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31章 绝望的吻
  这一年,炮火连天的中秋节,顾纭和白贤吃上了一顿有鱼有肉的丰盛午饭。

  两个人都不说话。

  饭后,白贤说他要去洗碗,顾纭没阻拦,自己回房去了。

  她还要给报社写点文章,换取生活费。

  上两篇她已经写好了,正在润色。

  不成想,有人敲院门,用家乡话对她说着什么。

  顾纭连忙出去开门。

  白贤还在厨房,坐在小板凳上洗碗,他听到了声音,刻意侧耳倾听。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用官话说:“顾小姐,这果然是你家,找你可不容易!”

  白贤猛然站了起来。

  顾纭也惊愕不已。

  是罗主笔。

  她再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见到罗主笔。

  她愣了愣,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

  “你.......”

  “我提前从前线回来了。我那天到上海,你那天正好走,我是周转打听了很多人,才知道你家地址。

  路上不好走,光火车我就坐了五天,今天才到。”罗主笔有点激动,“我活着回来了,顾小姐。”

  顾纭张口结舌。

  她把村民打发走,让罗主笔进院子。

  罗主笔一进来,先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白贤,也是大吃一惊。

  他看了眼顾纭,又看了眼白贤,满腹的话想问。

  顾纭想起白贤那一箱子钱,想起他的确只是借着送她躲事,心里是很凉的,故而她道:“是九爷派人送我,你进来吧。”

  罗主笔的心一直往下沉。

  他进了屋子。

  白贤也跟了进来。

  顾纭见白贤一直都在,也不好让他出去,就把罗主笔领到了她父母的房间,随便找了个凳子给他坐,又出来倒水。

  白贤定定看着她,叫了声:“顾小姐。”

  顾纭只顾去倒水,没理睬他这句话。

  她进了厨房,拿了杯茶杯,刚倒了半杯,手就被人握紧了。

  白贤的脸色很不好看,死死攥住了她的手:“顾小姐.......”

  顾纭挣脱不开,道:“以前跟你说过的,他......你还记得吧?”

  白贤当然还记得。

  他问顾纭有没有交男友,她说交了,去了前线......

  他以为,在这样的年代,去了前线就可以是天人永隔。

  他也以为,回到了乡下之后,他和顾纭之间,只是层次的问题,没有其他阻隔了

  绝望是一张天罗地网,将他死死困住,他透不过来气。

  他的呼吸急促又粗重,看着顾纭,有了破釜沉舟的狠绝:“顾小姐......”

  他这么一走神,顾纭用力抽回了手,她的手腕都被他捏红了。

  顾纭倒了水,端给罗主笔。

  她和罗主笔说了几句话,白贤就冲了进来。

  他把顾纭拽了出来。

  他反锁了客房的门,又把顾纭推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顾纭惊呆了:“你做什么?”

  他却突然将顾纭抱了起来。

  顾纭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落到了自己的床上。

  白贤栖身,将她压住。

  顾纭肺里的空气都好像被他挤光了,脸憋得通红。

  白贤的眼睛,红得几乎滴血。

  他看着顾纭:“顾小姐,你杀了我吧!”

  顾纭的气血喘不匀,外面还有罗主笔用力敲门的声音,她试图推开他爬起来,可身上的男人似有千斤重。

  他的眼泪,落到了她脸上。

  他重复了一句:“你杀了我!”

  “你怎么了?”顾纭被他吓到,“我为何要杀了你?你先放开我。”

  “因为我不能。”他道,“除非你杀了我!”

  说罢,他的唇落了下来。

  顾纭脑子里空白了。

  他狠狠吻着她,几乎是带着撕咬的力道,想要把她揉碎,把她全部融进他的身体。

  他以前以为,有其他的可能,他未必就要因她而生、因她而死。

  直到这一刻,罗主笔找上门的这一刻,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若没有她,他只有死路一条。

  他实在配不上她,可已经没路可走了。

  他要她。

  他不再是趁她睡梦中偷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而是彻彻底底,和她唇齿相依。

  他自己的眼泪,混合着咸湿,给这个吻添了无尽的凄惨。

  他不知自己何时松开了她。

  顾纭坐了起来,自己也在不停的流泪。

  她没有立刻出去,外面罗主笔的声音也停了。

  罗主笔早已知晓,她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当初她站在漆黑的弄堂口,看着他跑近才肯回去。

  她爱上了那个人,却又失去了他。

  他看到白贤的时候,就知道他根本没机会。

  他也不等顾纭说什么,更不等喝一口水,拿起了自己的行李,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我走了。”

  几天的奔波,一腔的爱情,都成了悲剧。

  罗主笔走出她家的院子,双腿提不起力气。

  而顾纭,没有追出来。

  她没有假惺惺去相送,因为罗主笔不需要她这样。

  她当初答应他的话,也只是因为怕他上战场不吉利。

  她慢慢锁好了院门。

  从早上到现在,一切都好像一场梦,她自己都有点糊涂了。

  白贤站在堂屋的门槛内,定定看着她,脸上还有泪痕。

  她进门之后,他从身后抱住了她:“别赶我走!你骂我吧,打我也行,我不怕的,别赶我走!”

  他双臂用力环住她,让她无从逃脱。

  顾纭泪如雨下。

  她哽咽着不能成声。

  中秋之夜,她和白贤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

  顾纭独坐,白贤也无眠。

  “别这样对我......”她的心在哀求,“你当初离开时,我就大病了一场。若单单是为了留下来,若犯事了不能回上海,告诉我就行了,别这样对我......”

  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淌了下来。

  心中无端的悲,又无端的喜,起起伏伏,始终没有停歇。

  翌日,天已大亮,她推开门走出来,就看到白贤站在门口。

  他的身子紧绷了下,带着更多的紧张看向了她。

  顾纭一夜没睡,嗓子是嘶哑的:“去帮我挑水行吗?我上午要洗被单。”

  白贤的眼睛一点点发亮。

  “顾小姐......”

  “你如果不想走,我是不会赶你的。”顾纭的声音更低,“只是......以后别那样造次.......”

  白贤就退后了几步。

  他到底还是配不上的。

  什么伤感,他早已顾不得了,能留在这里他就心满意足。

  “顾小姐,我该死。”他道,“我去挑水。”

  他高高兴兴的出门去了。顾纭把自己和他的床单都拆下来,放在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