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32章 练字
  家庭琐事很耗功夫。

  一上午,顾纭在白贤的帮衬下,把床单被罩都洗了,拧干量好。

  她偶然发呆。

  白贤就小心翼翼问:“顾小姐,你是累了吗?”

  “不,我在想罗主笔。”顾纭如实道。

  罗主笔辛辛苦苦来一趟,得了那么个结果,假如换成了自己,一定是恨的。

  顾纭没办法去想他有多恨,只是担心他这一路回去是否平安。

  若不是折在战场,反而是折在她家里,她肯定要内疚一辈子的。

  白贤的脸色有点惨白。

  他沉默着,额角的青筋动了动。

  他应该问点什么。

  依照顾纭的说法,她和罗主笔是谈恋爱了,可什么交代也没有,就这样把对方赶走,太不妥当。

  他也想辩解。

  白贤前半年在洪门里,也学会了一些为人处事的技巧。

  可这些话太过于沉重,每个字都有千斤,压在他的舌尖,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他就沉默着,任由自己犯的错继续着,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纭也只是想了想,她没想过去追。

  她性格里懦弱和没担当的那一面,在这个时候就显露无疑了。

  她是没办法对其他人负责的,她只能做到尽可能不给别人添麻烦。

  总之,两个人各有心思,一样的怯懦。

  下午,顾纭说要出去一趟。

  白贤立马跟上:“你去哪里?我也去。”

  顾纭道:“我离开上海的时候,跟同事说好了,给报纸写点小文章,他会帮我发。发不了他也会帮我推荐给其他的报社。

  我已经写好了,要去镇子上的邮局,把文章寄出去,顺便说一说我这边的地址,让他们也好联络我。”

  白贤就自告奋勇:“我帮你去寄。”

  “一起吧,我先去借牛车,咱们明早去。”顾纭道。

  借牛车很不顺利。

  牛在乡下算是奢侈品,一到开春就是劳力,谁家都宝贝得不行。

  顾纭多年不回来,跟族里的人不熟,她本身除了四叔,又没个至亲的人,谁家都推脱有事,不肯借给她。

  “那我只能步行去了。”顾纭叹气。

  白贤说:“我可以背你。”

  顾纭很想说,他人高马大的,比牛可要厉害了,忍不住笑了。

  可到底是玩笑话,她不好跟他说。

  她这么一笑,白贤消沉了一整天的心,颤抖了下。

  他心中最大的担忧隐去,昨天的亲吻滋味,就慢慢在脑海中回荡。

  他面红耳赤。

  好在顾纭没看他。

  比较幸运的是,黄昏时候,五姑夫送了四叔和四婶回来,用的是牛车。

  听说顾纭明天要去镇子上,五姑夫把牛车留给了她,自己走三个小时的路回去了。

  顾纭有点过意不去,四叔就说:“自家的姑父,别见外。”

  第二天,顾纭和白贤早早起床,天还没有亮就出发了。

  牛车上垫了被褥,这是四婶他们坐过的,还没有拿下去,颠簸归颠簸,她坐着还很舒服。

  白贤一开始不太会赶牛,毕竟他没做过农活。

  可他学东西很快,牵着走了几步,他就摸透了,那老牛在他的驱使下,很温顺往前走。

  朝阳从天边升起,顾纭定定看着。

  天际露出了青白色,几缕残云似着了火。

  她跟白贤感叹:“我很久不曾看过日出了。”

  白贤也看了眼:“我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你们家山清水秀,就连天空也比其他地方干净。”

  顾纭笑了下。

  到了镇子上,先直奔了邮局。

  邮局的人很多,顾纭在拥挤中填单子,白贤挤过来对她说:“顾小姐,我去买点东西,你忙好了就在这里等我,别乱走。”

  顾纭还想问他买什么,他已经出去了。

  这边的进度比较慢,填好了单子又要排队,顾纭看了眼手表,约莫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而白贤,东西买好回来了。

  顾纭出来,瞧见牛车上空空,只有几包点心,不免诧异:“你买什么了?”

  白贤支吾了下:“没买到。”

  顾纭当时没放在心上。

  他们俩把牛车托人看管了,两个人到处走了走,买了些日常。

  顾纭还在小书铺里买了几本书。

  “......你要练字吗?”顾纭问他。

  白贤看着她。

  “你不是说,你后来学会了认字,那你练过了吗?”顾纭解释。

  “......没有。”

  “这边有字帖,你要不要?我给你买。”顾纭道。

  白贤就觉得,哪怕是毒药他都要的。

  “要!”他简洁有力的回答。

  顾纭就花了点钱,帮他买下了这个字帖,又买了些纸笔。

  回去了之后,顾纭教他写字。

  两个人坐在吃饭的那张八仙桌上,分别占据了两个方位。

  白贤的视线,落在她纤细的手上。

  她的手指细长,白皙,指甲是粉润的,有淡淡珠光。

  他很想亲一下。

  他时常对着顾纭有这样的冲动,又没等他有所行动,他就会先把自己鄙视一番,然后掐断了这些。

  “诺,这句——仙苑春浓小桃开,枝枝已堪攀折,今天就练这句。”顾纭指了指字帖的开头,“仙字从.......”

  她还没有说完,白贤就打断了她:“我先从你的名字开始。顾纭,练习这两个字。”

  他好像是头一次当着她的面,叫她的名字。

  他一直喊她“顾小姐”。

  顾纭莫名耳朵尖都红了。

  她声音低了下去:“我的名字稍微复杂一点,从你的开始吧。用你自己的名字,这个稍微简单一些。”

  “那不是我的。”他道,“我没有名字,爹娘没给我取过名字,这只是别人喜欢用的代称,跟我没关系。”

  顾纭愣了愣。

  她低声说了句抱歉。

  “还是用你的,行不行?”他问,声音不由自主带上了几分哀求。

  他想写她的名字。

  那两个字,是刻在他心上的,刻在他灵魂里的,带着血迹斑斑,每一笔一划都是他的痛。

  他像个对疼痛上瘾的人,迫不及待需要这些。

  顾纭则是沉默了下。

  她大概觉得,教别人写她自己的名字,是一件很羞涩的事。

  她沉默的时间有点长。

  她一沉默,白贤就让步了。

  “仙字怎么开始?”他问。

  顾纭提起了精神。

  她在纸上,写了比划和顺序,然后告诉他如何起笔、如何落笔。

  白贤认字不过短短几个月,他能读通文章,靠的是蛮力。写字的话,他认认真真跟小孙学过的,只有“顾云”这两个字。

  后来才知道,两个字错了一半。

  于是,他写出来的字有点像小孩子那样歪歪扭扭。

  顾纭抿唇笑。

  白贤很不好意思:“写得很差......”

  “还好。”顾纭说,“慢慢来,熟能生巧。”

  他们俩正在写,外面又有人敲门。顾纭让他练习着,自己出去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