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24章 吃个午饭
  “顾小姐!”

  顾纭听到身后有人这样喊。

  这声音听着熟悉却又陌生,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她,就没有停步。

  然后,那声音就在她身后不远处:“顾小姐。”

  好像才几步,远处的人就到了她身后。

  顾纭转过身。

  是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客人。

  他不是坐着了,站起来足足有电灯杆子高,隔着几步远的距离,顾纭都要抬眸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她心里突然猛跳了下。

  她微微扬起脸。

  那张脸,八个月不见,变化是挺大的。眼神好像比那时候深邃些,神色也有点不同。

  只是......

  她很意外看着他,心想:“哦,果然是熟人。”

  “顾小姐,你还记得我吗?”他又往前迈了两步。

  顾纭却往后退了一步。

  她这个动作,令他的心沉了沉,他好像一个满身污秽的人,很怕丑的也往后退了半步。

  顾纭没回答他。

  街上流水马龙,行人脚步匆匆,独独他们这方天地,静止了一样。

  他的手指不由自主攥紧了。

  “记得的,只是不太敢认。”顾纭慢慢开口,“不知现在怎么称呼您?”

  他一时语塞。

  他现在仍是叫白贤,因为洪门的人只认他这个名字,后来有个贵人赏识他做事拼命,又认得几个字,故而很器重他。

  贵人说白贤二字很好听,有文化,不单单是个粗人,就不要改了。

  他被“有文化”那句评语吸引,果然没有再改名字,一直叫到了现在。

  “......他们叫我白贤。”他道。

  顾纭道:“白爷。”

  她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听到其他客人这样叫他,果然没有听错。

  她还记得楼下那三辆汽车。

  楼上的客人,正好三位。

  短短八个月不见,他已经有了豪车和面料讲究的衬衫。

  大上海局势动荡,这样的年岁里,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暴发户到处都有。别说八个月,一两个月就能叫人改头换面了。

  “别......”他像被人打了一个耳光,羞臊难当,“顾小姐别这样称呼,你随便叫我吧,别这么......”

  顾纭礼貌笑了下。

  白贤停顿了几秒,又道:“也算是旧识了,能否请顾小姐吃午饭?”

  顾纭看了眼手表。

  原来已经到了午饭的时辰。

  今天是周末,她没什么要紧事,又正好是饭点,所有的推辞都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她还没想到一句合适的。

  白贤又道:“顾小姐赏个脸吧?”

  顾纭就想,这样不赏脸,是不识抬举的。

  他估计还在洪门混,地位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得罪了洪门的人,顾纭以后更难了,她毕竟只有自己。

  “那就多谢了。”她道。

  白贤打了个响指。

  不远不近跟着他的人,当即转身往回跑,很快就把汽车开了过来。

  他拉开了车门,请顾纭坐。

  顾纭坐到了后座上。

  他绕到了另一边,和她并排坐。车子很稳的开了出去,但车厢里沉默得很诡异。

  顾纭不开口,白贤也不说话。

  她的余光,看到他放在大腿上的左手,一直死死握紧,手背上的青筋都突出了。

  顾纭还要再看时,他留意到了,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把手环到了身子另一边。

  “最近还好?”他没话找话。

  顾纭道:“还好。”

  话题又断了。

  好在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到了餐厅门口。

  是一家很讲究的饭店。

  小伙计看到了车子,急忙过来帮忙开门,恭恭敬敬叫了声“白爷”。

  白贤充耳不闻,自己下了车,小跑着到了另一边,替顾纭开了车门。

  两个人在雅间坐下,白贤问她想吃什么,磕磕绊绊终于能说上几句话了。

  “......你现在......是洪门的白爷吗?”她突然问。

  白贤的心,被什么扎了下。

  他总感觉自己浑身都烂透了,泛出恶臭。他极力遮掩,她却偏偏想要揭开他的皮囊,看一看他烂得生蛆的血肉。

  面对自己满身肮脏,他的声音很生硬、很羞愧:“是。”

  顾纭不知该说什么。

  她也生硬接了句:“挺好。”

  这句话接得很不如意,效果好像当面嘲讽。且说打人不打脸,她这么一句挺好,就跟扇了人家一耳光似的。

  果然,白贤的身子又僵了下。

  顾纭就不怎么开口了。

  饭菜上来,她默默吃饭、吃菜,胃口好像没有变坏。

  实则她吃不下,是一口口硬塞,这样占着嘴巴,就不需要说话了。

  白贤则塞不下去。

  他喝了几口酒,心里有句话,一直在喉间打转,迫不及待往外涌。他几次压下去,最终还是没压住。

  于是他问顾纭:“你现在是一个人吗?交男朋友了吗?”

  顾纭停下了筷子。

  她抬眸看着他。

  一路上过来,他们几乎没有目光接触,眼下四目相对,她看到了他微微蹙起的眉。

  他一直在忍着什么。

  也许是痛苦。

  顾纭不知他是不是身上有伤,因为他那些克制的动作和表情,都让顾纭觉得他此刻好像承受巨大的疼痛。

  她的声音很轻:“有,不过他不在上海,去前线做战地记者去了。”

  白贤的脸色刷得惨白。

  他的手指,那么明显痉挛着,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猛然站起来:“对不起,我有点喝醉了。”

  说罢,他出了雅间。

  顾纭不是个聪明女孩子,也没经过情场,她对这一变化很不解。

  当自己不了解的时候,心里就会生出恐惧。

  他是胃不舒服吗?

  他的身子,总有点蜷缩,顾纭觉得他有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冲动。

  她再也吃不下什么了。

  约莫十分钟后,白贤才回来,脸上有水珠,白衬衫的领口湿了一片。

  他应该是去洗脸了。

  顾纭见他很不舒服,就道:“多谢您招待。要不咱们走吧,我已经吃好了。”

  白贤则道:“我.....还没吃......”

  顾纭只得重新坐下。

  气氛很尴尬,两个人也没什么话说,就这么耗着。

  顾纭忍着看手表的冲动,默默拨面前的菜。

  白贤说他还没吃,可他仍是不动筷子,只喝酒。

  这顿饭,消耗了整整两个小时。

  他送顾纭回家,在弄堂门口停了车子。

  “今天叨扰了。”顾纭说,“再见,白爷。”

  “再会,顾小姐。”

  白贤看着她往弄堂里走,转身坐回到了车子里,道:“回去。”

  他依靠着后座靠椅,这才让那些山呼海啸般的情绪淹没他。他沉浸其中,像个溺水的人,很快就出了满头虚汗。

  随从从后视镜看了眼他,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白爷,您是不是哪里疼?要去医院吗?”

  他摆摆手,从齿缝间蹦出了声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