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59章 当面不相识
  徐歧贞好几天都不愿意说话。

  颜老给两个孩子断了案,颜恺拿到了离婚书,浑身轻松,却不敢去见他妈,当天就飞往马尼拉了。

  陈素商则还留在颜家。

  她要等过了她母亲的头七,再跟着师父去香港。

  徐歧贞不肯见她。颜老宽慰徐歧贞:“孩子们这个年纪,你越是束缚他们,他们越是叛逆。以前子清都快三十了,我都不催他结婚。你别多心,咱们颜家的人,靠天命吃饭,没必要想着什么

  后继有人。”徐歧贞叹了口气:“爸,我是自责。恺恺从小听我的话,只要我提出了,他肯定会照办。婚姻是大事,我又是做母亲的,我不替他操持怎么行?仔细想一想,还是我做错了

  。”

  “别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颜恺那混账小子的错。”颜子清握住了她的手。

  颜老同意儿子的话:“的确是他的错,跟你不相干的。婚礼当天,他是打算逃走的,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他迟早得离婚。”

  颜子清点头:“还是老爷子有办法。离婚就离婚,别再闹出丑闻即可。他这些年,大概是不会再回新加坡了,到时候就说素商跟着他去了马尼拉。”

  徐歧贞又道:“我感觉对不起金姝。”

  “这个就更加不必。”颜老道,“素商比恺恺的主意更正,她更想离婚。和恺恺相比,那女孩子冷静又世故,你若是为了她内疚,完全没必要。”

  徐歧贞叹了口气。

  过完了陈太太的头七,陈素商跟着长青道长往香港去了。

  她走的那天,一直在香港陪伴康晗的顾轻舟和司行霈回了新加坡。

  刚到新加坡,顾轻舟就带着重礼登门了。

  “......我哥哥是不会结婚的,所以恺恺是我唯一的侄儿。侄儿结婚,我这个姑姑居然缺席。”顾轻舟叹气。

  徐歧贞安慰她:“齐太太那边是生死攸关,咱们两家这样的交情,难道我不能体谅吗?再说,你没来也好,这婚姻......唉......”

  顾轻舟看她脸色不佳,是心情郁结的模样。

  “出什么事了吗?”顾轻舟问。

  颜家和司家是至交,颜家有什么事,徐歧贞也不瞒顾轻舟。

  哪怕她不肯说,颜老也会告诉顾轻舟的,他跟顾轻舟很亲近。

  于是,徐歧贞就把颜恺和陈素商结婚的事,一一告诉了顾轻舟。

  从颜恺准备逃婚开始,这婚就不可能太长久。

  “这也太儿戏了!”顾轻舟道,“不过,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外人插不上手。我还见过比这更短暂的婚姻。”

  徐歧贞又叹了口气。

  顾轻舟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恺恺还年轻,你别多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也许他的缘分还没到呢。”

  徐歧贞点点头。

  顾轻舟又有点遗憾:“我都没见过侄儿媳妇。”

  徐歧贞道:“真是不凑巧,她这些日子一直住在家里,今天才走。对了,我还有他们结婚那天拍下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好啊。”

  徐歧贞翻出照片,给顾轻舟瞧。

  那天的陈素商画了浓妆,特别是眼睛和嘴巴,都仔细修饰了。

  她的单眼皮是特色,嘴巴又有点小。这两样过度妆饰,照片上瞧着就完全不太像陈素商了。

  “很漂亮!”顾轻舟赞道。

  陈素商的五官比例很好,只眼睛稍微减分。浓妆之下,那双眼睛和五官更协调,的确是漂亮了数倍。

  “其实没这么漂亮。”徐歧贞道,“这照片不太像她。不过本人更耐看,是越看越精致的那种脸。”

  顾轻舟又夸了几句。

  徐歧贞和她说了半晌的话,心情好了不少,顾轻舟又约她出去吃饭。

  不仅仅去吃饭,她们俩还去喝酒了。

  徐歧贞陪着顾轻舟痛痛快快说了话,又吃了不少的美味,喝了很多的酒,回家之后大睡了一场,第二天下午才醒。

  宿醉的滋味虽然不好受,可心情没那么坏了。

  她也彻底从这件事里走了出来,决心以后不再管孩子们的婚事,让他们自己去做主好了。

  顾轻舟安慰了徐歧贞,翌日在家里接待了叶妩和叶姗姊妹俩。

  叶姗参加了颜恺的婚礼。

  顾轻舟因为送康晗去香港,错过了那场婚礼。

  她们的话题,从颜家的婚礼上,转到了康晗身上。

  太原府哪怕是康家的人,跟二宝都不算特别熟,因为二宝在太原府的日子不多。顾轻舟在的时候,他有一半的时间被司行霈弄到了军队里。

  后来他和康晗结婚,没过多久,二宝又带着康晗走了。

  “我现在都想不起二宝的样子,就连晗晗年轻时的模样,我都想不起来了。”叶姗道。

  叶妩则道:“别说你,我是康家的人,我也没什么印象。晗晗还好,二宝真不太记得了。”

  记忆会褪色的。

  不是天天盯着人家看,又不是最亲近的人,怎么会十几年不见面还记得人家的五官?别说叶妩只是嫂子,不好总盯着姑爷瞧,哪怕是康昱,也没记住二宝的模样。

  只笼统记得那个人。

  十几年了,不记得才是正常的。

  顾轻舟却记得。

  可记得有什么用?二宝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当初他和康晗离开太原,带走了所有,包括他们俩的结婚照。后来,孩子丢了,二宝死了,康晗能留着一条命已然不容易,身外之物一点也没剩下。

  “老师,您还在找阿璃吗?”叶妩问。

  顾轻舟点点头:“我还抱着一份希望。”

  “可这个希望很渺茫。你既不知道她的模样,又没任何信物。”叶妩道。

  顾轻舟也知道。

  只是,她总不死心。

  康晗还活着,她那么痛苦,也保留着一份希望。

  “晗晗跟我说,她一定要等我找到阿璃。她如果没见到阿璃,将来下去了,她没面目去见二宝。”顾轻舟道。

  叶妩和叶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人海茫茫,找一个毫无踪迹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顾轻舟不想再伤感了,故而转移了话题,问起了其他趣闻,不再提二宝和康晗的孩子了。

  晚夕司行霈回来,顾轻舟把颜恺和陈素商偷偷离婚的消息,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道:“我知道了,子清跟我说了。他气得不轻。将来我儿子要是这么混账,老子就要一枪毙了他!”顾轻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