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18章 我有了心上人
  白贤这一夜没有睡。

  他时不时做梦,梦到在咖啡店门口,顾纭义正言辞说:“狗眼看人低.......”

  一会儿又梦到她拉他的手。

  那些记忆,一帧帧全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彻夜在他的梦里逡巡。

  翌日,清晨四点多他就醒了。

  他上了二楼,帮忙将储物间的货理好,忙碌了一早上。

  负责后勤的主管看到了,递给了他一盒烟:“辛苦了,你做事手脚就是快。”

  白贤默默接过了。

  他不言语,开始用冷水冲澡。他以前是不太注意这些,在福利堂的时候,谁都是脏兮兮臭烘烘的,如今在洪门底层,更是如此。

  可他突然爱干净了。

  他在正月寒冷的空气里,用冷水把自己洗涤一遍,再涂抹上皂角。

  衣裳还是那么破旧,短褂的边磨损了些。

  等他洗好了澡,穿戴整齐,皓雪慢悠悠下楼了。

  “今天要去哪里?”皓雪突然问。

  女人的敏锐,是不太讲道理的。

  白贤:“盯梢。”

  “这都三四个月了吧?”皓雪蹙眉,“还没有盯完?干嘛呀这是?”

  “你问我?”白贤的声音毫无起伏,“又不是我下的令。”

  说罢,他转身走了。

  皓雪心里很不舒服,她去问了几个人。这个舞厅都是洪门的,有人清楚白贤的动向。

  “......是大事,弄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哪怕有点蛛丝马迹也要盯着。”那人告诉皓雪。

  皓雪这才放了心。

  她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那贱东西起了异心!死穷鬼,白吓我一跳。”

  另一个和皓雪同等地位的歌女正好路过,听到了皓雪的话。

  这位歌女年纪比皓雪大一点,就道:“你总是骂他做什么?他已经够好的了,你要是把他骂跑了,去哪里找这么好的?他既能干又老实本分。”

  “他老实?”皓雪嗤之以鼻,“十四岁就敢摸上我的床,老实个屁!男人哪里靠得住?给他点好言好语,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他这种下三滥,不配听好话。”

  说罢,她扭着细腰上楼了。

  歌女看着她,无奈摇摇头,心想这女人真是有病。

  福利堂里长大的,性格上多少有点缺陷,但像皓雪这么神经质的,还是不多见。

  歌女到底也是风尘女。

  皓雪在风尘里滚,只有把白贤的自尊心压到极低,她才有安全感,否则总担心他瞧不起她。

  她打骂都能忍受,独独忍受不了轻视。

  白贤换班的时候,顾纭正在出门。

  今天她仍是很有心事。

  白贤好像又跟她不熟了,远远坠在她身后,不敢靠得太近。

  顾纭上了电车,他就一路小跑。

  电车拐弯的时候,他看到顾纭一脸的凝重。

  她还在担心昨晚的事。

  到了报社,顾纭惴惴不安看了眼罗主笔的办公桌。

  主笔应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可罗主笔爱热闹,受不了天天一个人关在小房间里,所以他把桌子抬到了大办公室的后面。

  只是,他的桌子有旁人的两倍大,且四周空间很足。

  他还没有来。

  顾纭看了一次,整理好了自己办公桌的东西,又看了一次。

  突然,她听到身后有人问:“在找我吗?”

  办公室人还不多。

  一般情况下,罗主笔是不会这么早来上班的。

  今天他却早早到了。

  顾纭闹了个尴尬。

  “我想跟你道歉。”顾纭转回了肩膀,视线落在他脸上,低声道。

  罗主笔的脸色不太好。

  “中午一起吃饭,慢慢聊好吗?”罗主笔道,“既然是道歉,吃个饭算更有诚意吧?”

  顾纭道:“不......”

  她觉得昨天的误会,就是前天的晚饭惹出来的,现在她再也不敢接受人家的邀请了。

  罗主笔无奈叹了口气。

  他拿出一串钥匙:“你跟我来,还有二十分钟上班,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说。”

  顾纭点点头。

  罗主笔走出了办公室,开了旁边楼道的门锁。

  这是通往四楼顶楼的楼梯,平时不让上去,但罗主笔说自己灵感堵塞,需要上去吹吹风,老板就单独给了他钥匙。

  楼顶有两张椅子。

  罗主笔请顾纭坐下。

  “顾小姐,我明白了你的意思。”罗主笔靠坐的时候,不由撕了口气。

  然后,他的背就不靠在椅背上了。

  昨天被白贤推的那一下,罗主笔的后背摔青了。

  “......很抱歉,我昨天太过于唐突了。”罗主笔道,“我是以为,在众人面前跟你表白,能够彰显我的诚意,让你知道我并非和你玩闹,我是认真的。”

  但是,顾纭接受不了这种万众瞩目的求爱,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罗主笔,对不起,我有了心上人。”顾纭道。

  罗主笔想起前天晚上她那个驻足眺望、那个笑容,心里痛苦不堪。

  他为什么会输给一个粗俗的男人?

  顾纭像一朵精致无瑕的花,她怎么可能插在牛粪上?

  “我还有机会的,对吧?”罗主笔道,“你还没有结婚,我和你的心上人争抢你,也并非不道德,是不是?”

  “不。”顾纭道,“我拒绝了你。罗主笔,我不是在欲擒故纵,我是认真的。若我的拒绝给你造成了困扰,我会离职。”

  罗西元整个人僵了下。

  他心里既卑微又委屈。

  “是我错在先,怎么要你离职?”他的心在滴血,“求你别离职,否则我一生都内疚。”

  别走,哪怕得不到你,让我每天能看到你也行。

  他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遇到这么求而不得的爱情。

  后来,她和罗主笔终于谈妥了。

  罗主笔接受了她的拒绝,不再纠缠她。他们还是同事,彼此相安无事。

  顾纭下楼的时候,脚步轻快了不少,而罗主笔却没有跟着她下去。

  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抽了半盒烟,直到主编上来找他,说要交稿子,他才身上有千斤重似的站了起来。

  他的视线,越过了高楼上的栏杆,看到了楼下石凳子上坐着的人。

  那人总是一动不动,今天却用手指在地上一遍遍划着什么。

  罗主笔想要弄死他。

  可他知道,一旦他动手了,他就是暗中用阴招。

  顾纭看似柔婉,性格里却有刀枪不入的坚毅,一旦自己触犯了顾纭的底线,哪怕这个粗汉消失了,他也永远得不到顾纭。他恨恨转身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