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夫人别躲了 > 第1764章 看上了陈小姐
  陈素商拿着罗盘,站在路口一动不动。

  有辆警车停靠过来。

  英国的交警下车,看到了陈素商,就上前用英语问她做什么。

  陈素商的英文流畅,虽然带着华夏特有的口音,但能表述清晰:“我路过。请问,这里已经不能路过了吗?”

  英国警察道:“可以,不过最近这边常出交通事故,小姐你若是开车,要当心一点。”

  陈素商随便指了指远处的宅子,信口道:“我不开车,我住在那边,是过来散步的,也是听说了车祸很好奇。”

  她把罗盘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她拿的是个简易罗盘,只比巴掌大一点,且有个盖子,合起来像女孩子用的小镜子,只是特别沉,拿在手里才能察觉出不同。

  英国警察留意到了,也当是她的化妆镜,没有多问。

  “不要如此好奇。”警察道,“这里一周之内有八次车祸,重伤好几位,已经有两个人不治身亡,不是好玩的。”

  陈素商微微变了脸色。

  她又看了眼那个拐弯处。哪怕她不开车,也知道弯度适中,并非大拐弯。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都不至于在一周内频繁出事。

  像这样的道路,不经过繁华街道,来往车辆不多,有时候两三个月才会有一次小车祸。

  正是因为蹊跷,才见了报纸。

  “你是不是记者?”警察又问她。

  陈素商道:“不是。”

  英国警察没有为难她,甚至和她攀谈了几句。在华人的审美里,陈素商绝不是什么美女,但英国人欣赏华人,角度完全不同。陈素商是单眼皮,眼睛斜长明亮,鼻子的山根平,脸小巧紧致,在英国警察眼里,是特别

  美丽的东方面孔。

  因为觉得她漂亮,警察愿意和她多谈几句。

  正好巡逻也无聊。

  他们交谈了二十多分钟,从这条路说到了香港战后的现状,以及如今的天下局势。

  陈素商尽可能想要多套出点信息,所以很有耐心。

  在他们说话的这二十分钟里,并没有汽车路过。

  陈素商正默默估算着,远处终于来了一辆汽车。

  汽车在拐弯处,轮胎好像打滑了,莫名往旁边拐,但是拐得幅度不大,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警察急忙拦住。

  汽车停下来,摇下了车窗。

  陈素商很诧异看到了叶雪尧。

  “回去?”他问陈素商。

  陈素商跟警察解释,说这位是她的朋友,过来接她的,没有其他目的。

  警察挥手,让他们赶紧离开,不要在这里逗留,也不要没事凑热闹。

  陈素商跟警察道谢,上了叶雪尧的汽车。

  “你怎么来了?”她问叶雪尧,“是路过还是找我?”

  “找你。”叶雪尧道。

  他单独面对陈素商时,不会那么紧张,说三个字以内,也不会结巴。

  “我没事,就是到处逛逛。你等会儿绕回去,我的司机还等在前面的路口。”陈素商道。

  她是在路口下车,自己走了约莫一里路,走到了那个拐弯道,让司机等在原地。

  叶雪尧道:“知道,我让、让他回、回、回去了。”

  陈素商看了眼他:“那他就真回去了吗?”

  叶雪尧道:“回去了。”

  陈素商:“.......”

  她微微蹙眉,心想这司机实在不靠谱。叶雪尧不是他的雇主,不给他发薪水,他却那么听话。

  这要是在陈家,这种司机肯定会被辞退的。

  “你、你、你不、不、不高兴?”叶雪尧问。

  陈素商是不太高兴。

  可她听到叶雪尧又结巴得厉害,知晓他紧张了。

  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

  陈素商笑笑:“没有。”

  叶雪尧不再说话了。

  他把汽车开回了半山,先送陈素商回家。陈素商邀请他喝茶,他也摆手拒绝。

  回到了自家,他看到六叔和雪竺都在,两个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叶雪尧坐了过去。

  叶雪竺对六叔说:“巨门星九月初一才会得令,催动咱们的阵法。现在就总是出事,会不会引起其他术士的好奇?香港不乏能人异士。”

  六叔沉吟良久。

  “阵法已经布下了,谁去撤?一个不慎,会反噬咱们。”六叔道,“进退维谷。”

  他很烦躁点了根烟,抱怨雪竺,“我早就说过了,让雪尧去,你非要自作主张。若是雪尧,不会弄出这样糟糕的阵法来。”

  叶雪竺咬唇沉默。

  六叔又道:“咱们三个人,加起来也比不上雪菱。”

  雪菱是他们的小妹妹,比雪竺还要小三岁,却是真正的术法大家。

  一提到雪菱,雪竺就要嫉妒得发疯。

  她冷冷道:“六叔,你别灭了咱们的威风。出车祸是正常事,再说还有七天就到日子了,也不怕什么。”

  叶雪尧一直坐着,此刻才开口:“怕。”

  六叔转头问他:“怕什么?”

  叶雪尧往陈宅的方向指了指,“道士、陈。”

  他是说道士和陈小姐。

  六叔还是拿不准长青道士的门路,更不知道陈素商的底细。他们师徒二人入世太深,一点都不像术士。

  “道士去了缅甸。”六叔道,“陈小姐一个人,咱们三个人,制服她很容易。只要得手,咱们立刻离开香港。”

  叶雪尧沉默着。

  良久之后,他抬眸看了眼六叔:“我要。”

  “要什么?”

  “陈小姐。”叶雪尧道。

  六叔看了眼他。

  叶雪竺也瞧着他哥哥,有点担忧:“你想要陈小姐?不行啊,你不能弄死她,她那个师父有点邪门的,还是不要跟他们结仇比较好。”

  六叔也道:“我帮你找个伎人,她消失了没人知晓,此前还是别惹麻烦。”

  叶雪尧看着他叔叔,又看着他妹妹,重新道:“不是。”

  他们俩也看向了他,很有耐心等他回答。

  “要她,带回家,我的。”叶雪尧道。

  叶雪竺心中咯噔了下,突然明白过来:“哥,你看中陈小姐了?想要带回家做妻子?”

  六叔也诧异:“你.......”

  叶雪尧坦坦荡荡回视他们:“是。”

  六叔和叶雪竺哑口无言,都惊愕看着他,不知他怎么会起了这样的心思。他们家规矩虽然很多,但不禁止男婚女嫁,甚至不禁止和外人结婚。

  他们要延续血脉,就绝不能近亲结婚,否则生出来的孩子都是怪物,会导致家族灭绝。

  术士跟其他人不同,哪怕娶了其他女人回来,她们也学不会术法。

  而叶雪尧从小跟他们不同。他一直是养在山洞里的,到了二十岁才出来。他接触的,都是家族的大术士,听得多、看得多,练习也很多,但是话说得少,导致他出来之后话说不利索,超过字数他就

  要打结巴。六叔和雪竺把他当异类养着,没想到他居然动了心,像个正常的人了。