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7章 小狗腿儿
  司玉藻要结婚,时间比较紧。

  顾轻舟在定下这件事之后,第一时间给张辛眉的母亲泗清发了电报。

  张太太人在美国,一直惦记着上海,可炮火阻断了海上航线,她想回都回不来。

  这些日子,她开始信教,每天都要去教堂,祈求上帝保佑张辛眉平安。

  接到顾轻舟电报时,她喜极而泣,当天就准备来新加坡。

  然后,顾轻舟又来了第二封电报,说正在和美国那边协商,要一条民用空中航线,派飞机去接张太太,请张太太稍等。

  自从飞机大规模用于战争,上空再也不能乱飞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打下来。

  这反而没了从前的方便。

  半个月之后,司行霈终于拿到了一条特批的航线,飞机出发去了美国。

  经过了漫长的旅途,张太太和她的两个女儿女婿以及外孙到了新加坡。

  顾轻舟特意去接她。

  “轻舟,辛眉怎样了?”张太太虽然不知出了什么事,却也知道大事不妙。

  以前张辛眉每隔半个月会发一封电报,最后好几个月没消息了。而且,她到了新加坡,张辛眉居然没亲自来接她。

  张辛眉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她母亲。

  他母亲对他而言,就是天皇老子,母亲到了这边,他哪怕是断了腿也会过来迎接的。

  张太太最了解自己的儿子,一下飞机没看到他,心中先凉了半截。

  可想到顾轻舟说张辛眉和司玉藻要结婚了了,张太太又按捺住焦躁。

  “阿姐,你上车吧,咱们路上慢慢说。”顾轻舟道。

  她和张太太泗清,当年是很好的感情,可惜后来长期不见面,生疏了很多。

  这一声阿姐,倒是把旧时记忆给叫回来了。

  然后,她又吩咐副官,先把张辛眉的两位姐姐和姐夫送到家里去,暂时先休息。

  探望张辛眉不需要去那么多人。

  太多的人,他的思绪会更加混乱。

  “辛眉没其他的问题,就是不记得事情了。”带着张太太去医院的路上,顾轻舟如此对她说。

  她把张辛眉的种种,以及他的身份,都告诉了张太太。

  张太太沉默听着。

  她丈夫和她儿子的身份,她是最清楚不过的。

  张辛眉还活着,牺牲了两个随从换来一条命,张太太稳稳坐定,情绪不动:“活着就好。”

  汽车直接去了医院。

  张辛眉正和司玉藻在医院的走廊庭院散步,他已经行动自如了。

  看到了顾轻舟,他笑了下。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张太太身上。他下意识就想做出狗腿样儿去卖个乖,回过神来,又不知这种冲动从何而来。

  他定定看着。

  张太太走上前,叫了声:“辛眉。”

  张辛眉脑子里嗡了下,一阵剧痛。他用力忍住,后背出了一层汗,表情痛得有点扭曲。

  有段记忆,呼之欲出,他遵从本能开口了:“姆妈。”

  张太太的眼眶有点热,她很努力保持着她的镇定:“还记得你姆妈,算你孝顺的。你这条命可精贵了,用别人两条命换回来的,以后得好好珍惜。”

  张辛眉脑子里一片混沌,一切都是跟着感觉走,没什么理智了:“姆妈,我错了。”

  张太太拉住了他的手。

  她看戏看到动情处会哭,听别人说伤心事也会抹泪,但她丈夫去世,她儿子生死里走了一遭,她不流泪。

  最重要的人遭遇了不幸时,她就是顶梁柱,大风大雨里她面不改色。

  她是张家最坚实的依靠。

  “知错能改,就是好样的。”张太太道,“你要结婚了,姆妈过来喝喜酒,祝你和玉藻百年好合。”

  司玉藻一直没出声。

  此刻,她才道:“谢谢伯母。”

  顾轻舟看向了女儿:“叫姆妈。从此之后,你有两个妈了。”

  司玉藻嘴巴张了张。

  “姆妈”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最重要的,这两个字分量有千斤重。

  司玉藻从小只有顾轻舟一个妈,突然之间要叫别人了,她想要开口,可舌头不太好使唤。

  她憋了很久,才声若蚊蚋叫了声“姆妈”。

  张太太很高兴,拉住了她的手,把一个小匣子塞到了她手里:“乖。”

  后来司玉藻打开,发现是一只价值连城的翡翠镯子。

  张太太要和儿子说话,司玉藻和顾轻舟暂时回避了。

  坐到了床前,张太太把儿子的头和脸都摸了一遍:“没成傻子,姆妈高兴。”

  张辛眉道:“姆妈,对不住您,我不太记得了......”

  张太太已经听顾轻舟说过了。

  昏迷了快两个月,他的记忆是模糊的,能记住的往事很有限。

  “不记得也好。”张太太说,“这样,也不算你背叛了党。你是真正死了一回,醒过来等于第二次生命了。从前的你,替党牺牲了。

  我以前总是担心,将来你要怎么收场?做细作也不能一辈子。看来,我是多余担心了,老天爷都安排好了。”

  张辛眉不知该说什么。

  他含混点点头。

  他从前的身份,顾轻舟和司玉藻也告诉了他,虽然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他暴露了,身份就没了价值,对于党国,他已经是个失败的棋子了,回去也没他的地位,他又不能领兵打仗。

  他没这个经验。

  如果他全部记得,他会痛苦。

  “你姐姐们也都来了,你先休息,明天一个个见她们。”张太太道,“你们姐弟好些年未见过了。”

  张辛眉道:“我记不住了。”

  “没必要记住,姆妈会告诉你的,重新认识一下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张太太说。

  张辛眉就笑了:“姆妈您这样说话,我倒是觉得很熟悉。”

  张太太下意识捏了他的耳朵,不轻不重:“就你淘。”

  他们母子见面,没什么感天动地的言语,就是闲话家常。

  张太太走后,张辛眉的状态好了很多,之前很多的不确定,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中午饭他们是在医院的食堂吃的,主要是陪张辛眉。

  司玉藻当时别扭了下,可既然开了口,打破了这个开端,她也就顺溜了,跟在张太太身后妈长妈短的。

  张辛眉看着他们,又看向了顾轻舟:“我也要喊你叫姆妈吗?”

  顾轻舟笑道:“要不然呢?”

  张辛眉听玉藻说过,她不是顾轻舟和司行霈亲生的,是领养的。

  所以,张辛眉觉得顾轻舟很年轻,像司玉藻的姐姐,就不太奇怪了。

  他对着这么年轻的岳母,总开不了口。

  “对啊,你还没有叫姆妈呢。”司玉藻道,“快叫一个!”张辛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