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40章 搬救兵
  颜恺往他姑父的外书房去了。

  司行霈的外书房有几名将领,正在谈论着什么,姿态悠闲,不太像是军务,颜恺就放心走了进来:“姑父。”

  司行霈一点头:“回来了?”

  “是,昨天回来的。”颜恺道。

  他看了眼左右,这些将领们好像话都说完了,有告辞的打算,颜恺就主动道:“姑父,我有几句话跟您说。”

  诸位将领站起来,纷纷要走。

  司行霈点头。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颜恺恭恭敬敬坐到了司行霈面前:“姑父,您手下有个叫苏鹏的神枪手,他那枪法还行吗?”

  苏鹏今年四十多岁了,是当初司行霈从太原府挖过来的,如今还跟着他,在他的军营里做高级参谋。

  “怎么?”司行霈弹了弹烟灰,“你的枪法挺好,还想要再学学?”

  “不是,不是我。”颜恺露出了谄媚的笑。

  他想要什么的时候,格外狗腿子。

  他把自己的筹划,一点点告诉了司行霈:“姑父,我在马尼拉建了个地堡。”

  马尼拉是菲律宾最大的城市,以前是美国人的殖民地,战时美国人撤离,年初的时候菲律宾成立了自己的独立政府。

  因目前国际形势不明,菲律宾这个独立政府,简直是活靶子,整个菲律宾都乱了套。

  马尼拉也乱,可颜恺不是做正经买卖,越乱越好。

  “地堡?”司行霈蹙眉,“你想要做什么?”

  “您也知道,日军围困的时候,我手下有群人,其中不乏能力出众的。他们既不想进军队,也不想去做军火买卖。

  我考虑了再三,我得安顿这些人,给他们一口饭吃,所以我打算建个雇佣军团。”颜恺道。

  他的话没有说仔细,但司行霈都明白。

  新加坡的军队是司家的。

  司家有自己的亲信,颜恺的人塞进来,未必就会受重用,很委屈那群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而颜家本身做军火买卖,是走黑的。颜恺手下这些人,当初抗日时候悍不畏死,个个都有气节和大义,颜恺不忍心让他们搀和自家那些黑生意。

  况且,他自家的生意,也有他父亲和祖父的人。

  前段时间,有位姓罗的人找到了他,跟他说起了雇佣军团。

  “......国内又要开战了,除了华夏,日本、欧洲和美国,局势都不稳。南洋地形复杂,不少政治犯往这边逃。一旦逃到了南洋,政府的特务想要抓回他们就很难了。

  我们家三代人经营南洋,又走日本和印度线的船舶买卖,这块地界没我们家不熟的。若是我打出了名头,其他国家政府的特务机关想要抓人,跟我协议一番。

  我替他们抓到政治犯,他们给我昂贵的佣金,既能赚钱,也让我手下那些兄弟有口饭吃。”颜恺道。

  颜家的确是南洋的地头蛇。

  上至总督府、下至三教九流的帮会,全跟颜家交情深厚。

  整个南洋,没有颜家的势力接触不到的地方。

  当初司家初到新加坡,除了依靠司行霈的舅舅,颜子清和颜老也帮了很多忙,才让他们站得那么稳。

  “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司行霈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端起茶喝了两口。

  这算是一条不错的路,而且很合理用上了颜家的资源。

  “大本营设在菲律宾的马尼拉,也不错。”司行霈又道。

  菲律宾年初宣布成立独立的政府,然后就乱了套,经济、政治一团糟。

  目前的局势,新加坡等三州府也有资格独立,可司行霈不这么做,虽然他手下的人跃跃欲试想要劝他成立独立政府。

  国际形势很不明朗,正是弱肉强食的时候,小国是鱼虾,只有被吃的份儿。

  新加坡敢闹独立,下场就是第二个菲律宾。

  所以,司行霈派人去了趟英国,跟内阁走动,又把新的英国总督请回来。新加坡如今最重要的是发展经济、稳定局势,熬过战后最艰难的几年。

  他不需要什么虚名,他只需要真正稳定这块地盘。所以,他仍是拉了英国人来做虎皮大旗,狐假虎威,在国际上仍属于英国的殖民地。

  新加坡还用英国的法律,而英国法律里,不容许雇佣军团的存在,是违法的。

  那还不如设在菲律宾。

  颜恺很有头脑,聪明又果决,司行霈是非常欣赏他的。

  “......你想要苏鹏去给你做教官?”司行霈问他。颜恺点点头:“以后要做雇佣军团,专门抓逃往南洋的政治犯,我想手下能有一批杀手。我跟罗尊认识,他愿意借个教官给我;除了会暗杀那套,还要枪法好。我想了想,

  只想到您身边的苏鹏了。”

  罗尊是个杀手,跟颜家有点生意上的来往,手下门徒无数。香港卷入战火的时候,他到了菲律宾,如今定居在马尼拉,颜恺认了他做叔叔。

  “行,我借给你。”司行霈道,“你想要什么武器?”

  颜恺笑道:“姑父,最新的武器都是先经过我爹哋的手。”

  “你确定?”司行霈似笑非笑看着他。

  颜恺一愣。

  “姑父,你有什么好东西?”颜恺当即凑近了点,“再送我一点?”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颜恺跟司行霈密谈了一番,转身又去内院,看望了她姑姑。

  表弟们要么念书、要么服役,都不在家,姑姑正在整理一些医案。

  颜恺走进来:“姑母。”

  顾轻舟抬眸。

  四十多岁的她,仍是眼睛明亮、头发乌黑。她眼底虽然有了点岁月纹路,却因为保养得当,风姿犹存。

  “姑母,您忙什么呢?”颜恺毫不见外凑在顾轻舟身边。

  顾轻舟当他是儿子一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怎么黑了?”

  “天天在外头跑,又坐船回来,被海风吹黑的。”颜恺道,“我最近常去菲律宾忙事业。”

  “忙什么事业?”顾轻舟有点好奇。

  颜恺眼珠子转了转:“我开了个糖果厂。”

  这是真话。

  他天天跑菲律宾,就是借口开个糖果厂,要不然他祖父和父亲不会同意的。

  “那回头带点糖果给我吃。”顾轻舟笑道。

  颜恺说好,又问顾轻舟:“姑母,你去我家吃饭吗?”

  顾轻舟觉得他这话问得蹊跷。

  “我前天才去的。”

  颜恺极力撺掇她:“今天再去吧?祖父早上的时候还念叨您,很想念您。”

  顾轻舟顿时就明白了:“你是闯祸了想要让我去求情,还是打算干什么坏事,想趁着我在时候说,然后你祖父和父亲看着我的面子不打你?”

  他的心思,一下子就被戳破了。

  “姑母,您装装傻,给我们普通人一点活路。”颜恺道,“求您了,去吃晚饭吧。”

  “那我得叫上你姑父。他最近不知什么毛病,非要跟我同桌吃饭,一顿也不能少。”顾轻舟道。

  颜恺笑。

  众所周知,他姑父威严归威严,在姑母面前像个孩子似的爱撒娇。

  当天晚上,顾轻舟和司行霈果然去颜家吃晚饭。

  他们两口子是常去颜家的,颜子清也没当回事,但徐歧贞挺紧张的。

  颜恺把那件事也告诉了她。

  见颜恺从司家搬了救兵过来,徐歧贞知道今晚是要说开了。怕是饭桌上要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