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38章 顾轻舟的老家
  皓雪来了。

  她里面穿旗袍配鹿皮短靴,外面是一件貂皮大氅,非常贵气。

  身为歌女,她能这么有钱,也是不容易的。

  白贤听说,她后来是傍上了一个有钱人。

  她开口就对白贤道:“我有几句话要跟你太太说。说完了,咱们就算结束了,否则你别怪我纠缠你一辈子!”

  白贤气得额头青筋凸起。

  他很想一拳打死皓雪。

  顾纭却从里屋走了出来。

  她对白贤道:“石头,你去镇子上买点排骨吧,我今晚想吃红烧排骨。”

  她三个月的肚子并不显怀,腰身还是很纤细。

  白贤却不肯走。

  真动手,顾纭是打不过皓雪的。

  皓雪从福利堂出来,打架有股子不要命的狠劲。福利堂活下来的孩子,都像野狗,一点食就能拼命,且喂不饱。

  “阿纭回去。”白贤道,“你先回房。”

  顾纭摆了摆手。

  皓雪趁着他们俩说话,把顾纭这庭院和堂屋看了一遍。

  然后,她又不请自来的往客房走。

  她逛了一圈,出来对顾纭道:“你这房子不错。别说乡下,哪怕是上海也没这么宽敞干净的。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什么商量?”

  “我是从上海逃难过来的,身上不缺钱,但是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你这房子空得很,让我住到明年三月。

  等过了明年三月,天气暖和了,我自谋出路,到时候不叫你为难。”皓雪笑道,“你抢了我男人,总不至于就这么算了吧?”

  白贤想要掐死她。

  顾纭拦住了。

  白贤很怕她同意,却听到顾纭声音温柔:“我不同意租房子给你。我没有抢走石头。石头没有对不起你,是你算计他。”

  “嚯,男人的话你也信?”皓雪翻了个白眼,“他十四岁就睡了我,你知道吗?”

  “他没有。”顾纭说。

  皓雪又翻了个白眼:“蠢婆娘,他骗不死你!这种事,他会承认吗?你问问他,我那时候是怎么伺候他的?”

  “他说过了。”顾纭道,“他没有!”

  白贤心中微动。

  他看着顾纭,突然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他人高马大,此刻的表情和神态,完全像是被训话的幼兽。

  皓雪神色骤变。

  她一直想要驯服白贤的。

  不成想,最终却被顾纭后来居上!

  皓雪这一生,在男人上从来没输过,她当即冷冷笑了:“好,你们情深义重,给我等着!”

  她狠狠瞪着白贤,又看向了顾纭。

  顾纭就低声对白贤道:“她肯定是要出去胡说八道,让咱们俩在村子里过不下去。石头,你去发电报给九爷,让九爷帮咱们这个忙。”

  她声音不大。

  皓雪听到了,身后微僵。

  她垂死挣扎了下:“你以为九爷能听你的?”

  “我姐姐有权有势,九爷跟他们家关系密切。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顾纭道。

  皓雪沉默看着他们俩。

  她狠狠一跺脚,转身走了。

  白贤看着她乘坐来时候的马车,出了村子,往远处去了。

  后来,皓雪没有再出现。

  但她的出现,给了顾纭一点启发。

  她对白贤道:“石头,咱们真得麻烦一次九爷。皓雪知道你在这里,你其他的仇人,甚至洪门里的其他人呢?”

  白贤是很不想麻烦张辛眉的。

  九爷又不是谁都可以求得动。

  去求九爷,无非是利用顾纭和司太太那点血脉情。

  但为了以后的安稳,他还是去了。

  几天之后,张辛眉到了村子里。

  那天正好下雪,他冒着满身的寒意,进门捧着热茶就不松手。

  “......你可以去轻舟的老家。”张辛眉对顾纭道,“那是孙家的祖宅,我有钥匙,离这里也很远。

  你到时候就说,你是孙合铭的女儿,村子里人又不知道真假。我把房契给你,你也算有个着落。我会派人抹去白贤的痕迹,你们俩今夜收拾收拾就走。其实,最好的办法是送你们去南洋,可如今是战时,太远了不安全,你们也过不去,南洋也在打仗。上海的人查到

  白贤,只会查到一个死人。

  既然是死人,怎么会被人找到?以后,就不会有人打扰你们。”

  顾纭很想给他磕头。

  张辛眉扶住了她:“行了,我也不是为你,更不是为了石头。我......”

  “你是为了玉藻,我知道。”顾纭道,“九爷,你会和玉藻结婚吗?”

  张辛眉:“......”

  这个问题,让他沉默了很久。

  白贤悄悄拉了下顾纭的袖子。

  顾纭低声道歉:“对不住九爷,我说错了话。”

  张辛眉唇角牵动了一抹淡笑:“你没有说错什么。我很羡慕你们,真的。你们想结婚就能结婚,想和谁过日子就和谁过日子。”

  后来,他亲自把白贤和顾纭送到了顾轻舟曾经住过的村子。

  村子里老一辈人都知道顾轻舟,以及她当时的师父。

  听说是孙家的人,村子里人很热情。

  张辛眉走的时候,就一路把他们的痕迹消除了。

  村子里的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顾纭家乡的人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他们俩就好像从天地间消失了。

  就连张辛眉,也假装不知道。

  想要封闭消息,最好是所有人都忘记他们。

  后来玉藻派人去找,一直找不到。

  她都没想过她小姨会去她母亲的老家。

  张辛眉失忆之后,这条线更是断了。可能是当时跟顾纭提过玉藻,他那个瞬间的感情是真的。

  和司玉藻有关的,张辛眉的记忆都会深一点。

  他是把关于司玉藻的每一件事,都反反复复在心上描摹。

  司玉藻怀孕,也让他想起了怀孕的顾纭。

  张辛眉的脑袋有点疼。

  这天夜里,他突然想了起来。

  “......轻舟的老家。”他对司玉藻道,“玉藻,如果我杀了他们,肯定是把他们埋在了你母亲的老家,你得派人去查查看。”

  玉藻点点头。

  三个月之后,玉藻终于见到了顾纭。

  她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女儿,还是很腼腆,身后跟着她丈夫。

  “玉藻,九爷派人去找我,我想知道你们好不好,所以过来看看。”顾纭低声道。

  顾轻舟更加意外。

  她这些年牵挂了太多,早已把这个没见过几次的妹妹忘得精光了。

  顾纭突然到了新加坡,顾轻舟就不让她走了。“你住下吧。你看,你为数不多的亲人都在这里。咱们是血脉至亲啊,阿纭。”顾轻舟道,“等过段时间航线能通了,我还要去北平找你母亲和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