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43章 她很好看
  颜子清接了陈定的钱,又知道陈定带着太太、太太的养女、自己的两个外室,和外室的孩子,满满一大家子人,就把一处花园洋房让给了他。

  房子很大,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房,有小花园,上下房子二十多间,装饰精美,可谓是宽敞豪阔。

  徐歧贞心里存了个念头,就格外热情。

  连她不屑一顾的陈定,她也给了几分好脸色,忙进忙出的,替陈家安排。

  陈定一直很紧张,生怕特务追到新加坡来,又知道颜家是做军火生意的,家财丰厚,自己那两百万英镑未必能打动颜子清,怕颜子清拿了钱不办事。

  不成想,颜太太如此事必躬亲,陈定也就放心了。

  徐歧贞回家之后,也跟颜子清嘀咕。

  她还把这件事跟颜恺说了。

  颜恺怕了她,天天往司家跑,准备过几天回菲律宾的马尼拉,不跟他妈发疯了。

  “.......陈定的养女!”颜恺说起他妈,一肚子苦水,“我妈这是打算包办婚姻了,她这些天连小四的钢琴都不教了,天天跑去陈家。”

  司家的表弟表妹们看着颜恺吃瘪,都笑得不行,一个个幸灾乐祸。

  司玉藻还说:“舅妈好歹也是金陵名媛,又是留学法国的高材生,居然也如此落了俗套!”

  颜恺瞥了她一眼:“你说啥?再说我妈,我揍你了!”

  张辛眉:“......”

  司玉藻不以为意:“不知道我姆妈将来会不会也这样?我三个弟弟呢,怕是比舅妈还要俗气。”

  “阿姐,你不要找揍。你这样说咱们姆妈,阿爸不饶你。”司雀舫在旁边笑嘻嘻说。

  张辛眉:“......”

  玉藻从小太过于自恋,又太过于皮实,她的兄弟们没人当她是娇花,只求不被她荼毒。

  张辛眉以前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后来才发现,司玉藻的桃花只有他自己这一朵,其他人都被她摧残得恨不能跟她决一死战,绝无暧昧。

  颜恺跟司家的孩子们诉苦,根本得不到任何安慰,还要被他们笑一顿,自己悻悻然回了家。

  他打算今晚就回菲律宾了。

  但徐歧贞不准他走:“你多留一段时间。”“妈,我还年轻,这么早结婚不妥。”颜恺跟徐歧贞不敢嬉皮笑脸,认认真真道,“你看,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这样不稳重,不适合负责,也不适合做丈夫和父亲,是

  不是?我再等几年。”

  徐歧贞蹙眉。

  颜恺继续道:“再说了,你看陈定那样,你要跟这样的人家结亲?陈定那个女儿,还是个养女。你哪怕着急抱孙子,也替我找个门当户对的啊。”

  徐歧贞被他这席话说中了心思,当即不言语了。

  颜恺这话不错。

  徐歧贞是继母。她跟颜恺、颜棋的感情,胜似亲生。可颜恺的婚姻,外人会议论的,到时候旁人会怎么说她?

  陈素商不错,但配颜恺实在有点高攀了。若她是颜恺的亲生母亲,做这个主也没什么。新加坡的女孩子,除了司家的,谁配颜恺不是高攀?

  “唉......”徐歧贞叹了口气。

  她这一叹气,颜恺就心虚。“妈,要不这样好不好?我还没见过陈小姐,她刚到新加坡,我约她出去玩,带着她到处走走,相处半个月试试。若是可以,咱们再谈后话;若是实在合不来,那我得去菲

  律宾了。”颜恺道。

  徐歧贞想了想,也只能如此了。

  她亲自操持宴席,请陈素商母女俩。

  颜恺这些日子天天不着家,头一次见到陈素商。

  首先,陈素商是短头发;其次,她是单眼皮。

  颜恺喜欢长发和大眼睛的姑娘,陈素商应该绝不能入他的眼,但是他奇异发现,陈素商不丑。

  单眼皮、齐耳短发,却在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印象不是丑,说明她的五官组合是很耐看的。

  颜恺就盯着她瞧。

  她也盯着颜恺,对着他使劲,看个不停。

  两个目光撞上了,还在彼此脸上流连。

  颜恺好像非要把她的五官结构看个清楚,而陈素商不知为什么,目光就是不肯离开颜恺的脸,好像他脸上也有什么值得她深究。

  旁边的颜棋笑出声。

  她的笑声打断了颜恺和陈素商四目相对。

  颜家的三个女孩子,颜棋今年二十二岁了,颜桐和颜棹是徐歧贞亲生的,一个十五一个十岁,全在看热闹。

  徐歧贞和陈太太金姝对视一眼,彼此眼底都有笑意。

  因今天只请了陈素商和陈太太,颜子清和颜老就没有过来坐席,徐歧贞只让自己的女儿们来陪。

  陈素商跟徐歧贞说:“姨母,妹妹们都像你。”

  这话不假。

  颜棋不是徐歧贞亲生的,但她的气质和打扮都很像徐歧贞,颜桐和颜棹则像是徐歧贞的翻版。

  颜棋则道:“你叫我妹妹?这是从哪里叫起的.......”

  若是单论年纪,陈素商肯定比颜棋小,可她若是做了颜家的儿媳妇,她的年纪就无关紧要了,小嫂子也是嫂子。

  颜恺在桌子底下踢了颜棋一脚。

  颜棋当即踩回去。

  兄妹俩一步不让,在桌子底下打得热闹。

  陈素商一句话说错,闹了个大尴尬,笑着解释说颜棋年轻漂亮,她看错了云云,后面就不怎么说话了。

  陈素商性格算是健谈的,可跟颜家的女孩子们一比,她又显得文静很多。

  颜家这些姑娘,从前以颜恺和司玉藻为榜样,名门淑媛的气质一点也没有,个个都像猴子似的。

  颜家的孩子热闹,一顿饭也吃得很开心。

  饭后,大家围在一起喝茶聊天,吃了顿晚饭,陈家母女才回去。

  她们走后,徐歧贞问颜恺:“觉得如何?”

  颜恺道:“还行,性格挺不错的。”

  徐歧贞笑道:“只性格不错?她长得也挺漂亮啊。”

  “一般吧,不丑。”颜恺道。

  徐歧贞觉得他是故意装高冷,就笑道:“一般?一般你还不停盯着人家瞧?我看你的眼睛都拔不出来了。”

  颜恺的确是不停看陈素商。

  因为分开来瞧,她的鼻梁不高、单眼皮、嘴巴小小的,五官看上去没一样是特别漂亮的,甚至都平凡得过了分,但落在同一张脸上,愣是挺不错的。

  这让颜恺有点费解。

  所以他看个不停,恨不能按住她的脑袋,自己画个比例图研究下。

  徐歧贞喜欢画画,颜恺和颜棋小时候也以画画做爱好。教他们的老师,就特意说过人的五官有个很好的比例,只要在那个标准比例上,从视觉上看就很好看。

  颜恺认识很多的女孩子,美丑一眼就能分辨,之所以好看,是脸型好还是五官好,没有像陈素商这样的。

  不成想,他的探究变成了“挪不开眼”,颜恺冤屈得想要撞墙。“妈,不是那样的。”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