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39章 颜恺的番外开端
  玉藻找到了顾纭和白贤,以及他们的孩子。

  顾轻舟留下顾纭住,顾纭心里略感不安,怕打扰人家。

  且她在乡下住习惯了。

  可国内又传来打仗的消息,回去的路被堵塞了。

  顾轻舟想去接香雪和莲儿全家,飞机却申请不到航线,没机会了。

  顾纭留在了新加坡。

  白贤帮司家管理一处不大的橡胶工厂。工厂在马六甲偏僻的地方,顾纭带着孩子也去了。

  当地也有家报纸,顾纭写专栏很有经验,也很快打开了市场,每个月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她除了担心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倒也不再想回乡下去了。

  马六甲也偏僻,到底是城里,有电灯电话,教育资源也还不错,她的女儿能有机会见见世面。

  哪怕是为了孩子。

  她也慢慢跟顾轻舟、顾缨和顾绍熟悉起来。特别是顾轻舟,很关心她,她就不怎么害怕和司家来往了。

  不过,她不太爱去司家,因为司家总是有很多的客人。

  听说最近又来了一大批,就住在司家。

  其中有一位很威严的长者,身边跟一位气质出众的太太,还有个高大英俊的儿子。

  顾纭就问司玉藻:“那是谁?”

  司玉藻已经是八个月大的肚子了,走路都费劲,但不耽误她每天去医院、回娘家。她活泼得像个猴儿,一刻也停不住。

  听到顾纭问,她就笑道:“那是叶骁元。”

  她还以为顾纭不知道。

  可顾纭到底在报界做过事,一听就露出了惊容:“山西的叶将军?”

  “是的,他跟我阿爸关系很好。听说他已经和军方闹了决裂,所以放弃了山西的势力,带着私兵到了南洋。”司玉藻道。

  顾纭诧异。

  “他还有私兵?”顾纭问,“这里也要打仗吗?”

  “不打仗。”司玉藻笑了起来,“南洋这么大,地盘不冲突,这是我阿爸首肯的。我阿爸跟叶将军是过命的交情,听说当初我姆妈逃到太原府,是叶将军全家保护了她。”

  顾纭不是很懂这些,陈年往事她也不知道。

  她含混点点头。

  这次来的,不单单是叶家,还有康家、王家和叶姗夫妻俩。

  叶骁元一走,太原的大族们人心惶惶,个个都不安起来。

  叶骁元的长女嫁给了王家,幼女嫁给了康家,这两族是受他庇护的。他要走,他们也哀求着一起走,故而就来了。

  “我姆妈可高兴了,说新加坡战后重建,正需要资本和人才,王家、康家都是大族,对我们只有好处。”司玉藻笑道。

  顾纭听得半懂不懂,附和着点头。

  玉藻想让她见见这些人,顾纭的恐惧症就差点犯了。

  她立马道:“不不,我得赶紧回马六甲!”

  “小姨,你干嘛害怕见人?你这样好看。”司玉藻笑道。

  顾纭低垂了头。

  她不喜欢热闹,人一多她就浑身不自在,别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也叫她芒刺在背。

  司玉藻也不勉强她。

  她要亲自去送顾纭。

  顾纭拒绝:“你好好休息,这么大的肚子,可别到处乱跑。”

  司玉藻道:“没事,我现在还能站一台手术,好得很。”

  “九爷不管你吗?”顾纭笑。

  司玉藻道:“他是你外甥女婿,叫什么九爷?你就直接叫他的名字好了。他不管我,我自己有分寸。”

  顾纭:“......”

  哪怕她跟司玉藻没那么熟,她也觉得“分寸”二字跟司大小姐不沾边。

  两个人推脱了半晌,司玉藻只是把顾纭送到了大门口。

  司家送给了顾纭一辆汽车,她丈夫白贤已经学会了开,两个人开车回了马六甲。

  白贤问她:“想吃什么吗?咱们买点东西再回去。”

  “带一点果酱。”顾纭笑道,“我想自己学做窑,然后烤面包吃。不过我做的果酱不好。”

  “很好啊,你做什么都好吃。”白贤低声说。

  顾纭脸微红。

  白贤就一边开车,一边握住了她的手。

  他们的女儿在后座,抱着娃娃睡得香甜。

  女儿身上,盖着一条雪白色的围巾。围巾有点旧了,还有点点褐色洗不掉,不再那么蓬松香软。

  但白贤喜欢随身带着它。

  他哪怕不自己围,给闺女当个小毯子也适合。

  顾纭心里甜蜜。

  结婚这么久,仍是很甜。

  他们刚走,司玉藻准备回家,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玉藻。”

  她回眸,看到了颜恺。

  司玉藻脸上堆满了笑容:“恺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就去了趟菲律宾,想回来还不是随时的事?我昨天就回来了。”颜恺道,“你怎么又回娘家了?”

  “我娘家好,我乐意回,你管得着?”司玉藻道。

  “这暴脾气!”颜恺一伸手,把她的脑袋往腋下夹。

  司玉藻转身要躲。

  张辛眉迎面走了过来。

  他脸色微沉。

  他远远就看到司玉藻和颜恺在打闹,想着她都这么大肚子了,还不消停,就气不打一处来。

  “九哥。”玉藻招呼他,“你事情谈完了?”

  张辛眉冷淡嗯了声。

  颜恺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淡淡点头。

  “回家了。”张辛眉道。

  玉藻不想走:“我姆妈说今晚厨房有好吃的,好像是鸭子汤。再说,恺哥哥也来了......”

  张辛眉不由分说,俯身将她打横抱起。八个月肚子的司玉藻已经快120斤了,张辛眉抱得却毫不费力。

  司玉藻惊呼,搂紧了他的脖子。

  颜恺在身后瞧着,忍不住笑了。

  他从小和司玉藻、颜棋混,他这两个妹妹,一个臭不要脸,一个反应迟钝,颜恺被她们俩折磨得痛不欲生,导致他青春期很讨厌同龄的女孩子。

  就这么个讨厌鬼,如今还真有个男人把她当宝贝,还为了她吃自己的干醋,颜恺觉得啼笑皆非。

  颜恺也找到了张辛眉吃醋的根本原因:“他没跟玉藻一起长大......”

  问问宋游,就知道跟司玉藻一起长大是多么折磨人。张辛眉的担心,都是白操心。

  颜恺往里走,去找他姑父司行霈去了。

  张辛眉把司玉藻抱上了汽车,司玉藻嘀嘀咕咕的还要说什么,就听到张辛眉很不悦道:“恺哥哥、恺哥哥,叫得这么亲热?他是你什么血脉亲哥哥吗?”

  司玉藻一愣,旋即大笑。

  她凑近了开车的张辛眉:“九哥,你吃醋了?那你把我关起来,咱们囚禁生爱好不好?我只叫你一个人,只看你一个人。”

  张辛眉:“......”他都快忘了他娇妻这臭不要脸的脾气,被她顺杆子爬着塞了满口的糖,既甜蜜又噎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