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28章 逐客
  顾纭不是第一次拉他的手。

  以前也有过,那是他推倒罗主笔的时候,她拉着他落荒而逃。

  可那时候不一样。

  那时,根本没仔细去想什么,事后的思绪也在罗主笔那件事上。

  现在却不同了。

  她的注意力,全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掌干燥,掌心暖得灼人,手指也很有力度,死死攥住了她的手。

  她的心不受控制的全乱了,用力抽回了手。

  她一动,白贤就慌张松开了,并且自己后退了一步,解释说:“顾小姐,我并非有意。”

  顾纭支吾了声。

  她已经没心情去计较他话里的对错了。

  她道:“你不要去住破庙了。我家房子多,你且住下吧。你也是听命行事,我不会叫你为难的。”

  白贤点点头。

  四叔和四婶稍后才小心翼翼过来。

  看到白贤时,他们俩有点惧怕,用方言跟顾纭说着什么。

  顾纭反复说没事。

  这两个字,白贤听懂了。

  四婶的背有点佝偻,帮白贤铺好了床,让他睡在东边第二间的客房里。

  而顾纭住在最东边那间。顾家的屋子,从西往东,分别是主卧,以前香雪和顾纭继父住的;然后是堂屋;堂屋往东,是一间客房,农忙时也做库房;通过这间客房,最东边是另一个卧房,以前是

  顾纭和她姐姐莲儿住。

  客房和顾纭的房间,连通着一扇门。

  顾纭进进出出,都需要通过客房。

  白贤没做声。

  他一直不说话。

  顾纭可能觉得他天生就不爱言语,也不多跟他说什么,只是和四叔、四婶不停交谈着什么。

  下午四点多,在白贤的帮衬下,顾纭的卧房收拾干净了,堂屋打扫好了,厨房有满缸的米,还有肉和蔬菜,都是从上海带回来的。

  除此之外,白贤还在四叔的引路之下,帮她挑好了一大缸水。

  忙好了,顾纭拿出一部分肉,两瓶油,以及一些现钞,跟四叔和四婶出门。

  白贤问:“你们去哪里?”

  顾纭道:“我既然回来了,就要去趟族长家,否则太失礼了。你不要跟着去了。”

  乡下的宗族概念很强烈,白贤是外人,族长肯定不待见他。

  幸好他不是常住,否则又是一番折腾。

  他在家里,时刻难安。

  顾纭一刻不在他眼前,他就受不了。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脾气很糟糕,像个变态,可他就是想把她圈固在自己身边。

  院子里静了下来,他脑海中就不停回放方才顾纭握住他手的场景。

  他的心,一点点跳跃、发烫,掌心也烫,他很想亲吻一下那个被她触碰过的地方,就像亲吻了她的手。

  然而他没有这么做。

  这样太下流了。

  他坐在堂屋里,一点点数着时间,看着顾纭带过来的那个小钟滴滴答答的走。

  一个小时之后,顾纭终于回来了。

  时间到了五点半,乡下应该做晚饭了,四叔和四婶帮她下厨房,她就到堂屋和白贤说话。

  “族长说什么了吗?”白贤问她。

  顾纭道:“没说什么。”

  她其实想说,族长对她的回来很不满意,因为最近不少城里的阔老爷太太们逃难到村子里。

  族长家的房子租出去两间,收了很高的价格。

  他想把顾纭的房子也租出去。

  顾纭一回来,这个念头就要断了,族长话里话外都是觉得她不应该回来,在上海好好工作才是正经事。

  而族长的儿子,使劲盯着顾纭瞧,眼睛里都能冒出光。

  这些都是她自己的事,白贤是奉了张辛眉的吩咐办事,迟早要离开的,没必要让他担心。

  白贤却看了眼她。

  他们回到了乡下,已经是仲秋了。江南水乡,春天种水稻,盛夏收割,到了秋上几乎没什么大的农作物,平日空闲的时候多。

  顾纭离开村子好几年了,儿时的记忆既熟悉又陌生。

  她想到处走走。

  白贤跟着她。

  他们沿着田埂散步,有次顾纭不小心滑了下,她明明可以站稳的,白贤却往前一站,让她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

  阳光暖暖的,他身上也暖。

  白贤扶稳了她,退后几步,始终走在她身后。

  他一直贪婪看着她的后背,眼睛一错不错的。

  她头发丝被风吹起,细小的拨动

  顾纭则想起了很多事。

  “......你以前说,你有个未婚妻的,结婚了吗?”顾纭漫不经心问他。

  白贤一愣。

  他都不记得这茬了。

  “没有。”他道,心里莫名生出了几分希望,“后来就闹掰了,再也没见过。”

  顾纭很想问:你后来那么有出息,你未婚妻怎么舍得放手?

  “怎么闹掰的?”顾纭追问了句。

  白贤对这个话题很抵触。

  他希望可以跟在她身后,默默看着她、想着她,任由自己龌龊的心思疯长,但不愿意分出半分去考虑其他人。

  “我......不记得了......”他含混不清的说。

  顾纭心里沉了沉。

  她没有再开口。

  这天晚上,白贤的脑子终于控出来几分,把白天顾纭的话拿出来单独想了想,觉得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于是,第二天早饭的时候,他对顾纭道:“顾小姐.......”

  顾纭则说:“白爷,我.......”

  “你先说。”

  “你看,您也留了六天了,这边没什么的,我能应付。您能帮我带个信给九爷吗?告诉他,我这边一切安好。”顾纭道。

  这是逐客了。

  白贤的心,一瞬间冰凉。

  他死死捧住了碗,很想将她揉碎进自己的怀里,甚至想要把她一口吞下,这样谁也不能让他离开了。

  他内心深处的恶念,像火苗一样窜得老高。

  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最保守的说辞:“那我今天去镇子上,给上海发电报,让我的人来接。他们要过几天才到,这几天还要叨扰你。”

  顾纭嗯了声。

  他吃了早饭就走了。

  他一走,顾纭好像被抽空了似的,站都站不稳。

  她回房去躺着了。

  中午的时候,白贤回来了,从镇子上带了不少的蔬菜水果,还有两个不怎么像样子的石榴。

  除此之外,还有几盒新鲜的月饼。

  顾纭愣了下。

  “后天是中秋节了。”白贤道。

  第二天,四叔对顾纭说:“我和你婶明天要去你五姑姑家过中秋,小住几天,你要不要去?”

  四叔和四婶年轻时有过个孩子,都夭折了。

  四婶还被土匪抢去过,糟蹋了大半个月,四叔却不嫌弃她,老两口至今相依为命。

  五姑姑是四叔的亲妹妹,常照顾这对孤寡老人,逢年过节都要把他们接去。

  “我就不去了,白爷还在。”顾纭道,“他可能也要回去了。”

  四叔就问:“你也要回去?”

  “我不回。”

  “可......年轻的两个人,还没有结婚就分开,这不好。他回去,你也该回去。”四叔道。

  顾纭的脸陡然通红。

  正好白贤走出来,好奇看着他们,顾纭的脸就更红了,顿时局促不安起来。“不,不是这个......”顾纭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