱许愿。

  “此生,让我找到二宝的女儿,我愿意吃素十年,做一百件善事。”她默默祷告。

  也不知是否有人听到了她的许愿。

  顾轻舟祈祷完毕,转身回房,没有留意到天边有一颗流星缓缓滑落,落下一道长长的光影。

  司行霈洗了澡出来,问她在做什么。

  “我在祈祷。”顾轻舟道,“希望能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二宝的女儿。”

  司行霈擦干净身上的水,一边换睡衣一边问她:“向谁祈祷的?菩萨还是上帝?”

  “向......夜空。”顾轻舟吞吐着说。

  司行霈笑喷。

  “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啊司太太!”他大笑,然后把她圈进了怀里,“向我祈祷吧,我一直都是好运气,分给你一点。我不需要供奉,把自己给我就行。”

  顾轻舟:“......”

  这叫不需要供奉吗?顾轻舟低声骂他无赖,就被司行霈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