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48章 阿璃的模样
  陈太太死死攥住了徐歧贞的手。

  若是还在南京,陈太太绝不会提出这种要求。

  陈家有宅子,也有族人,虽然战时全毁了,可族里能说话的长辈逃到了重庆,活了下来,后来也回到了南京。

  老宅的位置还在,也重修了房子和庭院。

  陈素商是她过继的女儿,上了族谱的,哪怕她去世了,陈家族人也会维护她。

  而陈胧,大概没资格进陈家老宅,陈定只能找外宅安顿他们。

  那时候,素商跟这些人不相干,她可以过上悠闲的生活,陈太太托付几个妯娌照料她,也就放心了。

  可现在不同了。

  陈家在新加坡举目无亲,陈定又不肯认这个养女。

  等陈太太一死,素商要落到了陈定手里,那什么时候是个头?

  哪怕不落到陈定手里,她要出去重新跟她师父流浪,陈太太也舍不得。

  她疼这个女儿,当亲生的一样疼爱。哪有母亲能忍受自己的女儿去风餐露宿?

  还有,陈太太身上有不少私房钱,都是她当初的陪嫁。她想要合理、合法给陈素商,只能是通过给陈素商做“陪嫁”,没有其他的路。

  她若是一死,陈素商怕是连继承权都落不到。

  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去请求徐歧贞实在太难为她。

  颜恺又不是徐歧贞亲生的儿子。

  徐歧贞不答应,她万一过几天真死了,徐歧贞也要陷入内疚里。徐家的人都很善良又敏感,就像徐培。

  陈太太知晓自己卑鄙。

  但.......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

  为了女儿,她只能如此卑鄙了。颜恺上次那么看素商,他应该是对她有好感的吧?

  徐歧贞则道:“金姝,我不是不肯帮忙。你也知道现在的孩子,个个都很有主见,尤其是恺恺。我要先问过他。”

  陈太太点头:“这是应该的。”然后,她又道,“哪怕不行,有一天我突然去了,你能否找个名目把素商接过来?她很可怜,从小就被人抛弃,跟着她师父走江湖,吃了很多的苦。还有啊,素商是上了族

  谱的,你们一定要想个办法保障她的继承权,我知道新加坡的律法不认‘过继’孩子的继承权。”

  徐歧贞道:“你别说傻话了。素商会好的,你也会好的,别太担心。”

  她们俩说到了这里,外面传来女佣敲门的声音。

  女佣在门口低声道:“太太,司太太来了。”

  徐歧贞看了眼金姝。

  金姝的话说完了,后面能得到一个什么结果,也不是她能掌控的,故而她坐正了身姿:“你先忙,我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

  徐歧贞点头。

  她亲自去开了门,出去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今天不是单独来看她的,而是来找颜子清的。

  “......三哥不在家?”她问。

  徐歧贞道:“一早出去了。怎么了?”

  “船舶上的事。司行霈有个朋友,走菲律宾那条线,船被扣在了马尼拉,想找三哥帮帮忙,先把船弄回来。”顾轻舟道。

  司家占据的,是南洋这一块的军事实力。

  真论起暗处的眼线,颜家更胜一筹。被帮会的人算计,用大炮去轰,效果甚微,对方随便往暗处一藏,不伤根本,还不如找颜子清。

  徐歧贞道:“好,那等他回来,我告诉他过去一趟。你打个电话来就行了。”

  顾轻舟笑了笑:“宁安过来了,我顺道找他。”

  徐歧贞也想跟顾轻舟谈谈宁安和颜棋的事。宁安今年才满了十六岁,颜棋却二十二了,总不能这样耽误下去。

  “要不你坐坐?我来了客人,你一起吃顿饭?”徐歧贞道。

  顾轻舟问:“是陈太太吗?”

  “是的。”

  “那我打个招呼。等会儿要回去的,家里还有点事,就不吃饭了,改日再来。”顾轻舟道。

  徐歧贞领了她到小客厅。

  陈太太一瞧见陌生人进来,急忙站起来,脸上的愁苦敛去,露出了笑容。

  徐歧贞就介绍道:“金姝,这位是司太太。”

  陈太太知晓南洋如今的大军阀是司家,当即恭恭敬敬叫了声“司太太”。

  顾轻舟道:“听说你们来了,我忙忘了,也没顾上去拜访。等陈太太有空,请陈太太去家里坐坐。”

  “您太客气了。”陈太太笑道。

  顾轻舟随便寒暄了几句。

  司宁安进来了:“姆妈。”

  顾轻舟就跟徐歧贞和陈太太作辞:“不打扰你们叙旧。歧贞,等三哥回来,让他赶紧去趟我家,船舶的事不能耽误。”

  “你放心。”徐歧贞道。

  徐歧贞把顾轻舟和司宁安送到了大门口。

  她也问顾轻舟:“你最近这样忙?”

  “我过几天想要去趟香港,我有个亲戚过六十大寿。司行霈和孩子们也要去,家里没人,所以要紧事得赶紧办完。”顾轻舟道。

  “哪个亲戚?”

  “何家的,霍太太的娘家。”顾轻舟道。

  过六十大寿的,是何梦德,何微的父亲,顾轻舟的姑父。

  “那我也不虚留你了。等你忙好了回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说话,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谈谈。”徐歧贞笑道。

  她说罢,瞥了眼司宁安。

  顾轻舟就知道她想要谈什么了,她点点头:“好,我很快就回来的。”

  回去的路上,司宁安对顾轻舟说:“姆妈,舅舅家来了个小姐姐,她会看风水,还会算命。”

  “这么厉害?”顾轻舟失笑,“多大年纪?”

  “只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司宁安道,“她长得挺好看。棋姐姐说,恺哥哥昨天盯着人家瞧,眼珠子都拔不出来了。”

  “是陈家的女孩子吗?”

  “是的,姓陈。”司宁安道,“叫素商......”

  顾轻舟听着儿子絮絮叨叨,想起他和颜棋的事,心里也没个主意。

  回到家中,顾轻舟把这件事告诉了正在等待着的康昱和叶妩。

  “......我三哥不在家。这件事交给他,你就放心吧。”顾轻舟道,“你们也真是的,不熟悉的人,跟着合伙做什么生意?”

  康昱不好意思笑了笑。

  顾轻舟留他们吃饭,顺便又说起了康晗。

  康晗还留在香港的疗养院。

  她的身体不好,不适合转院。顾轻舟这次去香港,除了看望霍钺夫妻,以及何家众人,还要去看望康晗。

  “......上次在医院里,晗晗看到一个病人,非要拉着人家的手叫‘阿璃’。她身体越来越差,状态也越来越不好了。”叶妩叹气。

  康晗和二宝的女儿,小名叫阿璃。

  “那她是觉得人家姑娘像阿璃吗?”顾轻舟问,“那姑娘长什么样子?”

  叶妩想了想当时康晗的话。

  “她说,阿璃像她爸爸,是单眼皮。”叶妩道。

  “可单眼皮的人太多了。”康昱在旁边接话。顾轻舟满腹心事,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