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21章 噩梦成了真
  顾纭一上午都在发呆。

  最近这几个月,与其说洪门的人天天跟踪她,还不如说有个男人成天保护她。

  她一开始,每每看到他的安静和沉默,心里就异样的踏实。

  女孩子到了她这个年纪,如还在乡下,没有读书工作,许孩子都能满地跑了,她自然也想过婚姻。

  再加上罗主笔的追求,更让她仓皇面对自己的感情。

  顾纭始终觉得,她哪怕念书,在城里生活,骨子里还是农家女的审美。

  像石头那样的男人,在乡下肯定非常受欢迎。家里的农活,他能一手挑,不需要婆娘劳作。

  他不轻浮,农闲时不会四处瞎撩,会把家里破旧的农具和家具一一修理好。

  他长得高大壮实,村子里的闲汉们不敢欺负他的妻子和孩子,特别能保护人。

  在农家姑娘眼里,他真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因此,她也想过,若战火再不停歇,她存点钱回乡下算了。

  她母亲是有不少田地的,如今还没有卖掉,租给了四叔种。

  她可以带着石头回乡下躲避兵灾,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

  她不需要在城里工作,可以给报纸写点小文章,寄给报社。

  他们报社有好几个专栏主笔,就是乡绅家的,住在很远很偏的地方,每个月写几篇文章,稿费是不少的。

  文章寄过来,报纸再寄回去,只需要每个月去三五次镇子上。

  她觉得那样的生活一定非常美好。

  他白天下地,她在家里打扫好房子、做好饭菜,然后就读读书、写写字,两个人一起吃饭。

  将来有了孩子,就请四叔和四婶帮忙带着,反正四婶和四叔没儿没女,还租种她家的田地,肯定愿意的。

  她有一次想得失眠了。

  后来她就试探着问了他一句,才知道他已经有了未婚妻。

  顾纭不是不难受的。

  她幸好什么也没说,否则真像狐狸精一样。

  而现在呢?

  她这几天的表现,假如落在石头的未婚妻眼里,大概是很贱、很浪的。

  而石头,可能感受到了她的靠近,所以远远避开了,不想多看她。

  顾纭心里潮潮的。

  她中途去了趟洗手间,路过楼梯口的窗台,看到石头还站在外面。

  他以前都是默默做着一动不动,而他这几天,手指总在石板上写写画画,像是在练字。

  可他本人并不识字。

  顾纭就想:“他是不是很焦虑?”

  人在焦虑的时候,才会有这些小动作。

  他本身是洪门的人,天天跟着顾纭,对他的前途毫无帮助。他是不是有了其他的机会,却又摆不脱这边的跟踪,所以成天犯愁?

  顾纭不想耽误他。

  她上了一整天的班,心情都不太好,就连午饭都没去吃,一点胃口也没有。

  下班之后,以前会稍微靠近一点的白贤,这次离得更远,而且不看她。

  顾纭一整天的猜测,都得到了证实。她本身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好,可能不知不觉中,她的做派已经令人讨厌了。

  他就是在躲避她。

  顾纭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一夜未睡,想了很多的问题。

  她那个失踪同事交给她的东西里,其实有一份文件,是有人查到张辛眉暗中是地下党的密报。

  这份密报一旦落入洪门或者张辛眉手里,他们会杀掉所有经手的人。

  顾纭懦弱,却不愚蠢。

  当她看到这份文件的时候,第一个念头是必须藏起来,让它不存在。

  藏起来,她有五成的可能会死,但交出去,就是十成十了。

  所以洪门的人一开始跟踪她,她对跟踪的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也是源于心虚,因为她并不冤枉。

  她的确是藏了东西的。

  白贤在她身边,也的确是因为她。假如耽误了他的前途,她是摘不清的,她不无辜。

  可交出去呢?

  交给张辛眉,她还有可能会死。张辛眉跟司家的关系很好,可这件事牵扯太大,他为了他那条暗线无数人的命,怎么会放过顾纭?

  若是不交呢?

  洪门不会死心,张辛眉也不会,石头还得这么无所事事跟着她。

  顾纭觉得,自己一辈子软弱胆小,也一辈子贪生怕死,是该做个决定了。

  她总得勇敢一次。

  第二天,她带着浓浓的黑眼圈,走向了白贤。

  白贤往旁边退了几步,顾纭就喊住了他:“喂。”

  一句“喂”,好像把这段时间所有的交情都抹去了,他不再是“石头”,而是洪门的走狗。

  白贤的心似被什么扎了下,他抬眸看向了她。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九爷谈,你能帮我约到他吗?”顾纭问,“挺紧急的。”

  白贤愣了下。

  顾纭又问:“其实你也替九爷做事,对吧?”

  白贤没否认。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好,我去通知。”

  顾纭是司玉藻的小姨,她找张辛眉有很多种可能,但白贤就是很不安。

  那种浓烈的不安,就像在他的头顶悬了一把刀。

  等顾纭下午下班的时候,白贤主动上前答话:“九爷已经来了,你过街,那边有家咖啡店。”

  顾纭点点头。

  她进了咖啡店,又被领向了后门,最终七拐八拐,还是白贤接她。

  这次,他开了一辆车,应该是张辛眉准备好的。

  顾纭上了车,看到车窗上挂了黑漆漆的帘幔,几乎没有一点光。

  白贤开车,车子往一条弄堂里开去,最后停在一片漆黑里。

  顾纭的眼睛,很慢才适应了光线。

  张辛眉问她:“你有事?”

  “这是那份文件,我一直用油纸包好,藏在自己办公室的花盆土里。”顾纭道。

  车厢里静了下。

  大家的眼睛都适应了光线,外面略微浅淡的城市霓虹,从前挡风玻璃传进来,张辛眉的表情有点震惊。

  他把文件接了过来。

  点燃了火柴,借助一点光,张辛眉看清楚了文件,且随手点燃了。

  是洪门查到了的东西,也是他要找的。

  “我就知道,你们顾家的女人都不是善茬。”张辛眉感叹说,“洪门没把你当回事,只翻了你家,没翻你们办公室,他们都小瞧了你。”

  洪门的人,只是防止万一,其实根本不相信她偷了东西。

  他们觉得,这么个文静内秀的姑娘,怎么敢?

  只有张辛眉了解顾家的女人。

  他从未放松过对她们的警惕。

  “你会杀我灭口吗?”顾纭问他。

  白贤的手,用力握住了方向盘。

  张辛眉沉默了很久。

  车厢里开了半扇窗户,可烧过纸的味道经久不散。

  张辛眉约莫过了两分钟,才说:“你会乱说吗?”

  “我不会。”顾纭道。

  “那好,我相信你。你要记住,在上海滩,得罪我比得罪谁都可怕,别做多余的事。玉藻一直很关心你,这是为了玉藻,你明白?”张辛眉的声音很冷。

  虽然并不严厉,却叫人毛骨悚然。

  顾纭点点头。

  张辛眉叹了口气,问她:“你要什么回报?”

  顾纭沉默了下。

  她心里的话,就在嘴边,可她莫名说不出口。

  她几乎怀疑自己要哭。

  然而她没有。

  她只是顿了下,然后声音清清楚楚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您能不能跟洪门活动一下,别再派人跟着我了?”

  白贤在这一刻,听到了利刃划破空气,悬在他头上的刀,一下子将他劈成了两半。噩梦成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