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08章 司玉藻和张辛眉的婚礼
  张辛眉比玉藻还要难开口。

  他支支吾吾了半晌,那句“妈”最终也没叫出来。

  在张太太全家到来的第二天,司琼枝和裴诚再次给张辛眉做了全身检查。

  他已经很健康了,之前左腿粉碎性骨折,如今也能行动自如。

  “你可以出院了。”裴诚道。

  司玉藻开心极了。

  司家所有人都来了,张辛眉的母亲和姐姐姐夫们也到了,一起欢迎他出院,声势浩大,让张辛眉一次性把所有人重新认识了一遍。

  他母亲的话开导了他。

  不记得就不记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重新认识不就行了吗?

  再说了,哪怕没有失忆,认识的人也可能会忘记,他是太过于钻牛角尖,才那么纠结,如今是彻底放开了。

  他没有住到司家,而是住到了饭店里。

  因为他和司玉藻即将要结婚了,依照新加坡婚嫁的风俗,他需得回避。

  司玉藻就说:“那还不如住在医院方便,我每天抽空就能去看你,一天能见好几次。你现在住在这里,我一天只能看到你一次了,很难过。”

  张辛眉搂住了她,亲吻着她的唇:“这样,好受点了吗?”

  司玉藻笑,环住了他的腰。

  又过了两天,张太太找她:“玉藻,我这次来得太过于匆忙了,聘礼都没有准备。这是支票,可以在香港的银行里取到,你不要觉得姆妈俗气。你想要什么,自己添置。”

  司玉藻接过来一瞧,吓了一跳。

  张太太给了她一个巨额支票。

  这笔钱,都够她和张辛眉挥霍两三辈子了。

  司玉藻跟顾轻舟要钱、要房子,并非贪婪,而是跟她母亲撒娇耍赖,是做女儿的恃宠而骄。

  她不是不懂事,当即把支票还给了张太太:“姆妈,你们在美国到处都要用钱,这个您留着。我和九哥都有工作,我父母陪嫁一套房子,我们能养活自己。”

  张太太道:“这是他阿爸留给他的家当,我拿了三成,七成交给了你。咱们虽然不住在一起,你也是张家的女主人了。听话,拿着!”

  司玉藻道:“这太多了。除了九哥,还有姐姐们啊,世道不同了,家产也要分给女儿。

  九哥不太记得事,我就替他做主。如果姆妈不肯收回,那我要和姐姐们平分,否则我不要了。”

  张太太不是那种矫情造作的女人,她表面上柔婉,性格里却很洒脱。

  司玉藻的话,是真心实意,张太太也看得出来。

  钱财对司家的孩子们而言,完全勾不起心中的贪念。

  张太太接受了司玉藻的好意。

  “既然如此,你看着办吧。以前我没动这笔钱,是因为辛眉还没结婚,怕将来他和他媳妇抱怨。

  你是女主人了,家产给你,你随便分配都可以。”张太太道,“只是苦了你。聘礼不多,不是张家不重视你......”

  司玉藻失笑。

  她对张太太道:“姆妈,我可是司家的大小姐,我不苦的。再说了,九哥对我好,才是实实在在的,其他什么都是虚的。”

  张太太定定看着她。

  到底是顾轻舟的女儿,哪怕不随顾轻舟的性格,也是很通透的。

  张太太很满意。

  司玉藻把这件事亲口告诉了张辛眉。

  张辛眉说:“我姆妈都说了,以后你当家做主,你来分吧,不用过问我。你是女主人,财产理应由你来分配。”

  司玉藻也问了自己的母亲。

  顾轻舟笑道:“玉藻,你以后是张家的少奶奶了,自己拿的主意要坚定。别怕,不会出错的。”

  司玉藻就有了信心。

  她找到了张辛眉的两位姐姐,说了她的安排。

  因为这笔钱是张龙头遗嘱说留给儿子的,真平分的话,张家的两位姐姐会很忐忑,更加不会要了。

  这个时候,越是公平越显得虚假。

  司玉藻就道:“我们拿五成,另外五成分给七姐和八姐。阿爸留下的家当,不能全部给我们。”

  张辛眉的姐姐就说:“我们出嫁的时候,阿爸已经给过陪嫁了,这是留给辛眉的,我们不能要。”

  可司玉藻很坚持。

  她再三说,钱太多了,她和张辛眉拿五成一辈子也挥霍不完,况且两位姐姐还要照顾母亲。

  说了半个小时,张辛眉的姐姐们接受了弟媳妇的好意。

  司玉藻拿到了张家丰厚的聘礼,存到了银行里。

  等她大婚的前夕,顾轻舟和司行霈找到了她,也把司家的聘礼给了她。

  司家还没有分家,私兵、海军舰队以及火油,不可能分的,如今能给的,只有钱。

  司行霈给玉藻的陪嫁,比张家全部的聘礼还要多。

  司玉藻哭笑不得:“你们是打算让我和九哥做一对纨绔夫妻,后半辈子坐在钱堆里无所事事吗?”

  “如果你觉得钱没地方花,可以做些资助。国内刚结束战争,情况还不稳,到时候提供些医疗物资;你舅舅的学校也需要援助。

  我们给你的,是陪嫁,这是嫁女儿的礼数。你要是不会花,阿爸可以教你。”司行霈道。

  玉藻不会哭嫁。

  她是迫不及待想要嫁给张辛眉,生怕他跑了的。

  直到此刻,她父亲给了她一笔庞大的费用,告诉她她真的嫁出去了,以后就不是司家的小姐,而是司家的姑奶奶。

  她再回司家,就是走亲戚了。

  司玉藻的心中,后知后觉涌上了不舍。

  她抱住了司行霈:“阿爸!”

  一声阿爸,眼泪就出来了,心中的难过翻江倒海。

  司行霈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司玉藻松开了司行霈,又抱住了顾轻舟。

  “以后要住在新加坡,天天见面的,你如果不想单独住,可以住在家里。”顾轻舟安慰女儿,“不要伤心。”

  司玉藻还是很伤心。

  她婚礼当天,她祖父也送了她陪嫁,是十二块古玉,个个都价值连城,比张太太给的那个翡翠值钱多了。

  “这是我的珍藏,没舍得给你阿爸,也舍不得给你那些混账弟弟,都给你了。”司督军道。

  司玉藻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眶又湿了。

  颜太太过来帮她梳妆,说:“我看着你们一代代人结婚。以前是洛水、你姆妈,如今是你了。”

  张辛眉在婚礼开始的时候,看到了穿婚纱的司玉藻。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是司玉藻的声音:“我这么美......”

  他延迟了 很多年,才遵从自己的本心,老老实实承认了:“是的,你真美!”

  这样美丽的司玉藻,胜过世间所有。他以前那么不肯正视,不肯承认自己爱上了比他小九岁的女孩子,如今终于毫无顾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