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37章 简单又甜蜜的婚礼
  红烛影微,窗户上有两个人的剪影。

  白贤的手,轻轻穿过了她的黑发。发根有点暖,往下微凉,柔顺滑腻。

  顾纭一直在发抖。

  她轻轻攀住了白贤的肩膀。

  “我......我紧张......”她突然开口,打断了白贤。

  白贤试图解开她第一颗扣子,她突然说了这句话,他的手就停住了。

  他也紧张。

  这一切来得太快,也太过于突然,顾纭和白贤都觉不真实。

  白贤看着她,不知如何进行下去。

  这种事,他是头一回,她也是。

  “我以后,能叫你阿纭吗?”他轻轻吻了下顾纭的唇角。

  顾纭太过于紧张,双手死死攥住,打了个颤栗。

  “好。”她道。

  白贤又道:“那你还叫我石头,行吗?我打小就叫这个。”

  “嗯。”顾纭又道。

  白贤握住了她的手。

  她手掌在他的掌心松开,白贤握到了她满手的汗。“你有什么想问我?”他道,“什么都可以。我的一切,都能够告诉你。上次在村子里,你让我不要杀人,还说这不是洪门......你如果想问,我那几个月做了些什么,我不会隐

  瞒。”

  顾纭不想问。

  她又不是傻子。

  她在报社做事,社会上最丑陋的一面,她都写过报道。

  她只要深想,就觉得自己嫁给白贤,也成了罪孽之一。

  “我不想知道。”顾纭说,“你说点旁的事。你那个未婚妻,能说说她吗?还有你以前有过女人吗?”

  白贤愣了下。

  他直觉新婚之夜,不应该说这个。

  可顾纭问他了,他就会说。

  他把自己和皓雪的种种,都告诉了她。从一开始在福利堂,到后来的一切。

  顾纭一开始很紧张,听着听着就生气了起来。

  皓雪太自私了。

  她是用石头的前途,换了她自己的。皓雪知道,没有那些钱,她的下场不过是被送到娼寮去。

  她后来做歌女,不算太光彩,却比娼妓要强些。

  “你为何要忍受她?”顾纭有点心疼。

  白贤说:“她说要负责......”

  顾纭:“.......”

  你是不是傻这这几个词,就在她唇边,差点脱口而出。

  她很心疼他。

  一心疼,她就依偎进了他怀里,想要把自己填进他的生命,从此两个人能彼此照应。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个人很高大,若是跟他在一起,我就谁也不怕。”顾纭声音很低,脸也红了,“你跟着我的那些日子,是我在上海感觉最安全的日子。”

  白贤的手更加紧了。

  若他早点知道,他们也不至于分开那么久。

  他甚至会后怕。

  他离开之后,是铁了心要放下顾纭的。假如不是在张辛眉家重逢,他怕是要彻底错过了她——错过这个世上最好的姑娘。

  小孙也喜欢他,人也很好,可他对她没有感情。

  只有顾纭。

  “你那时候知道有人跟着你,不停的回头......”白贤有点不好意思,“我从那个时候起,就对你痴心妄想。”

  他痴念她,不敢靠近。

  直到那天早上,她喊他进屋,然后请他吃早饭。

  那晚米粥,至今都温暖着他的心,也给他的痴念加了高高的围墙,让它跑不掉,忘不了。

  顾纭有点不太好意思,往他怀里藏了下。

  她搂紧了他的脖子。

  后面的亲昵,就水到渠成。

  这件事倒也不是很顺利,顾纭一开始是真疼。她一疼,他就不敢。

  两个人就会停下来说说话,彼此依偎着。

  直到凌晨四点,才算把礼数做全了。

  翌日早起,顾纭打水梳头洗脸。她把自己的刘海梳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白贤看得有点呆了。

  没有了刘海的遮掩,她的眉眼全露了出来,精致如画。

  他的呼吸微微顿了下。

  “怎么了?”顾纭问他。

  他低声道:“真好看。”

  顾纭脸微微发烫。

  他们新婚没过几天,四叔和四婶就来了。看到顾纭改变了发型,他们两口子都有点诧异,却也没太过于惊慌。

  顾纭一直和这个人在一起,已经是说不清楚的。

  “四叔,我结婚了。”顾纭把自己和白贤的事,说给了四叔听,“我也不知道顾家的祖宅在哪里,就不去祭祖了。我妈那边,我会发电报。只是没提前支会你们.......”

  四婶道:“这有什么的。你从小性格和软,主意却正。你念过书,比我们知晓道理。既然是你选的人,自然是好的。”

  四叔这次来,是告诉顾纭,族长那边已经消气了,顾纭可以回村子。

  顾纭和白贤在镇子上买了点礼物,果然跟着四叔和四婶回去了。

  在镇子上买东西的时候,白贤让顾纭稍等。

  他往街头一家洋行去了一趟。

  出来之后,他推了辆自行车。

  在上海,自行车不算什么稀罕物,就好像电灯电话一样,可在乡下,这就是很不常见的,且昂贵。

  白贤道:“之前就托了洋行的老板买,最近才到。”

  以后顾纭到镇子上拿邮件就方便了。

  顾纭想起那次他们借不到牛车,他到了镇子上之后走开了好一会儿,然后又支吾说什么也没买。

  原来是买了自行车。

  顾纭心口一热。

  他们俩回到了族里,给族长送了礼,过去的事果然揭过去了。

  顾纭和白贤结婚的事,也传开了。

  他们俩都正式做了夫妻,旁人不好多嘴。四叔还办了一桌酒,请几户近邻吃饭,算是把喜宴给补了。

  后来城里也打仗,可乡下始终很太平。

  三个月之后,顾纭怀孕了。

  她写的文章反响很好,同事给她来信,说自己每次有了时政就发电报给她,让她写好了寄回去,赶得上就行。

  顾纭觉得这样不算太好,执意要写鬼怪那个专栏。

  她以为自己会害怕。

  可每次写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方,她就会看一眼她丈夫,心里格外踏实。

  她的专栏逐渐有了读者,不少读者给她回信,说她写得很惊悚,她逐渐成了个小有名气的主笔。

  而她的稿酬也翻了几倍。

  “石头,咱们得做点善事。”顾纭对丈夫道,“我想每个月的稿酬拿出来一半,捐给福利堂。”

  白贤对福利堂很反感。

  可他知道顾纭的意思——他有过一段很糟糕很血腥的生活,顾纭不愿意深问,却耿耿于怀。

  她想要弥补他那段时间造的孽。

  “好,都听你的。”白贤从身后搂住了她。

  两口子新婚燕尔,正是幸福的时候,皓雪来了。白贤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