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52章 阴差阳错
  五月十七这天,新加坡晴空万里,空气里飘荡着淡淡香灰莉的香甜,盛夏快要到了。

  司玉藻月子里并未发胖,她穿着精致的洋裙,批了件薄纱围巾,先回了趟娘家。

  她和张辛眉挽着手,乳娘抱着孩子跟在身后。

  “......先帮我看着她。”司玉藻对司家的佣人道,“ 我姆妈呢?”

  “太太和先生昨晚飞去了香港。”佣人道。

  司玉藻微讶。

  张辛眉问:“香港有什么事吗?”“就是上次接回来的那位齐太太,她昨晚突发抽搐,情况很不稳定,医生建议她立马转回之前的疗养院,那边的治疗方案更好。因为改变环境,对她的身体不好,她一个多

  月都没恢复过来。”佣人道。

  司玉藻了然。

  齐太太就是康晗。

  康晗到了新加坡之后,司玉藻去见过她一次,她枯瘦得厉害,肌肤苍白。

  “那我阿爸和姆妈能赶上恺哥哥结婚吗?”司玉藻问。

  佣人说:“估计赶不上。太太昨晚给颜家和颜少爷都打了电话,把情况说明了,颜家能理解。”

  康晗的病情,颜家都知道。

  那边突发急病,耽误不起。顾轻舟跟颜家的关系深厚,也不是靠一两次的人情来维护的。

  “那我们走吧?”司玉藻挽住了张辛眉的胳膊。

  颜恺的婚礼,颜家包下了新加坡最豪奢的饭店,一楼的大礼堂布置成了婚礼现场,楼上的客房则是全部宾客们休息的地方。

  因为这家饭店房间多,又有电梯上下,宾客们几乎都有自己的房间。

  饭店门口铺了长长红毯,豪车已经把整条街道都挤满了。

  颜家经营南洋几十年,亲朋遍地。

  进门的时候,司玉藻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师兄卢闻礼。

  她没想到卢师兄也来了。

  “师兄!”她招呼卢闻礼。

  卢闻礼回头冲她笑。

  他今天穿了件干净的衬衫和西裤,头发也用了点生发油,打理的服服帖帖。他生得很英俊,装扮好了更加英俊。

  “你怎么来了?”司玉藻好奇,“谁邀请你的?”

  “颜小姐啊。”卢闻礼道。

  “颜棋吗?”

  “对。”

  司玉藻:“......”

  颜棋如果知道,卢师兄对红烧肉的兴趣比女人大,估计要气得吐血了。

  张辛眉则拉司玉藻:“先去趟外公那边,再来闲聊。”

  他每次到颜家,都要去拜访颜老。

  他愿意和颜老说几句话,听听他的教诲,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颜老。

  颜老很喜欢张辛眉,觉得这孩子心思通透,是第二个像顾轻舟一样的聪明人。

  今天是颜家长孙的婚礼,颜老也早早到了,正在二楼的房间休息。

  司玉藻和张辛眉问了颜家随从,得知了房间号,就上楼去了

  他们俩离开之后,颜棋就凑到了卢闻礼身边:“卢医生,你等会儿坐在我旁边。”

  卢闻礼说好。

  陈素商也早早到了饭店,正在五楼最大最豪华的套房里化妆。

  陈太太和徐歧贞陪在旁边,徐歧贞的小女儿颜棹也不肯离开,非要看着新嫂子。

  盘好了头发,露出了纤纤玉颈,跟平时的陈素商不太一样时,陈太太的眼眶就红了。

  “妈,您别舍不得我,咱们都在新加坡,我可以天天回家看您啊。”陈素商笑着看向了她母亲,“妈,大喜的日子,您别哭。”

  明明是陈太太求过来的婚姻,她心中也很清楚,素商未必就愿意,只是完成她的心愿。可事到临头,最后悔的人是陈太太了。

  她心里空落落的。

  她是在这个瞬间,想起自己当年嫁给陈定的事。

  她们那个年代,明明女子已经有了不少的自主权,比如徐歧贞还出国留学。她却一辈子在南京,念书、嫁人,全听父母的安排。

  她爱慕徐培,痴迷到了一定的程度,却不敢表白,甚至没有做一丝一毫的挣扎。

  最后,她的婚姻很不幸福。

  她从小身体不好,却也没坏到这种程度,若是稍微幸福一点的婚姻,若她两个儿子都活了下来,她也许会像徐歧贞一样,四十多岁的人瞧着像三十出头。

  她已然无可救药了,为什么还要让素商也嫁一个她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陈太太的脑子,在这一刻转不过来,她更想让陈素商逃婚。

  “金姝!”徐歧贞抱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她,“金姝,你别担心,恺恺会对素商好的,我们也会照顾她的。”

  “我只是......”陈太太抹泪。

  她只是进退维谷。

  “妈,您看颜少给我买的戒指。”陈素商甜甜笑着,把手上的钻戒到了陈太太跟前,“很好看,是不是?”

  她含笑的脸上,很有神采。

  陈太太就想,颜恺未必就是第二个陈定,而素商心里没有其他人,也未必像她恨陈定那样恨颜恺。

  只要心里没有抵触,感情总能过出来的。

  中午的时候,客人差不多到齐了,侍应送了饭菜上楼。

  颜棋和司玉藻也过来瞧陈素商。

  陈素商已经换好了婚纱。

  她的身材很不错,穿着婚纱玲珑有致,再加上今天的妆很重,眼线特别黑,整个人的气质都大变样。

  “嫂子真好看,回头恺哥哥眼睛拔不出来。”司玉藻笑道。

  颜棋道:“是,这套婚纱很适合嫂子,嫂子眼光真好。”

  她们俩一唱一和捧着陈素商,陈太太转眸,也觉得今天的女儿很美丽,让陈太太的心情好了很多。

  司玉藻说话的空档,给徐歧贞使了个眼色。

  徐歧贞会意。

  闲聊了半晌,徐歧贞就对陈太太和陈素商道:“楼下来了贵客,我去招待一声,你们吃了饭也休息一会儿。”

  陈太太和陈素商不疑有他。

  徐歧贞下了楼,带着司玉藻和颜棋进了一间房。

  司玉藻和颜棋的脸色都变了,徐歧贞心里咯噔了下:“怎么回事?”

  “妈咪,方才苏曼洛打电话给哥哥,哥哥开车出去了。”颜棋道。

  徐歧贞听颜棋说过苏曼洛。

  苏曼洛是颜恺的初恋。

  “别慌。”徐歧贞道,“这会儿还早,婚礼是晚上六点半,还有好几个小时。见见面,说说话,他会回来的。”

  她说得如此笃定,心里却七上八下,因为司玉藻前些时候告诉她,说颜恺跑到她家去喝酒,对这门婚事很迷茫。

  徐歧贞也不是非要他娶陈素商。

  她只是告诉他,这件事应该考虑了。陈素商是个可以考虑的对象,如果他拒绝,徐歧贞不会怪他的。

  可他答应了。

  既然答应了,怎么能反悔?

  “你们俩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徐歧贞道。司玉藻和颜棋走后,徐歧贞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几分钟,下楼去找颜子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