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10章 玉藻怀孕
  司玉藻的电报发出去一个月之后,陆陆续续收到了八份肯定的回复。

  她的同学马璇和徐景然都要来。

  她的师兄卢闻礼也要来。

  “师兄?”张辛眉一听这话,脸色就不是很好看,“有我忘记了的隐情吗?”

  司玉藻失笑:“没有,你如果不信,到时候自己看。”

  卢闻礼来了之后,张辛眉并没有放心。

  三年多的军旅生涯,改掉了卢闻礼那一身懒散气。他鸡窝一样的头发剪掉了,只留短短板寸。

  他原本就是个眉目俊朗的男人,又换了身整洁不起皱的衣裳,头发也清爽,整个人从气质上大变样。

  司玉藻也惊呆了:“师兄,你这人模狗样的,我差点不敢认。”

  卢闻礼道:“咋的,你们都说我变了,我以前很邋遢吗?”

  “是啊。”司玉藻道,“说不上邋遢,你那时候身上没异味,就是乱,衣裳乱头发也乱。”

  卢闻礼摸了摸自己的头:“现在不乱了吧。”

  他的视线落在了张辛眉身上。

  他笑着上前,对司玉藻和张辛眉道:“我第一次见到张先生,就觉得你们俩有戏。厉害啊学妹,还是被你追到手里,师兄敬你是条汉子!”

  张辛眉:“.......”

  他心里想这是什么鬼,他为何要对这两人不放心?

  真是白费了他一肚子陈醋。

  “师兄,你如果有了喜欢的人,我可以教你追啊。”司玉藻沾沾自喜。

  卢闻礼叹了口气:“我可能不喜欢女的。”

  司玉藻差点摔个跟头。

  “你喜欢男的?”她问。

  “我一个老爷们,喜欢什么男的?”卢闻礼道,“我可能比较爱狗。我们驻扎的村子里有一只黑狗,它被炸死的时候,我哭了三天,难受了好几个月,跟死了老婆似的。”

  司玉藻:“......”

  张辛眉:“......”

  张太太比较善良,张先生心里对卢闻礼做了评价:“此人有病!”

  早知道司玉藻的师兄都是这样的,他也不费劲去提防了。

  卢闻礼又道:“学妹,你上次不是让我去找你小姨吗?我一直没见过她。”

  当初司玉藻上了战场之后,两位副官也分别入伍。

  战时情况特殊,空中有了管制,司行霈的飞机不能再随便飞往上海,哪怕有军方的关系也不行。

  司家发电报,让渔歌回新加坡,一个人留在上海也很危险。

  顾轻舟知道顾纭也在,也给她发了一封。

  顾纭却说:“我不去新加坡了,我要去北平找我姆妈和阿姐、姐夫。”

  渔歌一个人回来了。

  她也算机灵,一路上坐车、坐船,两个月之后回到了新加坡。

  战事越来越激烈,上海也遭受了炮火洗礼,新加坡同样被日军围困,马来半岛丢失了一半,顾轻舟的消息再也传不到上海,她也没空去顾念其他人了。

  等日本投降,战争结束,已经是三年后了。

  她失去了顾纭的音讯。

  如今局势还紧张,司家情况又特殊,司行霈跟政府申请了好几次民用航道,都被拒绝了。

  所以,顾轻舟不好去上海找人。

  司玉藻只能发电报,让在国内的同学帮忙留意,顾轻舟也托了其他人去找。

  “算了,我姆妈都找不到。”司玉藻道,

  司玉藻忙碌了起来,安顿她接过来的同学。

  既要安排工作,也要安排生活,她事无巨细的操持着。

  忙得太累了,她突然就见了红。

  司琼枝让她到医院小住三天,留院观察,顾轻舟和司行霈吓坏了,急匆匆去医院看望她。

  司玉藻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怎么不跟我们说?”顾轻舟道,“这么大的事,你自己不注意?”

  “我瞧着挺好的嘛。”司玉藻挺委屈的,“想等过了头三个月再通知你们。”

  顾轻舟在她额头敲了两记。

  张辛眉已经去海军报到了,今天出海未归,不知司玉藻怀孕的消息,也不知她见红了。

  司行霈要给舰队发报。

  海里不能埋线,不好通电话,司行霈跟舰队联系仍是用电报的老办法。

  司玉藻连忙阻止他:“阿爸,九哥才入伍,不是说了新的军官也要集训三个月吗?我不能拖他的后腿。”

  司行霈蹙眉:“事业有你怀孕重要?”

  “阿爸,您讲点理。”司玉藻道。

  顾轻舟就把司行霈拉了出来。

  司行霈是关心则乱。

  “没事,咱们不是在这里吗?”顾轻舟笑道,“这点见红,小问题的。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

  “玉藻这胎怀的,是个闺女。”顾轻舟笑道,“我刚给她把脉,确定是女孩子。”

  顾轻舟的医术是出神入化的。

  她能通过把脉判断孩子的性别。

  司行霈心情顿时好转。

  他上次还跟顾轻舟说,如果玉藻怀孕了,最好先生个女儿,女儿贴心。

  儿子太糟糕了。

  可能是自家有三个儿子的缘故,司行霈觉得儿子都是讨债鬼,女儿才是小棉袄。

  “那不错。”他装得很淡然的说。

  顾轻舟故意端详他:“不兴奋吗?”

  司行霈云淡风轻:“我是毛头小子吗,还咋咋呼呼的?多大点事。”

  顾轻舟笑。

  司行霈握紧了她的手:“不准取笑我!老夫老妻的,要庄重!”

  顾轻舟就笑得停不下来。

  司玉藻的三个弟弟,也来看望姐姐。

  司雀舫一开口就直接掀了老底:“阿姐,姆妈说你这胎是个闺女。以后你闺女也像你,你和姐夫会头疼吗?”

  司玉藻:“......”

  她无力望天,人生还能不能给她留点惊喜了?

  等司玉藻五个月的时候,张辛眉才结束了第一次集训,回到了陆地上。

  看到妻子明显大起来的肚子,张辛眉愣了又愣,半晌说不出话来。

  司玉藻笑道:“感动了吗?”

  张辛眉点点头。

  他眼中浮动了水光,无论他怎么咳嗽都遮掩不掉。

  司玉藻道:“你想哭就哭,我不嘲笑你。”

  张辛眉小心翼翼搂住了她,在她唇上亲吻了下。

  司玉藻感受到了热泪滚在她脸上,心中所有的调侃也没了,只剩下浓浓的蜜意。

  她依靠着张辛眉。

  张辛眉当时兴奋过头,不知如何启齿,后来稍微平复了些,他开始问东问西。

  “你顶着这么大的肚子,难受吗?”他问司玉藻。

  司玉藻道:“是从无到有,不是一下子就这么大,习惯了。”

  晚夕,他们两口子床头夜话。

  说了很多,还提到了小姨顾纭。

  张辛眉很久没这么兴奋,精神力有点过载,他脑海中吉光片羽闪过什么。

  “我知道顾纭。”张辛眉道,“我把她藏了起来。”

  司玉藻大吃一惊:“什么?怎么藏的,藏在哪里了?”

  张辛眉想要往深入去想,然后脑子里就跟被针扎似的疼。

  他模模糊糊想起了自己的话:“.......既然是死人,怎么会被人找到?”

  他打了个激灵。

  “玉藻.......”他有点恐惧的说,“我可能......杀了她.......”

  司玉藻定定看着自己的丈夫,后背也窜起了一层薄汗,她想起了当初遇到顾纭时,顾纭是在躲避洪门的人。她握紧了张辛眉的手:“不......不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