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55章 玉人小姨子
  一转眼,就到了陈素商的三朝回门。

  她的三朝回门办得很热闹。

  陈定努力去忘记女婿差点逃婚的事,张罗着在家里大摆宴席。

  颜恺来了之后,先给陈定和陈太太跪下赔罪,又找了借口:“正好突发生意上的事,我亲自去处理了,所以才回来晚了。对不起岳父岳母,对不起素商。”

  陈定急忙要去搀扶他起来。

  陈太太却开了口:“阿恺,以后你也就是我们的半个儿子了,丑话岳母要说在前头。素商虽然是养女,我却是当亲生女儿一样的。那件事是最后的底线了,你可明白?”

  陈定很恼火看了眼陈太太,生怕陈太太惹恼了佳婿。

  陈太太却好像看不懂他的脸色,只顾说自己的。

  颜恺虚心听教。

  直到陈素商笑着开口,打断了陈太太的话:“妈,以后您慢慢教导。让他先起来吧,腿都快要跪断了。”

  九太太平乐在旁边笑道:“姑奶奶疼姑爷,太太也疼疼姑奶奶。”

  陈太太就让颜恺起身。

  她说完了那席话之后,接下来她没有再给颜恺冷脸。

  巴掌是要打的,甜枣也是要给的。

  陈太太若是不那么虚弱,持家应该更厉害。

  前几天陈素商和颜恺的婚礼,陈家的四太太、陈胧、陈皓月和九太太,都不是陈太太承认的家人,就全部不准出席。

  陈定还想带儿子去见见世面,但陈太太极力阻挠,陈定也不好和她闹翻。

  陈素商嫁入颜家,这才是大事。

  所以,陈家众人只听说颜恺差点逃婚,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现在,见陈太太大摆丈母娘的谱,而颜恺恭恭敬敬不敢露出半分不满,他们不知是颜恺心虚,只当颜家重视陈素商。

  正在热闹的时候,外面的佣人急急忙忙跑进来,说有位先生来赴宴了。

  “是长青道长。”佣人道。

  陈素商站起身,对颜恺说了句:“是我师父。”

  然后,她就迎了出去。

  片刻之后,陈素商和一位西装男人走进来。

  这男人三十出头的样子,很是英俊挺拔,一双眼睛的颜色略微浅淡,然而这点浅色并不影响他的英俊。

  他打扮得很时髦,西装长裤,皮鞋锃亮,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手里拎着一个大皮箱。

  他声音洪亮:“陈军长,我又来打搅了!”

  这道士是很有能耐的,陈定不敢得罪他,上前很恭敬道:“道长哪怕入世了,也入得仙风道骨。”

  “哪里哪里!”长青道长言语谦虚,表情却是热络活泼。

  他转头看到了颜恺。

  他很突兀的哎哟了声,表情和言语都有点奇怪,而后才恢复正常。

  陈素商心中不解,紧张看了眼她师父:“师父......”

  长青道长像朵交际花,并不理会自己的徒弟,上前和颜恺握手:“你就是颜少爷吧?”

  “道长,您好。”颜恺不知这人深浅,很客气称呼了他,心中觉得他太过于活泼,有点像司玉藻。

  对于像司玉藻的人,颜恺都采取同一个办法:宁可低声下气,也千万别得罪,得罪了收拾不了。

  “怎么叫道长?”长青道长握住颜恺的手,眼睛在他面上打转,想要把他的面相看个清楚,“你娶了我的阿梨,就要叫师父了。”

  陈素商上前,把颜恺的手从她师父的手里摘出来。

  她挤到了颜恺和师父中间,低声道:“师父,您别吓到了人家。”

  长青道长不乐意了:“我既不面目狰狞,又不身藏恶臭,怎么会吓到人?”

  陈素商:“......”

  颜恺还是觉得这位师父的性格,很像司玉藻,很不好惹。

  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颜恺姿态谦卑,尽可能顺着长青道长的话。

  长青道长——货真价实的麻衣道士,却入世极深,最爱臭美——看到颜恺如此恭敬,心中很舒坦,像盛夏喝了杯冰水。

  “阿梨旁的本事没有,算命看卦是很准的。你娶了她,好福气!”长青道长对颜恺道。

  颜恺:“......”

  后来,长青道长说有话跟陈定说,两个人去了书房,暂时放过了颜恺。

  颜恺得以喘息,问陈素商:“你以前说不喜欢旁人叫你阿梨,你师父听着很好听,现在我们结婚了,我能叫这个小名吗?”

  “不是小名。”陈素商道,“我被亲生父母抛弃之前,他们叫我这个名字。”

  颜恺知道她是被领养的,却不知她原来还记得亲生父母。

  “他们是出了什么事吗?”颜恺问。

  陈素商摇摇头:“不知道。女孩子被抛弃的原因太多了,我也懒得多想,我妈对我很好。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妈了。

  师父养了我四年,我妈养了我十年,他们想怎么叫我都可以。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叫我阿梨,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

  颜恺哦了声。

  他对陈素商并不轻视,因为这姑娘挺厉害的。

  新婚当晚,她进房之后对颜恺说:“多谢你能够回来,虽然你迟到了两个小时。这样吧,我打你一巴掌,咱们就算两清了,以后好好过日子,过不下去再说离婚的话。”

  颜恺还以为她在说笑。

  她扬起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转身自己去浴室梳洗了。

  颜恺捂着半边发僵的脸,在原地愣了片刻。

  新婚之夜,他们俩睡在一张床上,却是彼此无接触。

  颜家准备的床极大,两个人各占一边,能相互不影响。

  到了第二天夜里,颜恺问陈素商:“我们......”

  “睡觉吧,我累了。”陈素商这样说。

  颜恺也没心情,又想到新婚那天的事,心里很不舒服,自己躺下了。

  到了今天,颜恺仍是有点怒意,不太愿意和陈素商亲近。

  三朝回门的宴席,颜恺是听从了他母亲的话,给陈太太赔礼道歉。

  毕竟这门婚事是他答应的,没人逼迫他。

  后来,他喝了点酒,心情不是很好,就去后面散散酒。

  他在后花园的小路上,迎面碰到了一个女孩子。

  这女孩子跟陈素商差不多的年纪,却比陈素商漂亮。

  她生得雪白,肌肤白得近乎透明,气质清冷,像个玉人似的。

  “姑爷。”她叫了声颜恺。

  颜恺就想,这是陈定的外室吗?

  他疑惑看着这个玉人一样的姑娘,对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面上起了层薄红:“我叫皓月,是.......是.......陈皓月。”

  颜恺就明白了,她是陈定外室生的女儿,如今接到了一起生活。

  “陈小姐好。”他淡淡道。

  陈皓月含羞带怯,和他错身而过。她身上有种淡淡香气,很好闻。

  颜恺下意识吸了吸鼻子,想知道是什么香水,回头给他四个妹妹一人买一瓶。

  然而他又想到,玉藻现在是张太太了,张辛眉未必高兴他这个舅哥给玉藻送香水;而除了妹妹,他还多了个少奶奶,买香水不能少了颜少奶奶。

  他想到这里,觉得生活改变好大,让人无所适从,目光就怔怔的。陈皓月突然回头,正看到颜恺在痴痴迷迷看着她,心顿时跳漏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