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26章 偷吻
  初秋的天气很好,连日晴朗,人也精神。

  顾纭却脚步沉重。

  她这几天都提不起精神。

  又有另一个同事辞职了。

  这位同事是换一家报社,觉得现在的报社没什么前途了。

  老板娘没说什么。

  谁知这天下班,前同事到了报社附近,正好拦住了顾纭。

  “顾小姐,我们那边还缺个编译。你做事向来稳妥的,我想引荐你去。我刚过去,人生地不熟,你若是去了,咱们俩还算旧识。”同事笑道。

  这位同事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平日里也挺正派,且跟罗主笔关系不错。

  他之所以对顾纭上心,是因为罗主笔去前线之前,再三叮嘱他要照顾顾纭一二。

  顾纭没有和罗主笔在一起。

  白贤消失之后,罗主笔又苦苦追求了她几个月,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他越是认真,顾纭越是无法忍受,索性就跟他说,自己心上有个人,暂时不能接受其他的感情。

  后来,罗主笔跟着老板一起上前线去做战地记者了。

  他问顾纭:“若我能活着回来,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顾纭当时心里特别难过。

  炮火无眼,要她说什么?

  说不行吗?

  难道她要诅咒罗主笔回不来?

  于是她道:“好。你能活着回来,我们再谈论此事。”

  “那你在这个之前不要结婚,不要斩断我的希望。”罗主笔道。

  顾纭点点头。

  这个男人是非常爱她的,爱到宁愿把生死赌上。

  前几天吃饭时,白贤问她:你交男朋友了吗?

  她当时很想问:你是想要追求我吗?

  可这个问题,她自己给不了人家承诺。假如他说“是”,那么她就要告诉他,至少得等罗主笔活着回来,等战争结束了,她亲口拒绝了罗主笔才行。

  如果他说“不是”,那岂不是她自作多情?

  她向来面皮薄,这种尴尬她是不敢想的,这些隐情她没说。

  她和白贤,像是两个陌生人。从前他天天跟着她,是洪门的任务,是张辛眉的托付。

  后来他不是再也没出现过吗?

  若他有一分想追求她的心,也不会消失得那么彻底。

  法租界说到底也只有这么点地方。

  “......顾小姐。”同事又叫了她一声,“怎样,顾小姐?”

  同事发现她在走神。

  她最近总神思恍惚的,心里好像有很多事。她太过于内秀,哪怕有秘密也不会跟同事倾诉的,同事也不便多问。“我应该不会换地方做事。”顾纭道,“我想回乡下了,将来如果有机会,我还想给报纸写文章,做个专栏主笔。您也知道我的文笔,我想我能胜任。假如能见见新的报社的

  人,算是多一条人脉,将来好混口饭吃,我还是感谢您的。”

  同事想了想:“这样的年月,大家都不容易。那好,我跟朋友说一声,明晚一起吃个饭?”

  顾纭说好。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同事特意叫了新报社的一名女同事,免得顾纭拘谨。

  不成想,那位女同事爱好喝一杯。

  顾纭有求于人,女同事又豪爽,她只得跟着碰杯。

  喝了两杯之后,她就知道不太好了,因为她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同事很抱歉:“顾小姐,我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你怎么不推辞?”

  顾纭不太擅长推辞。

  她天旋地转的对同事说:“你帮我叫个黄包车吧。”

  那边,晚饭还没有吃完,女同事还没有喝尽兴,抱怨说顾纭碍事,同事也不好丢下新的同事去送顾纭,只得帮她叫了车。

  到了弄堂门口,顾纭还知道付钱。

  可一下车,才走了几步,她那一杯倒的酒量完全显露了。她走着走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膝盖磕在弄堂的地砖上,清脆一声,还没有走远的黄包车车夫都替她害疼。

  他想上去帮一把,又觉得这女人喝得醉醺醺的,怕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想惹麻烦,只得转身跑开了,装作没看到。

  顾纭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她挣扎了两次,准备做第三次努力的时候,有个黑影挡住了光线。

  然后,黑影俯身抱起了她。

  顾纭有点人事不知,可她没挣扎,从潜意识感受到了安全。

  她任由那人将她送回了屋子里。

  白贤是再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她喝醉的这一幕。

  他第一次知道,她居然会喝酒。

  他小心翼翼扶住了她,从她包里找到了钥匙开门,把她放到了床上。

  她落枕之后就睡着了。

  白贤替她脱了鞋子,又想打水给她擦擦脸,可他怕有动静会吵醒她。

  他只是帮她拉好了被子。

  屋子里没有开灯,他站在黑暗中,眼睛适应了光线,看得清楚她的轮廓。

  他慢慢坐到了她的床边。

  心跳得厉害,他的呼吸炙热又急促。

  他想要伸手,摸一摸心上人的脸。只有在这样的黑夜里,她睡得无知无觉,他才敢如此放肆。

  念头一起,怎么也压不下。

  他的手指,缓缓落到了她的面颊上。

  她面颊微凉,肌肤柔滑。

  他的心湖一阵阵澎湃,海浪一层层的拍打,他清清楚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触摸给了他勇气。

  他没有克制自己,最终俯身,用嘴唇轻轻碰了下她的唇。

  他听到了大海的咆哮,听到了高山上穿林而过的风声,听到了雪域里的马蹄——一切震撼人心的声音。

  这是他浑身的血在沸腾。

  他得到了心上人的一个吻,浅浅的、不知情的吻。

  哪怕是死了,这辈子也有了安慰,死得其所了。

  他默默走出了她的房间,不敢再多留。

  他心中是喜悦的,然而被外面的风一吹,他又低垂了头,喜悦中添了愧疚。

  他为了自己的私念,轻薄了她,还是猥亵了她?

  他觉得自己再如何改头换面,骨子里都流淌着下等人的肮脏。

  他快步逃开了,想给自己的猥琐找一个避风港。

  顾纭对这一切都不知道。

  她甚至不知自己怎么回家的。

  从黄包车上下来之后,她的记忆就好像断层了。

  因为她感觉到了安全,于是大大方方任由自己失去了神志。

  “为何会觉得安全,是我那时候已经进屋子了吗?”她闷声自问。

  她的包放在桌子上,钥匙摆在旁边,鞋子整整齐齐摆在地上。

  这一切,都不像是一个喝醉的人能做到的。

  她想起了那个黑影。

  “是梦,还是真的?”她问自己。

  昨天,是真的有个人过来,将她送回家了吗?

  这些都不可考了。

  顾纭收拾停当,去了报社。

  不成想,老板娘早早就来了。

  顾纭还以为自己尚有点时日,可事情比她预想中要早。

  报社终于撑不下去了。

  “我对不住你们。”老板娘说,“我得回乡下去避难了。这些钱,是你们两个月的薪水,我也只有这么多了。”

  每个人桌子上都有个信封,里面装着他们各自的薪水。

  顾纭拿到了手里,发现挺厚的。

  这绝不止两个月的薪水。

  顾纭一边收拾一边悄悄打开,发现是足足三个月的薪水。

  老板娘那边已经收拾妥当了,准备下楼。

  她拦住了老板娘。老板娘知道她要说什么,握紧了她的手,冲她轻轻摇摇头:“你也要回乡下吧?路上难走,你一个年轻姑娘家,需得处处谨慎些,用钱的地方多。我也帮不了你什么,自己

  保重。”顾纭的眼泪落了下来:“老板娘,您也保重。等将来和平了,咱们要互通消息,报个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